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154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小明,明天见哦。」

  「额……我叫胡明,都高中生了就别小明小明的叫我了吧。」

  「恩,小明。」

  「你是故意的吗?」

  「嘻嘻,那明天见啦。」

  「恩,明天见,楚甜。」

  与青梅竹马的女孩在楼梯口告别后,我这才转过身子,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我回来了。」我象征性的打了声招呼,但是正如想象中那样,并没有人回应我。这并不是说家里没人,最好的证明就是现在客厅的灯还亮着。

  我换上拖鞋,来到了客厅里。此时客厅的双人沙发上正有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女孩躺在那玩着手机,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内容,这个女孩的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乍一看,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乌黑的长发如同上好的绸缎一样柔顺,在灯光的照射下甚至反射出了晶莹的光泽,让人很想抓一把放在手里抚摸。女孩的皮肤也细嫩的可怕,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仿佛轻轻戳一下就能够戳出水来,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吹弹可破。女孩的身材更是没话说,虽然纤细,可也不至于瘦的像竹竿一样,身上的脂肪分配的恰到好处,给人一种很健康的感觉,是不可多得的衣架子身材,就算是天朝学校那种煞风景的运动服款式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显得十分耐看。

  而这样一个女孩为什么会在我家里呢?别想歪了,这个女孩只是我的妹妹而已,名叫胡梦雪,只比我小一岁。至于为什么要用乍一看这个词来形容,说实话吧,因为我讨厌她,就算她长得的再怎么漂亮也无法让我产生欣赏的欲望。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胡梦雪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下一秒钟她的脸上就露出了仿佛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的表情,「你看什么看!」

  看到了吗?这就是胡梦雪对我的态度,根本就不把我这个做哥哥的看在眼里。
  胡梦雪这么讨厌我,我肯定也不会傻到用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我也是有脾气的,当下就沉下脸来嘲讽道,「我看你了吗?要不要这么自恋?」

  「你!」胡梦雪顿时气的火冒三丈,顺手抓起一旁的沙发靠枕就甩到了我的脸上。我这下也是彻底火了,指着胡梦雪的脸大骂起来,「要不是看在你是女的,我特么早抽你了!」

  「有本事你就来啊!」胡梦雪从沙发上站起来冷冷的瞪着我。

  「你以为我不敢是吧!」我往前走了一步。

  「来啊!」胡梦雪自然也是不服输的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我和胡梦雪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我先忍住了怒火,扭过头直接走了。我好歹也是哥哥,就稍微忍一下吧。

  这就是我和胡梦雪目前的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经常因为一件小事就能吵起来,有时候甚至还会动手。

  可能这个时候有人会问,「你们父母呢?都不出来管管吗?」

  我们父母经营着一家歌厅,是属于那种晚上上班,白天休息的类型,所以晚自习放学回来的我是见不到他们的,起码得深夜,甚至明天白天才可能见到他们。不过就算他们在家里也没什么用,他们早就放弃劝说我和胡梦雪和解了,我和胡梦雪的脾气都很倔,都不想向对方低头,他们也只能希望时间可以改善我和胡梦雪的关系了。

  其实我和胡梦雪的关系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我记得小时候的她还很粘我,整天像跟屁虫一样跟在我后面「哥哥,哥哥」的叫,我也经常带着她玩各种游戏,那个时候是我们关系最好的时候。可是后来随着我们渐渐长大,不知不觉的,我和胡梦雪之间开始产生了矛盾,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了她看我不顺眼,我看她不顺眼了。

  我来到卧室门前,正准备打开房门时,胡梦雪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了过来,「等下。」

  「干嘛?」我没有回头。

  「你有没有看到我晾在阳台上的黑色丝袜?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

  「没有。」

  「该不会是被变态偷了吧。听说有一种人喜欢女生穿过的鞋袜,好像是叫恋足癖吧,感觉好恶心。」说这句话的时候,胡梦雪脸上明显的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听到胡梦雪的话后我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一种心虚的感觉油然而生。不,我心虚并不是说胡梦雪的丝袜就是我拿的,我之前就说了,我相当讨厌胡梦雪,讨厌她的一切东西,她的袜子我才不会碰呢。我之所以心虚是因为我就是恋足癖,此时突然听到别人从嘴里说出这个词,一种仿佛自己的秘密突然被发现的不安感充斥着我的内心,让我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也没看到就算了,我回房去了。」说完,胡梦雪就走到她自己卧室里去了。我也赶紧进到自己的卧室里去,关上了房门。

  靠在门上,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胡梦雪她是从哪知道这个词的?她不会发现我也有这个癖好了吧?不,不会的,我隐藏的很好,从来没有在生活中过多的关注别人的脚,她不可能发现我的秘密。而且胡梦雪如果真的知道我有这种癖好的话,以她的性格,肯定会以此作为把柄狠狠的报复我。

  没事的,我的秘密没有被人发现。我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以此来开导自己。
  过了一会儿,感觉心里稍微好些了后,我来到电脑桌前打开了电脑。电脑桌面很快的出现在眼前,是一个留着长头发的不良少女打扮的动漫女孩,她十分高傲的坐在教室里的桌子上,两只脚底正对着我踩在椅子的靠背上,在配上那副嘲弄似的表情,s度满满的。这张图对我这种有m倾向的足控来讲简直杀伤力爆表,有几次我都没忍住舔屏了。

  我看了看左下角的时间,现在是22点58分,她应该在线吧。想着,我迫不及待的打开qq,登陆了一个小号进去,这个小号的联系人只有一个昵称叫胡瓜小妹的人,这个时间胡瓜小妹果然正在线上。似乎是看到我上线了,胡瓜小妹马上发了条消息过来,[ 好慢!竟然让你的主人等你这么久,你该当何罪!]
  没错,这个胡瓜小妹是一个女s,而且现在还是我网络上的主人。认识她是一个巧合,那天看见同好论坛里有人正在晒自己的网调记录,看的我心里也有些羡慕。我是属于那种很谨慎的人,到现在为止从没跟别人提过我这个爱好,就连那个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青梅竹马,我都没让她知道。所以我从没想过要去找现实中的女s调教,害怕出事。而网调倒是让我有些向往,只要不露脸就什么问题都没有,还可以脑补一下被调教的感觉,于是我开始在各大论坛上寻找着支持网调的女s。

  当时我找完了四个论坛上的所有支持网调的女王,但都没有满意的,因为我同时还是个混的二次元的宅,动漫里面完美的妹子见多了,对自己的审美观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一些长得实在不能忍的我自然是刷下来了。最后,在第五个论坛上面,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女王,并不是她长得有多么漂亮,她发出来的真人照片还带着一副化妆舞会的眼罩呢,几乎挡住了整个上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闪着狡黠目光的大眼睛和一只红润的小嘴。当时吸引住我的是她照片上穿的衣服,一件白色的T恤上面正印着一个黑岩的头像。卧槽,她可能也是宅!当时我就马上注册了一个新账号并加了她,可以说我那时加她的目的完全就变了。可能是她当时正好在线,没过一会她就同意了我的好友申请,并发过来一条信息,[ 你好,请问你是m吗?]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特么是来找女王的,不是来找宅友的!但事已至此,我也不好意思不理她,只能回消息了。

  聊了一会后,我发现我和她意外的谈得来,那种感觉就像是遇到知音一样。不一会儿我们就熟络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和我聊天很愉快吧,她果断的同意了做我的s。就这样,我们的联系一直持续到了现在。不过说起来,虽然她成为了我的s,不过我们之间的聊天大多数都挺日常的,她经常跟我抱怨她生活中的琐事,我也经常向她诉说我的烦恼。我感觉我们现在与其说是s和m的关系,倒不如说是朋友的关系了。

  [ 额……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有点事。] 见胡瓜小妹责备我了,我连忙打字解释起来。

  [ 哼,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给我记得早点上线哦。]

  [ 恩恩恩。] 我连打了三个「恩」过去。

  [ 对了,上次我寄过去给你的东西收到没?]

  看到胡瓜小妹提的那个东西,我的脸不由的有些微红。前几天胡瓜小妹突然询问我的家庭住址,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已经和她很熟络的我也没多想就报了过去,结果后来我就在楼下保安大爷那收到了一个快递。回到家拆开后,我才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双穿过的黑色丝袜,当时我的脸就红了。

  [ 额……收到了……] 我有些尴尬的打了几个字过去。

  [ 嘿嘿,感觉怎么样啊?]

  [ 额……有点不好意思……]

  [ 嘻嘻,你有没有拿来做什么坏事啊?]

  [ 额……没,我藏在柜子里,一直没敢拿出来。] 我如实的回复。
  [ 哈?你这是在嫌弃我吗?我可是特意寄给你的,别人想要我还不给呢。]
  胡瓜小妹说这话并不是自负,她的鞋袜确实有很多人都想要,有些人甚至愿意花高价购买。要问为什么,胡瓜小妹可是那个论坛新人里人气第一的女s啊!据说凡事被她实调过的m都折服在了她的脚下,成为了她的死忠粉,这并不是说胡瓜小妹的调教手法有多么好,毕竟她还只是个新人,调教手法肯定比不过那些老手,但是她脸长得好啊。这是所有接受过胡瓜小妹实调的人的共识,确实,在这个领域,脸好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从一个长得一般,但调教手法老练和一个长相非常漂亮,但是调教手法一般的s里面选,大多数人都会选漂亮的吧。毕竟人都是视觉动物,漂亮的s才会更加让人想要臣服在她脚下。当然,这个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一开始真没发现胡瓜小妹竟然人气这么高。

  [ 哼,我不管,我要你现在就把我的丝袜拿出来。] 胡瓜小妹给我发来了一条命令。

  [ 额……好吧……] 我根本没有回绝的余地,要知道胡瓜小妹可是我的s呢。

  我拿出钥匙打开了电脑桌下的柜子,从里面把胡瓜小妹的丝袜捏了出来。看着胡瓜小妹的丝袜,我的脸也不由的红了起来,我强忍住害羞的心情给胡瓜小妹回复,[ 我拿出来了。]

  [ 你真的拿出来了吗?没骗我?]

  [ 拿出来了啦,我现在超尴尬的!]

  [ 哼,谅你也不敢骗我。]

  [ 好,那现在把我的丝袜放到鼻子上闻一下。] 胡瓜小妹又发来了一条命令。

  「咕噜……」看着胡瓜小妹发来的消息,我心里有些莫名的兴奋感,我咽了一口唾沫,缓缓拿起丝袜放在了脸上。

  轻柔,这是我对丝袜的第一触感,顺滑的丝袜轻抚在我的脸上,让我有种舒服的感觉。当我把丝袜的袜尖慢慢靠近鼻尖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酸臭味侵入了我的鼻腔。明明是臭味,可是这种味道却像鸦片一样让我有些上瘾。

  [ 嘻嘻,在闻了吗?这双丝袜我可是特意穿了三天,而且还是穿着靴子,味道可能有点重呢。不过对你这种变态来说,这种味道肯定很刺激吧。]

  胡瓜小妹发过来的消息进一步的刺激着我的感官,我甚至想象出了一副画面,戴着蝴蝶面罩的胡瓜小妹一边轻蔑的笑着,一边把脚踩在我的脸上,强迫我闻她的脚。

  [ 好,现在把我的丝袜放进嘴里含着。] 胡瓜小妹再次发来了一条新的命令。

  早已进入状态的我听话的把丝袜塞进了嘴里,丝织品的触感充满了我的口腔,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口水正在润湿着嘴里的丝袜。

  [ 嘻嘻,怎么样?主人的丝袜好吃吗?]

  仿佛电流般的快感开始在我的下体蔓延开来,我的下面已经支起了一顶小帐篷。我有些忍不住了,连忙解开皮带准备撸上一发,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有些粗暴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哐哐哐!」

  我一听这动静就知道是胡梦雪,只有她才会用这种恨不得把我卧室门拆了的力气敲我的卧室门。胡梦雪这个时候来敲我房门干嘛?不,等等,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吧!我记得我好像没锁门,万一被她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唔唔!」我正准备叫她别开门,可我却忘了自己此时嘴里还含着胡瓜小妹的丝袜,一时间根本发不出声音。

  「咔嚓。」

  在我惊恐无比的目光中,胡梦雪推开了我的卧室门。

  「你干什么呢!半天没反应!」胡梦雪一进来就对着我数落起来。要平时,我肯定会骂回去,可现在我的嘴里可是还含着丝袜啊!我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抿着嘴,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 觉得爽不爽啊。]

  我的余光注意到了胡瓜小妹还在给我发消息,便赶紧移动鼠标关掉了聊天窗口。

  胡梦雪似乎没注意到我这个小举动,几步来到我身前对我说道,「你有钱吗?我明天要交英语报的钱,还差二十块钱,先借我一下,以后还你。」

  明明就是来找我借钱的,可是胡梦雪还是摆着一张臭脸,不知道到的还以为是来讨债的呢。要平时,我肯定得趁机数落她一番才会借钱给她,可现在我巴不得她赶紧走,连忙从口袋里翻出二十块钱交给了她。

  拿到钱后,胡梦雪却没有马上离开,她似乎对我这么快就把钱给她感到惊讶,多看了我几眼后,她才慢慢转过身去。见此,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可没想到我这一口气还没喘完,胡梦雪竟然又回过了头来。她有些疑惑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道,「你嘴巴里面是不是含着什么东西啊?感觉比平时鼓一些。」
  「!」胡梦雪这句话让我如坠冰窖,我的后背瞬间就被冷汗浸湿了。

  我动摇的表情彻底出卖了自己,可能胡梦雪也从来没看到过我像现在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吧,她看到我这个样子顿时来劲了,直接大步走到我身前来,「你嘴里含着什么?让我看看。」

  我连忙摇着头,下意识的想要往后躲。胡梦雪见我竟然示弱了,惊奇之余,行为也更加放肆了,直接伸手就想撬开我的嘴巴。我吓得紧紧的抓住了胡梦雪的双手,惊恐之中,我没有注意好力度,捏的胡梦雪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似乎是被我这一下搞得发火了,她直接抬起膝盖用力的撞在了我的肚子上,坚硬的膝盖仿佛要把我的肚子给凿穿一样,我痛的直接惨叫了出来,嘴里的丝袜也掉出来一大截,这下胡梦雪终于知道我嘴里含的是什么了。

  「……」胡梦雪顿时沉默了下来,我也十分尴尬的低着头,不敢面对胡梦雪的目光。一时间,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起来。

  过了半晌,胡梦雪的手突然伸到我的嘴前来,捏住了从我嘴里掉出来的丝袜,然后慢慢往外拉。不一会,我嘴里的丝袜就被胡梦雪完全的拉了出来。我依然死死的低着头,不敢看胡梦雪的表情。

  胡梦雪看了一眼已经湿漉漉的丝袜,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她把丝袜直接甩到了地上,然后冷冷的看着我,「你这个变态!果然,我的丝袜是你偷的对吧。」
  「不,我没偷你的丝袜!」我连忙反驳道。

  「你倒是会睁眼说瞎话啊!」胡梦雪鄙夷的看着我,「那你这丝袜哪来的?」
  「我……」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还不想暴露胡瓜小妹的存在,要是被胡梦雪知道我还在网上认了个主人,她肯定会更加鄙视我吧。

  「哼,没话说了吧,你这个变态!」胡梦雪不屑的冷哼一声,「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种嗜好,真恶心!」

  胡梦雪的话仿佛利剑一般狠狠的扎在我的心上,我感觉胸口有些闷,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我要把这事说出去,让你以后再也抬不起头。」胡梦雪残忍的说道。
  「别,求你了,别告诉别人。」我连忙哀求道。

  「求?你竟然也有求我的时候?」胡梦雪轻蔑的看着我,「你平时不是挺高傲的吗?骂我的时候,骂的不是挺爽吗?怎么现在开始求我了?」

  「我……」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哼,你这个死变态!」仿佛是要把往日积压的怨恨都发泄出来一样,胡梦雪直接伸手抽了我一耳光。我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却不敢有任何反应,胡梦雪现在可是抓着我的把柄呢。

  「哈哈哈。」看到我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胡梦雪大笑了出来,「你也有今天。」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记得像你们这种人都有点被虐倾向对吧,那我刚才打你那一巴掌岂不是让你爽到了?」胡梦雪一脸揶揄的看着我。

  「……」我依然沉默着。

  看见我这个样子,胡梦雪脸上露出了不快的表情,她直接又是一巴掌抽在我脸上,「你给我说话啊!说你很爽!」

  「……」

  「不说是吧,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妈妈,就说家里出了一个变态。」说着,胡梦雪就准备把手机拿出来。我顿时慌了,连忙抓住胡梦雪的双手,「我说,我说,你别告诉妈妈。」

  「哼,那你说啊。」胡梦雪冷冷的看着我。

  「我……我很爽……」我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来。

  「怎么,这几个字很难说吗?给我说大声点!」胡梦雪命令道。

  「我很爽!」我只能听话的大喊道。

  「哈哈哈,真贱!」胡梦雪大笑起来。

  「……」一种屈辱感在我心里慢慢堆积。

  「看你表现的不错,我可以暂时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但是从现在起,你要对我言听计从,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事到如今我还有反抗胡梦雪的权利吗?我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胡梦雪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看样子她对能够奴役我这个仇敌的事非常高兴呢。

  「好,那现在你就给我跪下吧。」胡梦雪指了指自己脚下。

  我现在已经认命了,听话的跪在了胡梦雪的脚下。

  「哈哈哈,你还真跪下啦。」胡梦雪有些鄙夷的看着我,「该不会你心里其实很乐意这样吧。」

  虽然我确实有受虐倾向,可是我唯独不会对她有感觉,要问为什么,我前面已经说了,我讨厌她,讨厌自己的这个妹妹。

  「那么我们先约法三章,」胡梦雪很自然的走到我电脑桌前坐下了,「第一,以后你要对我言听计从。第二,周围没人的时候,不管在哪,你都只能跪着和我说话。第三,我可以随意进出你的房间,你没权利让我出去。第四,你的东西我可以随便使用,你没权拒绝我。第五,不准跟我撒谎。」

  「你一点隐私都不给我吗?」我有些不快的问道。

  「你还想要隐私?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是我的狗。」胡梦雪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你见过狗有自己的隐私吗?」仿佛是为了让我明白自己的处境,胡梦雪直接把脚抬起来架在了我的头顶,「没人问你的意见,你只要遵守就行了。」
  「……」我只能保持沉默。

  「嘻嘻,那现在你就做一点狗狗的工作吧,」胡梦雪把脚从我头顶上挪了下来,放到我的嘴边,「给我舔脚。」

  胡梦雪现在已经换上了睡衣,脚上的袜子也脱了,可能是刚洗完澡,她的脚上并没有什么异味,相反还有一点沐浴露的香味。胡梦雪的脚十分细嫩,没有任何死皮,光滑的脚背仿佛一块上好的温玉一样白皙而富有光泽,五个脚趾头像一颗颗饱满的珍珠一般。看着就在眼前的玉足,我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忘记了这是我最讨厌的妹妹的脚,我伸出舌头开始轻轻舔舐起眼前玉足。

  「唔,好痒哦,你真的好像条狗呢,以后我就叫你狗狗算了。狗狗,狗狗,狗狗,哈哈哈。」胡梦雪开心的笑了。

  我没有理会胡梦雪的嘲讽,忘情的舔舐着眼前的玉足,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舔女生的脚,尽管这个人是我讨厌的妹妹,可是我还是不由的沉迷在了其中。

  「咔嚓。」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快门声突然在我头顶响起,把我惊醒了过来。我抬起头看向胡梦雪,发现她此时正一脸开心的拿着手机对我拍照。

  等等!我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我前面为什么要怕胡梦雪告诉别人,她根本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我有这种癖好,就算她跟别人说,我也可以说她在污蔑我,而且我们关系一直这么差,我说她污蔑我,别人一定会相信的。可恶,我一开始怎么没想到这一点,不然我就没必要对她低声下气的。可是现在她拍照了,这个就可以作为决定性证据,不行,不能让这些照片留着。

  想到这里,我直接站起来一把夺过了胡梦雪的手机。胡梦雪压根就没想到我竟然会反抗她,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我趁这个机会,赶紧开始删她刚才拍我的照片。

  「你干嘛啊!」胡梦雪终于回过神来,站起来就想抢回自己的手机,不过此时的我已经不怕她了,一把抓住她的手,并把她死死的压在了椅子上。作为女生的她力气肯定没我大,根本挣脱不开我的压制,我便趁机把照片全部删完了。
  「你敢反抗我!你信不信我把你的事全说出去!」似乎察觉到了我在做什么,胡梦雪焦急的大吼着。

  「你说啊,看看有谁会信你。」已经删完照片的我自然是有恃无恐,「我到时候还可以说你有这种癖好呢。」

  「你!」胡梦雪顿时也明白过来了,用这种事来要挟我根本做不到,因为没人会相信。

  「哼,你给我滚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我把手机扔给了胡梦雪,并放开了她。

  「……」不知道为什么,胡梦雪低下头沉默了起来。见她还不走,我有些恼火起来,「你怎么还不……」最后那个「滚」字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看到胡梦雪竟然哭了起来。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胡梦雪抬起头幽怨的看着我,一边流泪,一边说。
  「我……」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我没想到胡梦雪竟然会哭,要知道平时她在我面前都是无比的强硬,我差点都忘了她还会哭了。

  「好,你既然这么讨厌我,那我也永远不会原谅你的!」胡梦雪的目光流出了一股无比的恨意,被这么盯着的我竟然不由的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告诉你一件事,我的手机相册会自动保持到云端,你的那几张照片现在还安稳的保存在我这里呢。」胡梦雪冷冷的看着我,「作为证据,那几张照片应该够了吧。」

  胡梦雪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我脑袋里炸响,我顿时懵了,看着胡梦雪那充满恨意的眼神,我的冷汗不由的流满了全身。

  「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手里逃脱,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第二章

  「铃铃铃……」

  闹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醒,我朦朦胧胧的想要伸手去关闹钟,结果却摸到了一个表面有些粗糙的东西,我下意识的多摸了几下,结果这个东西竟然动了起来,把我的手粗暴的拨到了一边去。

  我有些不解的睁开眼睛看去,结果就看到一个黑影迎面朝我落了下来,用力的砸在我的脸上。这下重击让我彻底清醒了过来,我这时才发现落在我脸上的竟然是一只帆布鞋。

  「睡饱了没?你这条臭狗!」

  熟悉的声音从我头顶上传了下来,由于脸被死死的踩住了,我只能艰难的转动眼珠朝上看去,只见胡梦雪正一脸怒容的俯视着我。

  「昨天晚上我要你明天来叫我起床,可你竟然敢起的比我还晚!」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是……原来那不是梦吗?我一直以来小心隐藏的秘密被胡梦雪发现了,为了报复一直和她作对的我,胡梦雪要我成为她的奴隶,被抓住把柄的我根本无法反抗她。我已经预感到了,我以后的日子都将活在胡梦雪的阴影下。

  其实像我这种有一定受虐倾向的人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心里应该窃喜还来不及吧,毕竟这可是当美少女的奴隶啊,还是自己的妹妹,几乎可以天天接受调教,换句话说,基本上就是私奴的待遇了,这简直就是一些同好的梦想展开啊,你看看有多少这种类似开头的sm小说就知道了。说实话,我心里也挺向往这种展开的,幻想哪一天自己的爱好不小心被漂亮的女生发现,然后被这个女生当成奴隶对待,天天接受爽到爆的调教,简单粗暴。但这种事放到现实中来就不好玩了,毕竟除了那种深度受虐狂,没人受得了一辈子都被别人当成奴隶使唤吧。sm这种东西说到底还是和性挂钩的,只有在精虫上脑的时候才会幻想这种东西,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处于发情状态吧,总有进入贤者状态的时候吧,那个时候你还会想要被别人虐待吗?而且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只有sm吧,还会有其他想要做的事吧,当你忙起来的时候也不会想着sm之内的东西吧。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如果别人不认同也没关系。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对目前这种状况高兴不起来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讨厌胡梦雪。偏见是一个很恐怖的东西,它会让人先入为主的对某些事物产生看法。当你讨厌某个人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个人浑身都是缺点,不管他做什么你都看不顺眼,就算他准备帮你,你可能也会觉得他是不是想害自己。而我目前对胡梦雪就是这种看法,长时间和胡梦雪吵架已经让她的形象在我心中一落千丈,和她比起来,我更希望那个长相普通,还有一点呆的青梅竹马能成为我的主人。

  「不好意思,忘记了。」我不冷不热的回答道。

  「你!」胡梦雪似乎没想到我的态度竟然这么强硬,气的直咬牙,「竟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你现在的立场吗!」

  「知道,我现在还被你踩在脚下呢。」我一边用轻浮的语气回答,一边把双手放到脑袋两边,做出了一个投降的动作。

  「你!」胡梦雪见我一副这么欠扁的样子,顿时怒火中烧,直接抬起脚重重的跺在我的脸上,坚硬的鞋底用力砸在我的脸上,发出了一阵闷响。我感觉自己整张脸都麻了,被鞋底跺中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疼,我咬着牙拼命的忍着,倔强的让自己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

  「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的那些照片发出去吗!」胡梦雪一边用力的踩着我的脸,一边威胁道。

  「当然怕啊,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随便就发出去的。」我冷静的回答道。
  昨天晚上被胡梦雪威胁后,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认真的想了一晚上,一直在想怎么解决这件事,不然我也不至于今天早上起不来了。想到最后,我心情越来越烦躁,连杀了胡梦雪再毁尸灭迹的想法都冒出来了。当然,这种犯法的事我肯定是不会真的去做的。不过后来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胡梦雪会不会真的把照片发出去的问题。我做了一个逆向思维,如果我是胡梦雪的话,我会真的把照片发到网上去吗?不,我不会,因为这件事闹大了对我也没好处,到时候丢脸的不仅仅是个人,还有我这一整个家庭,作为变态的妹妹,我也会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父母也可能会受到打击,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所以我不会轻易的就把这种照片发出去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分析,我并不知道真正的胡梦雪是怎么想的,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绝不是那种头脑发热,不顾大局的人。当然,如果我太不把她的威胁当回事,导致她恼羞成怒,说不定她真的会选择和我鱼死网破。所以我现在在赌,赌胡梦雪对这件事的底线。

  「这种照片发到网上去对你也没好处吧,到时候别人就都知道你是变态的妹妹,说不定有些人还会怀疑你有没有这种爱好呢。」我故意添油加醋的说道。
  「我才不怕!」

  虽然胡梦雪是这么说的,不过我却听出来了她的语气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自信的。看样子胡梦雪确实会在意这种事。我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

  胡梦雪似乎自己也察觉到了自己语气中的不自信,她马上就恼羞成怒起来,扭动脚掌,用力的碾压着我的脸,「你别把我搞火了!信不信我真的把你那些照片全都发出去!」

  「我信,所以我现在才一直没有反抗你不是吗?」我回答道,「我很怕你把照片发出去,只要你手上有着照片,我就一直是你的奴隶。」

  「呵,奴隶?我怎么感觉你一点这方面的自觉都没有啊。」胡梦雪冷冷的看着我。

  「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呵。」胡梦雪冷笑一声,「我的鞋子有些脏了呢。」

  「你要我给你擦鞋吗?」

  「擦鞋?给我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吧,你只是一条狗而已,我要你用嘴给我把鞋舔干净!」胡梦雪说出了残忍的话语。

  我不由的皱了皱眉,「你是认真的?」

  「你觉得呢?」胡梦雪冷笑着反问道。她给我肩膀踢了一脚,然后命令道,「快点给我滚到床下去跪着,你想让我一直站着吗?」

  「……」我沉默着看了一会胡梦雪,然后有些尴尬的别过了脸,「额……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哈?你在命令我吗!」胡梦雪有些不快的瞪了我一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不是……我是裸睡的,只穿了条内裤……你能不能等我穿上裤子再进来?」
  「……」胡梦雪听了我的解释后沉默了下来,她的目光顺着我的脸往下看去,扫过我裸露在外的胸膛,最后停在了我被被子遮住的下半身。我仰视着胡梦雪的侧脸,心里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想干嘛?」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捏住了自己的被子。

  「呵呵。」胡梦雪低下头来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恩,没有任何笑意的笑容,看起来超吓人的啊!

  胡梦雪蹦起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胸口上,巨大的冲击力砸的我差点把肺给喷出来,当场我就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胡梦雪可没有管屁股下的我在那鬼哭狼嚎,趁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抓住我的被子就用力掀了起来,我的下半身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你给我下去啊!」我顿时感觉不妙,连忙用力把胡梦雪从我胸口上推了下去。我爬起来急忙去抓床脚的被子,可就在我的手指即将碰到被子的时候,一只红色的帆布鞋突然用力的踏在了被子上面,让我没办法把被子扯过来。

  「把脚拿开!」我抬起头瞪了一眼胡梦雪。

  「我就不。」胡梦雪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欠扁。

  「我刚才就忍你很久了,你别穿着这双破鞋在我床上踩来踩去的!」我真的有些生气了,这个胡梦雪故意穿着一双脏兮兮的鞋子,把我的床上踩得到处都是鞋印。

  「呵呵,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这么对我说话的权利吗?」胡梦雪冷笑了起来,「那些照片哦。虽然我确实不想把事情做绝了,但如果你惹我生气了,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到最后你的名气肯定会比我大,而且如果爸爸知道你的这个爱好,说不定会直接把你赶出去呢。」

  「……」说实话,胡梦雪现在的威胁比昨天晚上更有力,直接给我把利害关系说出来了,让我心理压力很大。

  「好,算我输了,你随意吧。」

  「呵呵呵。」见我屈服了,胡梦雪轻笑了起来,她故意把脏鞋底在我的被子上蹭了几下,留下了几个深深的鞋印,「你的床用来擦鞋底很不错呢。」

  我有些不爽的低下了头,我不想看到胡梦雪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
  「哈哈哈。」看着我挫败的样子,胡梦雪笑的很开心,她拍了拍我的头,然后命令道,「给我滚到床下去。」

  我虽然心里非常不满,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顺从的从床上下去了。
  胡梦雪走到床边上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中满是戏谑的神色。「跪下。」胡梦雪命令道。

  「……」我咬了咬牙,没有跪下。

  「跪下!」胡梦雪的语气明显重了些,「别让我生气,你现在没有拒绝我的权利。」

  「……」我沉默了一会,但最终还是屈服了。我面无表情的低着头,缓缓的弯下膝盖,跪在了地上。

  「呵呵,没错,这才是你应该在我面前的样子。」看着我挫败的样子,胡梦雪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满足感,她直接抬起脚踩在了我的头顶上,「你在我面前永远只能低着头,跪在我的脚下!」

  「呵……」这时我却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胡梦雪有些恼火的踹了我一脚,在她装逼的时候,我的笑声显然让她非常难堪。

  「你好像在我这胡闹的时间有点太久了吧。」我抬起头看了胡梦雪一眼。
  「你什么意思?」

  「你还没发现吗?」我面带微笑的朝墙上的钟努了努嘴,「你上学迟到了哦,不,不对,应该是我们都迟到了吧。不过我本来就是个差学生,迟不迟到对我来说没什么关系,但你可就不一样了,你可是学生会的优等生呢,一直在学校门口抓别人迟到的你如今自己却迟到了呢,真是不像话。」

  「什么?」胡梦雪这才发现墙上的钟竟然已经走到七点半了,已经迟到足足二十分钟了。当下胡梦雪神色就慌张了起来,她急忙从我的床上跳下来就准备走。不过我却马上扑过去抱住了她的腿,一边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别走啊主人,你不要我这个奴隶了吗?继续来虐待我啊!」

  「滚!」被我拖着走不了,胡梦雪气炸了,这一声「滚」叫的都快破音了。见我还不放手,胡梦雪转过身来就要抽我耳光,不过我早有准备,马上放开了她,躲到了一边去。胡梦雪见状还想继续过来抽我,不过我却默默的指了指墙上的钟,胡梦雪见此只能咬了咬牙,马上收手,转过身跑了。

  「好走不送。」我对着正要出门的胡梦雪招了招手。

  胡梦雪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给我等着!中午回来我要弄死你!」撂下一句狠话之后,她便摔门而出。

  「呼……」看胡梦雪终于走了,我有些无力的瘫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我不由的自言自语道,「我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的心脏跳的很快,这是因为我在害怕,说实话,我现在真的很怕胡梦雪,她抓着我的把柄,就像一个恶鬼一样让我不得不怕,怕她随时会把我的秘密泄露出去。这种情况下,我最好的选择就是对她言听计从,像个奴才一样供她戏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在她面前屈服,看着她得意忘形的样子,我心里非常火大,就是想反抗她,让她难堪。

  「唉……等到今天中午我就死定了吧,胡梦雪绝对会杀了我的。」我伸手盖住了自己的脸,无力的吐槽道,「我特么为什么要这种时候还惹她生气啊,我是不是傻啊。」

  「不过还好,她说要弄死我就说明她并不打算把那些照片发出去。我都这样气她了她还不打算发照片,她是有多能忍啊。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马上选几张看不清楚脸的照片发到学校贴吧里面去,震慑一下不肯听话的家伙。」

  慢悠悠的穿好衣服,我也离开了家,朝学校走去。

              ——————

  「胡明,你就给我在外面站一上午吧!」

  刚一到教室,班主任就对我下达了如此通知。没办法,老师的话我肯定要听啊,尊师重道呢,我扭头便走出了教室,站到了走廊上。

  现在虽然是秋天,但是气温还是比较高的,受到全球变暖的影响,这几年我们这里秋天一年比一年热,现在都快到十一月份了,我还只穿了一件宽松的薄长袖,现在站在走廊上,风吹的还挺凉快。

  我有些无聊的朝楼下的操场上看去,却发现此时的操场上有一道身影正在默默的奔跑着。

  看那个样子……嗯……好熟悉啊。

  我眯起眼睛看去,却发现那个围着操场跑步的人确实是熟人,和我熟的不要不要的,就差帮她舔鞋了。没错,这个人就是胡梦雪,看样子她被他们班老师罚跑了呢。切,不就是迟个到吗,至于罚跑步吗,胡梦雪以前可是从来没迟到过,就这一次而已,哪个脑残老师连好学生的一次迟到都不能原谅啊,我揍你哦。
  事先说明,我这不是在为胡梦雪打抱不平哦,看着她受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要你在我面前这么拽。我就是单纯的看那种不通人情的老师不顺眼,恩,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小明,小明……」

  发了一会呆,我突然听到教室里面有人在叫我。我转过头看去,却发现一张傻脸正趴在窗台那冲着我招手,「小明,过来一下。」

  差点忘了,她是坐在靠窗的位置呢。我忍不住笑了笑,把脸凑了过去,「叫我干嘛呢,楚甜。」

  现在还用这个小名叫我的就只有我的这个青梅竹马了。我的这个青梅竹马其实长相很普通,顶多就是皮肤稍微白一点点,毕竟她经常宅在家里看书,是个书呆子。她头上梳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身上则穿着学校那套没品味的运动服款式的校服,看起来就是普通学校里面的普通高中生,走在街上绝不会让人印象深刻。没有像一般小说描绘的那样,只要是个青梅竹马就是一个女神级别的人物,讲道理,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漂亮的女生,还都扎堆聚在一个学校里,太夸张了。
  「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了啊,我本来想打电话叫你起床的,可是你手机却关机了。」楚甜有些埋怨的看着我。

  我昨晚因为胡梦雪那档子事烦躁了一晚上,连手机都忘记充电了,刚才出门前我才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然没电,现在扔在家里充电呢。

  「不好意思,我昨晚睡得早,忘记充电了。」我当然不可能把这种事告诉楚甜,只能随便编了个慌。

  「好吧,那你今晚一定要记得充电哦,我明天会打电话叫你起床的。」楚甜一脸认真的盯着我。

  「我知道啦,话说明明你就住在我家楼上,为什么还要这么麻烦的打电话叫我起床啊,直接来我家不就行了吗?我可以给你配个钥匙。」

  「咦?」楚甜听了我的话先是愣了一下,下一秒马上就脸红了起来,她有些慌乱的摇着头,「不不不不……这样不好吧……叔叔阿姨她们会同意吗?」
  「哈哈,没关系的啦,你和我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老爸老妈他们早就把你看做一家人啦。」

  「一……一家人吗……」不知道为什么,楚甜的脸更红了。

  「是啊,所以你就别见外啦,多来我家玩啊,就像小时候那样。为什么你从上初中后就再也不来我家了呢?老爸老妈他们还以为是我欺负你呢,经常骂我。」
  「不……不是啦……」听到我提起初中,楚甜的眼神突然有些暗淡下来,但是她马上就掩饰了过去,换上了一副笑脸,「毕竟你是男生,我是女生呢,小时候一起玩没关系,但是现在长大了还是要有点分寸嘛。」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强求啦,只要我们现在还能一起玩就好。」我开玩笑道,「我就怕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咦?不……不会啦,我怎么可能讨厌你,我……我……」说着说着楚甜的头就低了下去,可以看见,她的耳朵都红了起来。

  「哈哈哈,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很容易害羞啊。」我打趣道。

  「别……别笑啦……」楚甜有些羞涩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再笑我生气咯。」
  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她的样子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而且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我非常清楚,那句「我生气咯」其实是她的口头禅,她本人从来没发过别人的脾气,是我目前遇见的人里面脾气最好的。

  「嘻嘻,我倒是想看看你生气的样子。我记得你从小到大从来没生过别人的气吧。」

  「就算是我也有生气的时候哦。」楚甜有些无奈的看着我。

  「哦,是对谁生气呢?」我好奇的问道。

  「……」楚甜沉默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有些深意的语气回答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别装深沉了,你不适合。」我无情的打击道。

  「小明你……我生气咯!」

  在外面辛苦的站了一上午,我终于赢来了放学的时候。稍微伸了个懒腰,我和楚甜一起踏上了回家的幸福之旅。额……不,对我来说应该是走向死亡的地狱之行吧。

  不一会我和楚甜有说有笑的来到了家门口,巧的是胡梦雪竟然也是这个时候到家,她此时正拿着钥匙准备开门呢。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胡梦雪扭过头来看到了我和楚甜。

  「额……你好,小雪妹妹,好久不见了。」楚甜有些紧张的打了个招呼。胡梦雪没有理会楚甜,只是冷漠的看了我们一眼就继续开门去了。那样子就像是当我和楚甜不存在一样,楚甜当场就有些尴尬的捏起了衣角。

  看到胡梦雪这个样子我有些忍不了了,我是习惯了胡梦雪的这种态度,所以没关系,但是楚甜不一样,她又不是你胡梦雪什么人,凭什么要忍受你的冷眼啊。
  「你什么意思啊,楚甜跟你打招呼呢,你一点礼貌都没有吗?」我对着胡梦雪大声说教了起来,「你讨厌我就算了,人家楚甜以前对你那么好,还带你一起玩,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啊!」

  「因为我也讨厌她。」胡梦雪用手指着楚甜说道。

  「你!」这下我是真生气了,我最讨厌别人说楚甜的坏话,哪怕是胡梦雪也不行。

  「小明别说了。」楚甜赶紧制止了我,「我不想看到你们兄妹因为我而吵架。」
  「呵,话倒是说的很漂亮啊。」胡梦雪在一旁嘲讽道。

  「你再说一遍试试?」我指着胡梦雪怒喝道。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贱狗!」胡梦雪冷冷的看着我,「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

  「你……」我顿时有些泄气了。

  「贱狗?」一旁的楚甜听到这个词后有些不解的看着我,「小明,贱狗是什么东西啊?」

  「额……这个……这个……」我有些慌张了起来。

  「呵,是我最近对他的爱称哦。」胡梦雪冷笑着抢过话题,她走到我跟前来一把扯住了我的衣领,「回家吧,我们还有一笔账要算呢。」说着也不等我回应,胡梦雪直接强硬的拽着我的衣领就往家里走去。

  我藏住脸上的慌乱,对着楚甜微笑道,「额……楚甜,你先回去吧,那个……下午再在学校见哦。」

  「哦,那下午见哦。」楚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胡梦雪把我硬生生的拖到了家里。

  关上门,胡梦雪转过身来冷冷的瞪着我,「呵呵,你有本事啊,当奴隶还当的这么不安分。」

  「……」面对现在这种情况,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只能保持沉默。
  「现在先吃饭吧,老爸老妈已经回来了,等下吃完饭你给我好好在房间里等着。」胡梦雪侮辱性的用手拍了拍我的脸,「别怪我没提醒你,最好不要吃太饱。」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