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98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上海早上07:00

  「铃铃……」闹铃响了,春妮不情愿的关了闹铃,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因为父亲是银行的高管,所以她没毕业工作就找好了,一家大型银行的职员,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将来自然会更好。

  「嗡……」她发动了自己的宝马MINI,这车是他爸在她生日时候买的,红色,
最新款,她本来想买个更好的,只是她爸让她低调一点,所以就买了这个。
  穿过热闹的市区,看着抢公交的人群,她很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好的家庭,庆幸自己是一个官二代+富二代。

  「你好,我是新来的员工张春妮。」银行总经理办公室一个文静的女孩用急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妳就是春妮啊,好漂亮的小丫头。我是妳父亲的朋友,来坐,别拘束,妳想干什么说吧,我们这职位很多。」一个一脸和气的中年人说道。

  「嗯,不用,我就去先做最基层的吧,我父亲说,让我来您的单位低调点」张春妮笑着说道,白皙的脸上两个小酒窝马上显现出来。

  「嗯,也是,这样妳先去前边和她们先学几天吧,等什么都熟悉了再说。」中年男子说道。

  「嗯。好的。」

  很快有人把张春妮带到了,银行前边的大厅,让她和一个女孩学习办理开户业务。

  「喂,看见没!美女,这才是美女呢。」一个在张春妮对面窗口办公的男子和另外一个男子说道。

  「是啊,是啊。真漂亮,以前以为我们行的那姐妹花最好看,现在看和这个小妞一比,真是人比人得死啊。看那小脸,那小鼻子,那眼睛,那……哎,就没不好的地方,那身材!!」另外一个男职工几乎流出了口水的说道。

  「呵呵,我们行男的少,呵呵我俩可是有希望啊,一看这小妞就是刚毕业的实习生。」第一个男生也淫笑道。

  「妳好,我叫张春妮,是刚毕业的,希望您多多指教。」张春妮对着一个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的女孩子说道,这个女孩子也很好看,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虽然没张春妮张的那么惊艳,但是也算是美女的行列了。

  「妳好,我叫张雪,我这的业务很简单,没关系以后大家同事了,有什么问题妳就说,就是了,我会慢慢的教妳的,放心。」

  「好的,那就谢谢了。」

  张春妮很快认识了几个同事,都是女性,因为都是二十多岁所以大家很谈的来。

  一个上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二)

  下午2 :00陆续进来五六个男子,其中一个男子就在张春妮和张雪这办理开户业务,但是遇到了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这时候大厅的马经理要进前台,银行内部的门开了。

  一个男子跟着马经理进了里边。

  「抢劫!!!」男子拿出一个五连发猎枪对着里边的人说道。

  「抢劫。」外边有三个男子也拿出了同样的猎枪,两个男子拿出了两把长刀
  张春妮早已经吓了傻了,另外有两个男子一个拿枪的的和一个拿刀的也进了柜台里边,开始抢钱。

  这时候马经理想偷偷的去按报警铃。

  「碰,一闷响。」

  一个拿枪男子对着马经理的腹部就是一枪,因为冲击力马经理被冲出老远仰面躺在地上,因为秋天的上海还很热,所以她们只穿了一个白色半袖,里边就是胸罩。

  马经理才30岁,张的很好看,这时候她肚子已经被打穿,肚皮被炸开,可以看见肠子和黄色的脂肪,她痛苦的抽搐着,这下所有人都呆住了。

  那个开枪的男子走到马经理的跟前,「按警铃?你们听好了,想报警就报,但是结果。」

  他把那把五连发猎枪伸进了马经理的职业短裙里边,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马经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露出了绝望而耻辱的眼神,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碰,碰」两声枪响,血肉从裙子里边顺着枪管喷出,马经理身体抖了两下就晕死了过去。

  男子拿出带血的猎枪对着马经理成熟丰满的乳房。

  「碰,碰。」两个完满的乳房!血肉横飞,甚至连骨头都飞了出来。

  「啪……」张雪的手机一害怕掉到了地上。

  拿长刀男子走了过来。

  「110 ?小妞妳敢报警?」

  「不敢,不……啊……」

  一声惨叫,那把长刀捅进了她的小肚子,血淋淋的刀子从她后腰透了出来。
  「啊……」张雪感觉肚子有一种无法忍受的绞痛。

  那把长刀在她肚子里边转了一圈,然后刀刃向上,一挑。

  「唔。」张春妮实在无法忍受她吐了出来。

  因为张雪的肚子被剖开,肠子流了出来,花花绿绿,带着黏黏的黄色的脂肪和血浆,她正用痛苦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慢慢倒在了地上,身子颤抖着。

  「卡」那个男子砍掉了她美丽的脑袋,一腔热血喷了张春妮一身,那个美人头更是滚到了她的跟前,绝望圆睁的眼睛!!!

  「不用怕,小妹妹,妳不报警,妳这么好看我不会杀了妳的。」长刀男子拿着血淋淋的长刀对着张春妮笑道。

  「好了,带着所有钱走。带上两个人质。」

  第一个进入柜台里的拿枪男子说道,给张雪开膛的男子带着一种淫笑的眼神抓起了满身是血的张春妮。

  「就妳了,配合点,别怕,我们不会杀妳。」

  张春妮早已经吓得就是不能动,几乎是那个男子把她拖了出去。

  留下的只是大厅里边一具被挖出内脏人头又滚落一遍的女尸,还有柜台里边没有了生机的马经理。

  张春妮也看到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同事也被带了出来,一起上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她们被蒙上了眼睛,车发动了。

  车一直开了很久,张春妮感觉起码有七八天,她们换了很多次车。

  张春妮明显能感到天气变冷了,还好劫匪也给她们添了衣服。

  东北某个林场的几个小木屋。

  「我们就在这待上段日子吧,现在外边风声很紧,马上冬天了,我们这过了年,风声小了我们就出去。」一个男子,张春妮知道这是他们的头,他们一共六个人。

  「行,听大哥的」

  日子过得很快,张春妮和另外一个女孩一直在一个小屋子里待着,吃饭有人送,但是蒙着面。

  上厕所什么的都在屋子里,连卫生都有人打扫。

  很快到农历春节了,张春妮很想家,和她一起被抓来的女孩叫赵婷婷是上海本地人,很不习惯这边的生活开始总是哭,后来慢慢也认命了。

  张春妮老家就是黑龙江,所以她还是比较习惯这边的气候。

  还好那个领头大哥不让这帮小弟碰她们俩,可是这一切却在一次雪灾下改变了。

  (三)

  一天夜里,那个当时把张雪开膛的男子杀了另外四人,然后让张雪和赵婷婷给她拿着钱连夜出发了,这个男子叫薛烈,因为他认为两个女孩子还是好对付,并且他用买来的手铐铐上了她们俩。

  雪越下越大,天快亮了,他们到了一个小房子里,因为实在太累了,薛烈把他俩绑好就睡着了。张春妮和赵婷婷更是这样。

  但是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却发现雪太大了,外边的雪有一米都深,而且还在下着,这个小房子应该是林场看林子用的虽然院子里有生火用的木头,但是屋子里没有粮食,有的只是他们带在身上不多的馒头。

  「该死」薛烈看外边下着的大雪说道。

  当天他强奸了张春妮,张春妮不是第一次,大学时候她有过男朋友,虽然开过房,但张春妮只是把他当成大学生活的一部分,因为她有自己的追求。

  所以,大学毕业前她毫不犹豫的和那个男子分手了。

  对于薛烈的强奸她没在乎,只是这个薛烈不带套她很反感,再反感的就是他的口臭了,但是薛烈很猛,让她也到了高潮,大大的肉棒,有力的双手揉着她那粉红色的丰满的乳房和丰臀。

  「不错。」薛烈是个很不爱说话的人,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和一个这么美丽的女孩做爱,这种美丽不是表面上的,是女孩身上的一种灵气,就如边上的另外一个女孩子,虽然也是个美女,一个人的时候可能很美,但是张春妮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谁都能看出张春妮更美。

  「你出去后就放了我们吧,我们不会说出你,你也不容易,我们说出你也没什么好处。」张春妮说道。

  「出去再说吧」薛烈看看外边下的大雪,又看看一边满脸通红的赵婷婷。
  赵婷婷没经历过人事,她才十九岁,只是暑期在这个银行打工的,虽然也早熟,但是两个人在她身边办那事,她实在是受不了,特别是薛烈看她的眼神,让她汗毛一立,不是那种被强奸的危机感,而是另外一种感觉。

  又过了三天,馒头吃完了。

  「我们怎么办?没馒头了。」张春妮对薛烈说道。

  外边雪还在下,已经把门都封死了,薛烈出去两次清雪,是怕雪把窗户和门都闷上,他们会窒息。

  「有办法的,不用急。」薛烈说道,看了一眼赵婷婷。

  这三天他天天和张春妮做爱,但是却没动赵婷婷,他先是把张春妮绑在了一个椅子上,然后开始上炕去脱赵婷婷的衣服。

  赵婷婷没有反抗,她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

  一声痛苦的痛苦的呻吟,薛烈的阳具已经顶进了这个小女孩的身体,捅破了那层膜,剧烈的喘息,痛苦中带着快乐的呻吟。

  「啪啪」的肉体碰撞的声音,一个雪白的胴体就在这冰天雪地的北国有了她的第一次。

  很快赵婷婷达到了高潮。

  可是就在她爱液喷出的一刻,她感觉心口一凉,她低下头从自己丰满的双乳中间看去薛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出一把军用匕首,刀刃已经插进了赵婷婷上边的心口处。

  「啊!」

  「啊!」

  一声是赵婷婷的惨叫,一声是张春妮的惊呼,这一切太突然了。

  血喷了薛烈满脸都是,也落到了赵婷婷的身上,想一朵朵红色的梅花开在粉红色的段子上。

  「刺啦」薛烈平静的把刀子往下划去,缎子一样的肚皮中间多了一道红线,从心口一直到赵婷婷浓密的阴毛那。

  「啊!!!」

  赵婷婷无法忍受这种痛苦,身子一抖就晕了过去。

  肚皮啪的一声裂开,露出里边的内脏。

  薛烈站了起来,去外边拿了个洗脸盆,放到炕上,把手伸进赵婷婷的肚子,开始掏她的内脏。

  「你……你…杀了……杀了她」张春妮颤抖的说道。

  「这是我们的伙食,不杀她我们都要死。」薛烈平静的掏出赵婷婷的肠子和开始流出的那些一起放进脸盆,上边还有很多脂肪膜和脂肪,血流了半炕,张春妮彷佛又看到了张雪被开膛的那一刻。

  「你…你会杀我吗?」张春妮虽然怕,但是她还是问了。

  「如果她吃完前,雪不停,也许吧。」薛烈看着外边说道。

  「唔…」一声痛苦的呻吟,原来赵婷婷醒了,她感觉自己如同被撕开一样,看着脸盆的里满满的内脏,她感觉自己小肚子那一阵特殊的感觉。

  她低头,看见了薛烈满身是血,把手伸进自己的盆腔,然后抓住一个红红的葫芦一样的东西,用匕首切开阴毛,然后应该是切开自己的阴户虽然看不到,但是她能感觉到,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疼痛,有的只有麻木和那种特别的感觉。
  一个血红色的葫芦带着一个被切开的阴户还有上边的阴毛被扔进了脸盆。
  「我的子宫吗?」赵婷婷看着这些,这时候薛烈已经用手抓住了她的一个乳房,他看到赵婷婷醒了,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就如同当年他做屠夫杀猪一样。
  「刷」一个圆润的奶子就被薛烈剃了下来,然后是另一个,赵婷婷的最后一眼是薛烈用斧头剁掉了她的右腿,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会变成别人的食物,开始很怕,可是后来却是一种莫名的幸福。

  看着赵婷婷一点点被肢解张春妮没有喊,她知道,没用,她也不想喊,也许明天她也会变成这样,一堆肉,一盆内脏,一滩血。

  薛烈把赵婷婷的肢解了,他把她的美丽的双脚剁了下来,然后有剁下她的双腿和双臂,然后头部,又把她的躯干从腰部剁开,把肉块一块块的拿到了午后放在了雪里冻上,

  只是把双脚和胯部扔进了锅里。

  他就开始默默的清洗赵婷婷的肠子。

  张春妮被绑在椅子上,没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很快锅里水开了,很快屋子里有了迷人的肉香。

  薛烈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内脏清理好了,同样也拿到外边冻上。

  他不知道在哪弄来一个碗弄了些蒜酱,然后洗干净脸盆把赵婷婷的胯部(就是屁股那段)和双脚捞了出来。

  肉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张春妮虽然在银行的时候看见张雪被开膛,但是这是她真真切切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女孩被肢解,被煮熟,薛烈把赵婷婷的屁股切开,表皮下边是一层黄色的脂肪,可以看到刀切开的时候还有人油流出。

  他剃下了里边的一块瘦肉,递给张春妮。

  「不,不要」张春妮虽然有些饿,闻到这迷人的肉香更是想流口水,但是她还是过不了这个防线。

  「想吃的时候告诉我,但是我不会让妳饿死,如果妳明天中午还不吃,我会杀了妳把妳也冻上。」薛烈说着把赵婷婷的脚拇指掰了下来沾着蒜酱吃了起来。
  很快他吃了一个,然后又吃了另外一只。

  「女人脚果然好吃,比猪蹄好吃多了。」薛烈狼吞虎咽的啃着赵婷婷的脚。很快双脚变成一堆骨头。

  然后他躺在炕上睡了,虽然炕上已经被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但是还可以看到暗红色的血迹。能闻到屋子里浓重的血腥味,当然也多了浓浓的肉香。

  第二天早上张春妮吃了几块赵婷婷屁股上的肉,她开始只想吃一块,可是肉太好吃,她忍不住多吃了几块。

  看她吃了肉,薛烈也只是铐住她的双手了,晚上又有了一个完美的胴体和一阵阵充满磁性的娇吟。

  张春妮不止一次做梦梦到自己被杀,被开膛,满身是血,被煮熟,但是她却没有害怕。

  第三天,雪不下了,而且在晚上的时候他们发现了远的地方有了青烟生起,有人!!

  薛烈警告了张春妮几句,然后揭开她手铐拉着她望着青烟走去。

  「你好,有人吗?」薛烈喊道。

  「你……你好,你是?」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说道。

  很快门开了,一个十五六的小女孩从里边探出头来,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们俩。

  「姐姐,有人来了。」小女孩说道。

  「知道了,来,你们是林业局的吗?」一个二十多岁女孩从屋子里边出来,她个子很高,一头长发,瓜子脸,琼鼻,秀目。

  「我们是出来玩的游客,迷路了赶上大雪,雪停了看到这边有人烟就来了」薛烈说道。

  「哦,进来吧。」姐姐说道。

  进来后张春妮知道,姐姐叫陆明,妹妹叫陆玲,是帮爸爸看林场的,没想到下大雪封住了山路,还好她们通过电话告诉了爸爸这边没事,剩下的粮食够他们半个月吃的,而她们父亲也会在三天后赶来,如果不再下雪。

  (四)

  傍晚

  这是我们带的猪肉,正好妳们这有酸菜,我们做个酸菜猪肉炖粉条吧,薛烈拿着被剃去人皮和脂肪的赵婷婷的大腿肉说道。

  「好啊,好啊。有猪肉吃了。」陆玲欢快的叫道。

  「谢谢你」陆明微笑的说道。

  「客气,我们还要谢谢妳的款待呢」薛烈说道。

  很快桌子放好了,一盆喷香的「猪肉炖粉条」做好了。

  四个人都吃了很多,张春妮吃的很香,彷佛回到了小时候东北农村杀猪的时候。

  第二天醒来,陆明姐妹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

  「你要杀了她们吗?」张春妮平静的说道,她现在对杀人已经麻木了。
  「她们见过我们的脸了,现在是两天后她们父亲就要来了。」薛烈说道。
  「妳想和我一起走吗?」薛烈忽然问张春妮。

  「去哪?」张春妮看看薛烈说。

  「去国外,除了这样我不知道怎么样对妳。」薛烈说。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觉得妳很好,我想妳做我老婆,虽然我没能耐,但是我们有钱,出国后我会对妳好的。」

  「我还有选择吗?」

  「妳杀了她们,我们行里有个规矩,手上有了血便算是入股,出国妳也可以不跟着我,我们是同伙妳杀了她们。」

  「别……别杀我们,求求你们了。」陆明听到对话,看着薛烈递给张春妮明晃晃的匕首声音颤抖的说道。

  而陆玲吓得只剩下不停的哭泣了。

  「你们要杀,就……就杀我吧,她还小什么都不敢说的。」陆明看到慢慢走过来的张春妮说道。

  张春妮忽然站住了。

  回头看下薛烈。

  「你看过杀年猪吗?」

  「我以前就是屠夫。」

  「我想吃猪肉炖血肠,也许明天跑出去下辈子也吃不到了。」张春妮说道。
  「好」薛烈去拿来一个桌子放在地上。

  然后提起陆玲就开始脱她衣服,陆玲吓得哇哇的尖叫。

  「别杀我妹妹,别杀,你们杀就杀我吧,我……我肉多,别杀我妹妹呜呜我不反抗。」陆明拚命的挣扎的说道。

  「杀她吧」张春妮对薛烈说道。

  薛烈看看张春妮。

  「好。」

  陆玲的嘴里被拿布堵住了,陆明很配合,脱了衣服,张春妮把锅水烧温热,然后给陆玲洗了个澡,然后开始仔细的用刀片刮陆玲的体毛,特别是阴毛腋毛。
  然后又洗了一遍,陆玲被绑在双手和双脚按到了桌子上,就如同一个洗的白白的待宰的年猪,一个大盆放到了她脖子下边。

  薛烈压着她,张春妮拿着一把陆玲家杀猪用的尖刀走了过来。

  「等……等等好吗?」陆明忽然说道。

  「有事快说吧。」张春妮看着她。

  「你们一定会杀我妹妹的吧?」

  「她不应该看到我们,而且看到我们杀妳。」

  「妳……妳们给她个痛快好吗?她,怕疼,好……了妳动手吧。」

  「没事,很快就会结束的。」

  「扑!」张春妮说着把刀尖对着陆明的锁骨上边颈窝处就扎了陆明的胸腔。
  「啊!!!」陆明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她还是发出了惨叫,血从她的嘴里和鼻子里喷出。

  杀猪很有技巧,一刀进去,不能扎到心脏,只能扎到动脉上,血才会流净,猪才不会死,虽然张春妮没杀过猪,但是这刀却捅的很好,捅破心动脉,没碰到心脏。

  血顺着刀哗哗的流进了盆里,陆明痛快的挣扎着,可是按住她的是薛烈。桌子因为她的挣扎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血很快流了半盆,张春妮不停的搅动防止其凝固。

  陆明的挣扎不明显了,脸色变得没了血色,皮肤也更白了,连粉红色的乳头也变得略白。

  刀子一转,血又出了一些,陆明的身体也颤抖了一下。

  薛烈把她翻了过来,让她仰面躺在桌子上,又拿来一个桶。

  「你给她开膛吧,我去拿调料挑下血。」

  「嗯」

  张春妮,第一次杀人。

  她忽然有种从未有过得快感,那种看着别人在自己手上慢慢死去的感觉。
  她把刀刃对着陆明的腹中线一划,肚皮打开,和薛烈给张雪和赵婷婷开膛一样,肚皮裂开,里边是黄色的脂肪,花花绿绿的内脏。

  她把手伸了进去,暖暖的,滑滑的,油油的,慢慢的把内脏放进桶里,心肝肺,子宫等等,慢慢的一样样的拿出来,剃出来。然后在薛烈拿走肠子收拾后。
  她又开始用斧子肢解陆明,陆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好像在最后剁下她脑袋的时候还有反应,但是反应很弱。

  她剃去陆明的乳房,剃去胸部的表皮和脂肪,把排骨剃了下来。

  薛烈给她做了一个排骨酸菜炖血肠,血肠是大肠灌的就是肥肠,很好吃。
  还有五花肉炖的火锅,她们喝了酒,然后又开始做爱,开始喝酒,吃肉,吃酸菜,吃血肠,吃粉条。

  迷蒙中,张春妮杀了陆玲,她没有给陆玲痛快,而是把她的手按在门坎上剁去她的双手,然后剁去她的双脚。

  然后小手臂,小腿,手臂,大腿,陆玲晕过,但是都被张春妮用凉水泼醒。
  最后她生生的把小陆玲从腰部剁开,来了个腰斩,陆玲已经不喊叫了,只是痛苦微弱的呻吟着。

  不知道时候闭上了眼睛。

  「原来女人是这么狠毒。」薛烈看着被活活肢解,满地内脏的陆玲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喜欢看别人被我肢解,被我开膛,喜欢那种掌控生死的快感,很喜欢别人痛不欲生和怨恨的表情。」张春妮迷茫的靠在薛烈的怀里说道。

  「嗯」

  夜漫漫的黑了下来。

  (五)

  第二天张春妮和薛烈带着陆玲和陆明的部分肉上路了。

  第三天,陆明的父亲来了,和他一起来的朋友们看到的是满地的残肢,满地的内脏,还有满地的鲜血和锅里剩下的骨头和带着浓浓香味「酸菜猪肉炖血肠」
  一个月后,大连某个海边的农家。

  「什么?只能带走一个人?我不早就定好了两人的吗?你……」薛烈还想说什么电话那头断了。

  「妈的只能带一个人偷渡。妳走吧。」薛烈扔了电话说道。

  「不了,」张春妮说道。

  「为什么?妳不想走,我自己可以等下次走。」

  「我应该在黑龙江的时候就死了,现在我不想走了,我想死。」

  「想死,妳疯了吧。」

  「我每天晚上都能梦到自己被杀,被肢解,我很想,不知道为什么。你帮我好吗?」

  「妳?!妳真的?」

  「是,这是我前几天弄的鱼枪枪杆,我想死的惨一些,我想慢慢感受死亡,你帮我。」张春妮拿出了一把雪亮的鱼枪枪杆,这是一个一米半长带着倒钩的鱼枪枪杆,张春妮痴迷的看着枪杆。

  「妳想怎么死?」

  「我想了很久,你照我的做就可以了。」

  鱼枪枪杆后边有个孔是穿绳子用的,薛烈弄一个长绳穿进了那个孔,然后绑好,他看着穿着白色短裙,和紧身露脐露脐装的白色T 恤的张春妮眼前一亮,她还是那么美。

  张春妮说喜欢看白色衣服喷满鲜血的感觉。

  她的短裙很短,甚至可以看到里边白色的底裤。

  「开始吧」张春妮平静的说道。

  她分开双腿躺倒了木床上,木床上也是白色的新床单。

  薛烈把她大字型的绑好。

  然后把鱼枪枪杆的尖刀对准张春妮的阴户部位。

  「忍不住就说。」

  「嗯,动手吧,这一天我等了很久。」

  「啊」一声轻吟。

  枪尖捅破内裤,捅进了阴道,因为枪尖两边有刀刃,所以一下就切开了阴道壁。

  血顺着枪尖从阴道里流出,染后了白色的内裤和裙子。

  「啊……继续,亲爱的,好爽。」

  「啊……」一声带着快感的惨叫。

  枪尖穿过春妮的阴道,捅破了子宫进入了腹腔。

  「啊……好痛,我的子宫破了,亲爱的,来……来捅穿你眼前的贱人。」张春妮用她甜蜜的磁音说道,就如同没次咿呀的叫床声一样。

  薛烈下边一下就硬了,他用力一捅,枪尖到了胸腔。

  「哦……」

  张春妮有种窒息的感觉,从阴道一直到心口,如同一条火线,血顺着枪杆从她的阴道流了一床,红红的鲜血,白色的床单,一个迷醉的美人,胯下一杆捅进一般的明晃晃的鱼枪。

  「仰头,我要把它从妳嘴里捅出去了!!」

  「嗯…」

  「啊,呜呜」

  薛烈一用力,枪尖穿过胃通过食道终于从春妮的嘴里透了出来,带着她的鲜血,伸出了一尺多长。

  春妮浑身颤抖,但是她有着从未有过的快感。

  薛烈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

  然后拿出了一把巨大的剪刀,这都是春妮准备的,即使是可以两个人偷渡,她也不会走。

  薛烈看着张春妮那个粉红色的美足,美足穿着一个粉色的凉鞋,这是春妮最喜欢的一个凉鞋了,穿上后让她的美足更美了。

  「喀嚓」

  「唔………」一声痛苦的呻吟

  穿着凉鞋的美足掉到了地上,薛烈没有理会,然后他又把剪刀夹到了另外一个足腕上,剪刀很锋利,足腕一下就被划破了,薛烈一用力,喀嚓一下另一个美足也掉到了地上。

  「唔」这时候可以看到春妮流出了眼泪。

  「痛吗?不行就结束吧?」薛烈说道,可是春妮摇摇头,眼神中更多的是坚定,她希望自己被肢解,被残杀,生命只有一次,她要尽情享受。

  「喀嚓!」

  「喀嚓」一双玉手也脱离了她的身体,纤细的手指还动了一下。

  薛烈拿出了一个大盘子把她的玉足和玉手都放进盘子里。

  然后拿出斧子,慢慢的剁去春妮的大腿。

  「碰,碰。」血肉横飞,春妮特意找了一个不大的斧头,让薛烈慢慢的剁。
  大腿根部被剁烂,一条修长的美腿也离开了春妮的身体,然后是另一个,然后是两个手臂。

  最后春妮只剩下一个躯干。

  没有手和脚的四肢被挂在了屋子里,然后薛烈抓住鱼枪枪头,往外慢慢拉。
  阴道的另一头绳子被枪杆带着也慢慢的进了春妮得身体,春妮身子颤抖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她的表情却是迷醉的。

  绳子最后边打了个结,最后卡在了春妮的阴户上。

  嘴里也出来了很长的绳子,薛烈把嘴里出来的挂在了屋子里准备好架子上,一个美丽的躯干。

  薛烈慢慢的剃下了她的乳房,不是一下剃下来,而是一片片的切,乳房没了就慢慢片胸脯上的肉,春妮想感受下被凌迟的感觉。

  然后薛烈又一片片的剃下她臀部的肉。

  最后把短刀扎进了春妮浓重的阴毛处,她最想要的时刻来了————

  被开膛。

  「迟啦,」多么美妙的声音。

  春妮一声呻吟,感觉肚子一凉,她虽然看不到,但她知道肚子被剖开了。
  薛烈把手伸进那温暖的腹腔里,慢慢搅动,肠子流出来,有的都拖到地上,但是薛烈没有拉断或者切断或者掏出她们,而是把手伸进春妮的小腹。

  拉出了她的子宫,他切断阴道,把子宫放进一个盘子,然后找了一段大肠切了下来。

  春妮偶尔身子会颤抖一下。

  薛烈给春妮又打了一针强心剂。

  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大瓶血,这是春妮提前自己抽自己的血,她不想被放血,但是她想自己的男人吃自己的血肠。

  薛烈收拾好大肠,用鲜血灌了血肠,做了一锅「酸菜猪肉炖血肠」

  做好后他把春妮放了下来。

  把躯干平放在地上,他知道春妮坚持不了多久了。

  「闻到了吗?这是妳的肠子和血还有的妳的肉做的「酸菜猪肉炖血肠」很好吃的,很香。」

  春妮缓缓的点点头,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薛烈看着她,拿出斧子,慢慢把春妮的躯干从腰部剁开,因为春妮喜欢那个叫陆玲的小姑娘被杀的场景。

  薛烈看着满地,满床的尸块。喝着酒吃着「酸菜猪肉炖血肠」

  最后他把春妮的尸块整齐的摆放在了一个大冰箱里。

  一个月后春妮的家人通过警方找到了她。

  一个冰箱里,一双脚,一双手,四节四肢,一个没了臀部的胯部骨骼,两扇不完整的排骨,一个背部躯干骨,一盆内脏,一片片不知道哪里的肉,一颗露着满意相容的美人头。

  自然还有一盆被冻着的「猪肉酸菜炖血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