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14【作者nihyou2014】 - 绿岛快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91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咯咯,我建议你最好别动。」狐露再旁眼含调侃的语气道。
 
  「啊,什么?」
 
  「你动的越大,那…东西钻的越厉害…」
 
  「啊?」陈媛媛停止跳动,一副不相信的眼神瞪着狐露。
 
  「咦,还真的…不动了耶。」陈媛媛自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体内,不行,我要把它弄出来。」 
  「别折腾啦,弄不出来的,小妹妹。」狐露给予她答复。
 
  「不,一定能的,先前…哦对了…」
 
  陈媛媛好像想到了什么,小手在臀间摸索,她记得只要把菊管拔出来,体内 就没有东西乱动的。
 
  虽然那样肛门会撑得难受,好像一直夹着一根棍子似的,但也好过在肚子里 折腾。
 
  「咦,红绳呢,还有那圆环呢?怎么不见了。」
 
  惹火的场景再次重现…
 
  细腰圆臀,美轮美奂,在她的小手轻柔扭动,洁白的臀瓣中间,一抹嫣红点 缀,红绳、圆环早已了无影踪。
 
  「别找了,在我这里呢?」狐姑伸出手掌,红绳和圆环显现。
 
  「啊,这,你怎么给我弄下来了,完啦啦,我以后怎么办…」
 
  陈媛媛真的急了,她扑上狐姑。
 
  不料,身体一个趔趄,嘴中又重复起先前的话语。「哎吆,不要钻,哎吆… 」
 
  她忘记了,剧烈行动会让体内的蝰蛇蠕动。
 
  「好了,我们走吧。」
 
  狐姑无暇搭理陈媛媛,她能体会陈媛媛的感受,她体内的蝰蛇已经不在蠕动 ,但是直抵终点的蝰蛇,等于从肛门环绕她整个肠道,让她感到无法言说的滋味 。
 
  此刻的狐姑无比煎熬,缓缓移步,根本无暇搭理陈媛媛。
 
  「喂,别走啊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哎,说话啊,我……不想被大便憋死啊。」
 
  「噗。咯咯,…」
 
  狐露忍不住笑了,原来她竟然担心的是这个,真是笑死人了。
 
  看到狐姑严肃的脸,狐露忍住要说话的情绪,只瞪着陈媛媛笑。
 
  狐姑既将走出房间,陈媛媛真是又气又急,她大吼一声。
 
  「站住!」
 
  声音如流淌的泉水,急切而又悦耳,又好像化身女汉子,平地一声吼,震荡 人心。
 
  狐姑步伐停。好像被陈媛媛的吼声吓,全身颤抖不已,一个踉跄最终还是坐 在地上。
 
  陈媛媛小脸露出胜利般的微笑,暗暗为自己的吼声得意。
 
  「终于来了…」
 
  瘫软在地的狐姑喃喃自语,刚刚一刹那,她的小穴中的阳具骤然震动起来… 
  《飞龙穴》;位于两股中央,左右横跨在根部,仿佛鸟儿的双翼且形状像飞 龙,故称之为「飞龙穴」。
 
  「飞龙穴」及其稀少,这种穴玉门狭小,膣道紧缩、狭窄,外表光滑水嫩。 
  狐姑正是飞龙穴,阳具的震动,让她这种膣道本就狭窄的小穴根本难以承受 阳具的震动。
 
  加上阳具在她的小穴呆的时间过久,即使不震动也时刻摩擦她的膣道,再者 肛门里的蝰蛇作祟。
 
  这等于双管齐下,狐姑那里受得了。
 
  嗡嗡…声,不绝于耳,狐姑面若桃红,春意焕发,身体如火,淫液悄然自小 穴流淌…
 
  这是象首给她发出了召唤,自从蝰蛇抵达终点那一刻,狐姑就知道象首会召 见她。
 
  可没有想到,象首会以这种方式,更没想到会那么快。
 
  她小穴里的阳具只有象首有遥控器,狐姑很清楚…
 
  嗡嗡…
 
  声音无形提高几个分贝,而狐姑愈加颤抖起来,象首手中的遥控器开启了第 二档。
 
  「啊。」狐姑娇啼…
 
  小穴膣道中的阳具因为震动,龟头直抵她的子宫花蕾,敏感点不断受到震动 带来酥麻。
 
  假阳具虽然抵不过男人的真阳根,但振动的频率却不是男人阳根可以比的。 
  特别是假阳具的龟头直抵子宫花蕾无限循环的振动,充斥整个身心,使狐姑 完全不能自己。
 
  蝰蛇在肠胃环绕直抵终点,龟头又直达子宫花蕾,这让狐姑隐隐生出后悔见 到陈媛媛的思绪。
 
  「快点,宝宝可是很生气滴。」陈媛媛自以为狐姑被她吓着了,她装着恶狠 狠的样子再次恐吓狐姑。
 
  岂不知,陈媛媛那忽闪忽闪的漂亮大眼睛,带有羞涩和慌张,早已出卖了自 己。
 
  狐姑努力站起身,身体的汗迹好像披上一层银辉,她呼吸急促,胸前峰峦起 伏跌宕,细纱裙下,淫液顺着丰润的大腿滴落、
 
  「闭嘴。」
 
  狐姑脸上第一次出现怒火,根本不理会陈媛媛,踉跄走出房间。
 
  「咣铛!」门被狠狠的关上。
 
  「走了…,这就走了……」
 
  陈媛媛有些不可置信,更多的是蒙圈,她瞬间火冒三丈,张牙舞爪起来。 
  「让我闭嘴,你给我回来,我要我爸毙了你。」
 
  她扑上门口,小腹蝰蛇蠕动让她的身形马上停顿下来。
 
  只见她,蹑手蹑脚,动作仿佛成了慢动作一般的模样,让狐姑看到心里不由 得感到解气。
 
  房门走廊,狐姑恶狠狠的诅咒着。「让你蹦哒,活该。」
 
  「把陈媛媛房间里的投影仪打开,让她知道蝰蛇菊花锁在她体内的感受」狐 姑吩咐。
 
  「三妹,你…」狐露早已看出狐姑的异状,问道。
 
  「大姐,是象首…」
 
  「呃。」狐露眼神一亮,有些羡慕狐姑。
 
  象首在天堂就是神秘和强大的代名词,除了狐姑和狮面,其余人还未曾见到 过象首的真身。
 
  「大姐,剩下的…你来督察…唔…」
 
  狐姑娇喘道,她随手把手中的电子仪递给狐露。
 
  狐露领会,她接过电子仪,歪头看向走廊最后一间,张彩霞在那间房中。 
  「我去见…象首。」狐姑忍耐身体的不适,移步离开。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砰!」
 
  房间中传出带有节奏感的肉体碰撞声,宛若,九浅一深。
 
  「饿饿…鹅鹅鹅…哦哦呃呃…喔!」
 
  少女独有的沙哑性感呻吟与那「啪啪声」仿佛奏起的和鸣。
 
  「1……2.3.4.5.6.7.8.9,九浅一深,咯咯」狐露自语。听 到张彩霞的娇吟,不由得浑身有些燥热。
 
  门轻轻一推,开启。
 
  房间里一目了然,除了张彩霞正在和一个男人贴在一起,…还有两个男人。 
  这就是因为张彩霞不是处女之身,而受到的待遇也不同,狐露心很清楚。 
  啪啪啪…
 
  鹅鹅鹅…
 
  在房间中一直未曾停息过。
 
  张彩霞仰躺着,承受男人带给她的撞击,她面若桃花,眼神无意识的睁着, 好像神游天外一般。
 
  啪啪啪…啪啦啪啦…。
 
  呃,来了,又来了…喔:-O…
 
  张彩霞模糊不清的喊着,喔:-O的一声后,男人不在动。
 
  啪啪声停息,只余下男人的喘息声。
 
  噗。
 
  男人起身,拔出阳根竟然带出一股股淫液。
 
  呃呃,咳咳…咳咳咳。
 
  直到这一刻,张彩霞才好像清醒起来,她挣扎起身,慌忙向门口跑去。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紧接着人扑通摔倒在地的声音响起…
 
  整个身躯匍匐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从口中发出…
 
  还没等她爬起来,她的身体开始缓缓向后移动…
 
  「不,不,不…要…呜…」张彩霞连忙开口。
 
  感到臀部肛门重力,肛门外括约肌无限受力,张彩霞知道身躯的移动是因为 她臀部菊管被人拉拽导致。
 
  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门槛,身躯在地毯上无形后移…
 
  张彩霞悲感复杂,她想不出世界上还有如此无聊之人竟然发明如此龌龊下流 的道具,就连大便这种事都要经过同意才能解决。
 
  臀间延伸的菊管在男人手中拉拽,她像一个提线木偶,被人左右。
 
  「站起来…」男人命令张彩霞。
 
  「求求你们,呜…饶了我吧,真的不行了…呜呜。」
 
  张彩霞求饶,这几天的生活让她犹如噩梦般,除了休息外,她的身体无时无 刻都在被男人侵占。
 
  她也试过反抗,可有什么用,女人的软弱,让她只能备受摧残。
 
  她想过死,可事实告诉她,想死都难,张彩霞真的受够了,不能再这样下去 …
 
  「站起来。」男人好像机器人说话,声音僵硬,冷漠。
 
  狐露较有兴趣,她手持电子仪,待在一边,以路人的眼光,似乎很期待接下 来会如何。
 
  房间里哭泣声逐渐减弱,张彩霞赤裸的身躯莹白如雪,纤柔娇弱给人种疼惜 的错感。
 
  「汩汩」声传来,张彩霞微微皱眉,直觉告诉她,声音好像来自她的身体里 。
 
  她微微扭头,眼前的一幕让她浑身剧颤,俏脸难掩惊慌。
 
  「不,别这样…哦,我…这就站起来…」
 
  菊管中液体流动,只不过不是湛蓝色,而是暗黄色,它随着男人的手臂抬高 ,汩汩声愈加清澈。
 
  菊管连接张彩霞的肛门,成了架通渠道的桥梁,暗黄色液体涌进她的体内。 
  悦耳的声音,动人心弦,可张彩霞却犹如置身在水火煎熬中,惶惶失措。 
  黄色的液体是她的排泄物,此时却在回流,凉涩感和恶心感,张彩霞瞬间起 了一身鸡皮疙瘩。
 
  此时的她已经站立起来,雪肩窄窄,纤腰细柔,足足有175公分左右的身 高,更加显出体型高挑,两条瘦瘦的大长腿,给人一种蚀骨销魂的骨态美。 
  她是属于天生的那种瘦,摇摇拽拽站立,犹如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液体进入体内,让她的小腹隆起,即使这样,也没让人觉得胖,鼓起的小腹 隐隐中血管的青色闪现。
 
  她就那么站着,狐露突然对她的身体产生兴趣。
 
  「这就是狐姑所说的…「田螺穴」吗?」狐露自语。
 
  房间里,男人依然手持内肠稀释剂,保持灌溉的姿势。
 
  内肠稀释剂只有在湛蓝色时才会自行流淌,而稀释后就需要人为。
 
  其余两男点头与狐露招呼,仿佛听到狐露的话语,二人向前。
 
  二男把张彩霞夹在中间,手抚摸张彩霞的小穴,边解释。
 
  「田螺穴是指膣道内部的,大姐,嘿嘿~」
 
  「不,不要,唔,啊。」
 
  「啪啪…」
 
  男人讨好的架住张彩霞,手指插进她的小穴,她的反抗迎来臀部两巴掌。 
  「呃…」
 
  臀部的痛,她紧绷神经一时松懈,菊管里的暗黄液体一股脑涌入她的体内。 
  张彩霞的小穴,阴唇宽大,外表,波皱很多,看起来一点都不美观…
 
  不过,深紫色的肉璧尤为鲜艳,被男人捏着阴蒂,阴唇如一只扇贝开合,吐 出汁液。
 
  另一边男人手握住她诱人的乳房,粗暴的揉捏着,又揉爆的错觉,使得在一 边观看的狐露都替她隐隐作痛。
 
  「啊…唔…呃…」
 
  张彩霞挣扎着,向后退…
 
  「砰。」
 
  她的身体结结实实闯进身后男人的怀抱…
 
  臀间延伸的菊管夹在二人之间,张彩霞毛骨悚然,还没等她反应过来… 
  修长如白天鹅的脖颈,那本来不起眼的项圈,竟然和内肠袋勾连在一起… 
  连通她肛门的菊管,近在咫尺,空荡荡的内肠袋挂在项圈上,突兀贴在她酥 胸,止眼可见、
 
  一连串的事情,张彩霞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根火热的棍子击打她 的臀部…
 
  「不,放开我,啊。」
 
  她感受到男人温热的双手分别搁在她的腰肢两侧盆腔上,后背被迫微躬,臀 部自然而然的崛起一个唯美的弧度…
 
  这是要插入的节奏…她醒悟。
 
  「啊,不要,不要,我不要…」
 
  腰肢被手把住,她本能的晃动臀部,两条大长腿不配合的原地来回摆动着, 阻止阳根的插入、
 
  菊管自臀间摇摆,别具一番风情,那姿态、简直让人心中凌乱不堪、
 
  搁在她盆腔的一只手突然消失,张彩霞将要放的的心还没等到松缓。
 
  骤然,那只手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狠狠的一揉。
 
  「啊~」
 
  剧痛如潮水…滚滚而来。
 
  她的臀部下意识用力,肛门里的液体瞬间被顶出体外,涌上她挂在胸前的内 肠袋中。
 
  哗啦啦,张彩霞睁着眼睛,看暗黄色液体涌动,汇入输液袋,眼泪哗哗的流 …
 
  与此同时!
 
  火热而又带着粗硬的阳根,插入她的小穴里。
 
  直捣黄龙!
 
  砰!
 
  交合的身躯紧紧的糅合在一起,阳根带有灼热滚烫的气息从下体袅袅升起, 瞬间充溺全身。
 
  「呃…不要…」
 
  张彩霞声音低不可闻,心理明明很抗拒,可小穴紧紧锢着的阳根又无形中生 出一种充实感。
 
  田螺穴的特征完全显露出来,她的小穴犹如吸盘紧紧的裹住阳根,男人脸上 僵硬的表情被爽感替代。
 
  一股水流自肛门挤压而出…
 
  瞬间的舒畅感,使得张彩霞看着胸前的内肠袋也没那么的恶心了…
 
  「咯咯…」狐露笑,没想到人体的压力竟然有那么大,菊管中的液体逆流进 入输液袋。
 
  啪啪啪…
 
  不要…不要…
 
  大战开始!
 
  啪啪啪…
 
  张彩霞俏脸黯然,显得十分抗拒,相对的,又她好像迎合男人的阳根抽插… 
  拥有田螺穴的她,感官无比清晰,膣道的螺旋状,每次男根的抽插她都有切 身心体会。
 
  激烈的碰撞,速度与激情的燃烧,小穴紧紧箍含的阳根带给她身心的冲击感 。
 
  明明理智很抗拒,嘴中依稀喊着,不要,不要…身体的原始本能却失去控制 一般,迎合男人的阳根。
 
  一下、一下,直抵膣道深处。
 
  「啊…喔…喔…喔…」
 
  男人强壮的臂弯紧紧按住她的盆腔。阳根龟头炙热的精液,无所忌惮的喷洒 在她的子宫里。
 
  张彩霞浪叫不止。
 
  精液宛如岩浆在子宫扩散,直至铺满全身,她好像被冲上云霄,忘乎所以。 
  「怎么会这样?唔唔…」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迷惘,这不是自己,不是…张 彩霞不原谅自己。
 
  修长妖娆身躯,雾气蒸绕,高潮开始回落,而她又开始抗拒。
 
  身后的男人拨出阳根,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
 
  ……………
 
  面对面,男人的五官清晰的映入她的脑海,男人喉咙浓烈而压抑的气息扑面 而来…
 
  她忽闪忽闪眼眸注视男人,火热的阳根在她小腹乱窜…
 
  在她错愕的表情中,身前男人,阳根一挺而进、精液又被新占据的阳根堵住 …
 
  「噗!」
 
  「呃,你…你…唔…」
 
  张彩霞一下子明白。
 
  新的一轮大战开始了…
 
  狐露在一旁看的有滋有味,靓丽的脸上风情展露,手情不自禁的揉搓自己丰 满的乳房。
 
  张彩霞用手推搡男人的胸膛,试图把男人推开,突然间,她激灵灵的一个哆 嗦。
 
  两只大手在狠狠的揉搓她的臀瓣,肛门的菊管摩擦,使她的感官无比的清晰 ,肛门处于本能做出往外排泄的举动。
 
  「嗯!呃!」
 
  暗流涌动!
 
  她的肛门涌出一股暗黄色液体顺着菊管延伸的地方流动…
 
  项圈上挂着的内肠袋,滴答滴答声响起…
 
  一想到自己体内的排泄物在自己脖子下方挂着,张彩霞连忙把眼睛闭上。 
  砰!
 
  闭着眼眸的她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猛的被抱紧,臀瓣两只大手紧紧的一勒 。
 
  只听砰的一声,男人下体跟她的小穴来了一个亲密无缝的接触…
 
  阳根直抵她的子宫花蕾、
 
  「吖!」
 
  毫无防备的她眼眸瞬间闪现泪水,臀部肛门一下松懈。
 
  咕溜,咕溜~
 
  「呃,不,不要…唔…唔…」
 
  胸前的内肠袋,暗黄色液体顺流而下,在张彩霞注视和哀呼声中,液体再次 涌进她的体内。
 
  凉涩的颗粒感,小腹的痛还没来得及挣扎…
 
  啪啪啪…
 
  男人的抽插开始了。
 
  「啊…喔…」
 
  充满矛盾的娇啼从她口中发出…
 
  痛苦和淫欲交织在一起,根本就分不清。
 
  「啊…啊…啊」
 
  张彩霞理性的试图与男人拉开距离,可是站立式的姿态只能微微拱起臀部… 
  男人的肚子与自己的小腹贴合,每一次的碰撞,都让她痛而快乐着…
 
  受到碰撞的小腹,肛门连接的菊管犹如喷泉一般,暗黄色液体在菊管中随着 抽插而进进出出…
 
  如浪花一朵朵、
 
  张彩霞完全凌乱,可神智偏偏清醒…
 
  恍然间,她心里在比较先后两个男人有何不同…。
 
  前者是从背后插进去的,力道十足,却总感觉插得不够深,因为站立的她臀 肉有些碍事导致。
 
  而现在是面对面插入,后劲十足,每一次抽插都能触到她的子宫壁,让她非 常有充实感。
 
  啪啪啪……
 
  张彩霞胡思乱想。
 
  「再…用…点…力…」
 
  她呢喃着,话一出口,人好像大梦初醒,这……刚才是自己…说的…话…吗 ?
 
  「啊。不。可能…呜呜…」
 
  男人浑身汗水淋漓,抽插的度愈加快捷,很明显是到了最后冲刺阶段。 
  啪啪啪啪…砰!
 
  臀瓣两只大手狠狠地一唑,砰的一声响,紧紧贴合的身体仿佛要糅合一起似 的。
 
  肛门菊管中液体喷薄而出,一直往上涌…
 
  直到这时。张彩霞的身体好似才反应过来…
 
  喔:-O…………
 
  她本来挣扎的双手紧紧的搂住男人,指甲在后背上划下一道道鲜艳的血痕。 
  两条大长腿自然而然的盘在男人的腰上,阳根喷射出的精液让她欲火焚身。 
  雪白修长的背脊犹自颤动,她像八爪鱼一样挂在男人身体上,这完全是出自 她的本能。
 
  「呃…怎么会这样…呜呜…」
 
  她俏脸上泪珠滚滚,张彩霞迷茫了,身体仿佛不受控制,完全忘我,怎么会 这样?
 
  不是她的初衷,好像自己的肉体背叛了自己,怎么会这样?
 
  张彩霞哭泣着,她没有留意,甚至没有意识到,连接菊管的肛门不停的翻卷 蠕动。
 
  而菊管中的液体跟着涌动,如,潮涨潮落、
 
  「呜呜…」
 
  当她发现自己挂在男人的身上,她慌忙松开环绕男人,双腿同时着地、 
  紧贴的肌肤有了一丝缝隙,松懈下来的身体,暗黄色液体没有压力的支撑, 瞬间,再一次一拥而进、
 
  「呃、、、不……」
 
  她嘶鸣,她脖颈项圈挂着的内肠袋,在她的注视下,一点点减少,直到完全 真空。
 
  她感受到,贴在身上的菊管,液体在肌肤滑动的触感,进入肛口涩涩的颗粒 感。
 
  长时间的摧残,她的小腹好像也适应,虽然依然胀痛,却麻木的让她忘记了 痛、
 
  唯有凸起的轮廓依然那么张扬。
 
  「吁………」
 
  张彩霞酥胸乱颤,嘴中吐出一口气,久违的炙热开始褪去,她能感受到小穴 里的阳根不在坚挺粗大…
 
  而怪异的是,膣道依然紧紧的包含,阳根细,膣道缩,「田螺穴」的优点无 形中显出…
 
  高挑纤细的身姿随着阳根的拨出,备受摧残的身心再也支持不住,她慢慢的 往下坠去…
 
  噗!
 
  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擎天的阳根以肉眼能看到的轮廓被张彩霞坐进小穴里去…
 
  粗扩、坚硬、又带着跳动的烫,瞬间浓浓的充实感再一次填满她的子宫。 
  「啊?」
 
  下一刻,她惊醒过来,臀下的肉垫以及仰躺中男人的脸映入眼睑…
 
  「啊不,真的…不行了…不能插…了…呜呜…明天…好不好…今天真的…呜 呜…不行了…」
 
  张彩霞哀求,她挣扎着要站起来,左右分别男人劫持,她的挣扎毫无意义。 
  臀瓣被拍打,示意她动起来…
 
  「不要了,放过我这次,好不好…明天再来,可以吗?」她俏脸眼泪不停的 掉落,哀求面前三个男人。
 
  精致的脸蛋,尽是哀求,酥胸微颤,修长的脖颈因为垂挂的内肠袋而显得另 类。
 
  左边的男人伸手把菊管从她脖颈上解下来,这让张彩霞以为自己的话语打动 了男人。
 
  低于身体的菊管引起连锁反应,坐立的她隆起的小腹发出咕噜噜的声响,臀 瓣肛门喷涌而出…
 
  「呃…喔:-O」
 
  张彩霞不由的发出舒爽的呻吟,目视内肠袋鼓胀的液体,而她的小腹正在恢 复平摊。
 
  「谢谢…谢谢…」
 
  她带着感激而又复杂的心情开口…
 
  鼓鼓囊囊的内肠袋,充斥着恶心的颜色,张彩霞刚要松口气,倏然,内肠袋 高高举起~
 
  水往低处流的特性再一次得到验证。
 
  哗…
 
  凉涩,肛肉感受的颗粒状物体再一次体会到…
 
  循环往复,三男战一女,永无休止。
 
  「啊,不要…」
 
  与此同时,小穴的阳根动了起来,她的手臂被男人拉扯,身躯开始一起一伏 。
 
  阳根的柱身随着拉扯时隐时现…
 
  噗…
 
  呲…
 
  噗…
 
  ……
 
  二男协助,一男进攻。
 
  双管齐下…。
 
  「呜呜…呃…呃…」
 
  肛门涌进的液体犹如一条水龙,在她的小腹中翻滚,小穴的阳根带给她无尽 的炙热。
 
  前有火。后有水。犹如冰火两重天。让她痛又快乐着。
 
  噗…
 
  呲…
 
  她在男人的胁从下,小穴吞着阳根不急不缓的进进出出…
 
  速度根本不能跟肛门的水龙相比、
 
  这使得张彩霞小穴的火热爽感如同星星之火刚刚燃起就被浇灭一般,让她无 限的欲火难平,留恋不舍、。
 
  臀部坐下,阳根到底,激爽还未来的及感受,阳根一触即离,臀璧抬起… 
  来来走走,断断续续,小腹的痛跟小穴的爽根本不成比例。
 
  她下意识的扭动起来…
 
  体内的淫欲瞬间燃烧,充斥她的身心,让她完全忘我。
 
  噗噗噗…
 
  噗噗噗…
 
  男人根本不用协助,她的原始本能欲望初始下,迎合阳根,疯狂扭动起来… 
  「喔,快,再快点…」
 
  「好爽…喔:-O,要飞了…」
 
  她口不遮掩,浪叫连连,面如桃花盛开,双手揉着自己的乳房,做出妖娆诱 人的动作。
 
  她时不时的的抚摸自己隆起的小腹,姿势迷离,
 
  「喔:-O…爽死啦…爽死啦…呜呜…」
 
  张彩霞似笑非哭。
 
  一旁狐露观察最为仔细,那是神智一瞬清醒,不过马上又被淫欲左右的症状 。
 
  噗噗噗!
 
  小小房间,温度骤然提升,空气中荡漾着浓浓荷尔蒙的气息…
 
  噗噗声,呲呲声,莺啼声、汩汩声、声声不绝…
 
  奏起一场愈演愈烈的交响乐。
 
  酥胸乱颤、淫魔乱舞,张彩霞意乱神迷,沉浸在阳根带来的淫和欲。
 
  雪白笔挺背脊上下起伏着,愈来愈快、表彰着既将达到巅峰的到来。
 
  呲…
 
  她剧烈起伏的身躯忽然静止…
 
  给人一种很不协调感,就像高速行驶的轿车突然来了个紧急刹车,让人有眩 晕呕吐的不适感一般。
 
  只见、
 
  她双腿缓缓呈站起的姿态,小穴插得阳根显露出来,随着她的拔高,阳根露 的柱身越长…
 
  直至、既将看到龟头的沟壑。
 
  下一刻、
 
  张彩霞猛然坐下…
 
  噗砰!!
 
  「喔:-O………………………」
 
  犹如杜鹃鸟的莺啼叫从张彩霞口中发出,高昂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
 
  精液激射,心灵与肉体,源于灵魂的爽,张彩霞眸眼迷离,完全迷失了自我 。
 
  汗迹在她的身躯披上一层油光的银辉,持续的战斗,体力早已透支不堪。 
  披肩长发湿漉漉的、凌乱的贴在她的背脊上,微微抬头的她再也支撑不住… 
  仰面朝天缓缓的倒下去…
 
  冽开的大腿,小穴终于脱离了阳根的侵占…
 
  呲…
 
  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
 
  哗…嗤啦…
 
  微黄的水流划出一道弧痕、
 
  疑似瀑布落九天…
 
  尽都洒在男人的脸上。
 
  她小便失禁了,尽情的、开闸放水…
 
  四肢犹如痉挛突兀的乱踢乱动…
 
  良久张彩霞终于恢复正常,突然她抬头环视,眼中恢复一刹那的清明。 
  转而,头咚的一声,再次昏迷过去、
 
  ******************
 
  终于写完了,地下的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就要转到明处了。
 
  想了一下,从头看的狼友,可能知道开端的项圈标志是从27号开始的。 
  而1.2.3号和8号后露面了,那么其余的暂时还没有。
 
  以前写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其余的算是坑。可写可不写。
 
  想了一下,接下来如果我继续写的话就会向都市发展,而且是类似穿越的发 展。
 
  比如,15号奴隶是医道官途的宝儿
 
  17号是终极教师里面的陆朝歌
 
  二十号是日本的苍井空、、、
 
  或者等等等等。
 
  所以呢,想要看的爽,请移动手指点心吧,那样我才会动力。
 
  「未完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