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泄欲人形的养成】03【作者nomokid】 - 绿岛快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62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3)

  「对对对,你的手机我有看到,好好好,我帮你送过去,好,我会马上过去。」
  早上还说晚上想要赶工作,不想跟他一起出门去陪那些猪朋狗友喝酒的,结果现在都大半夜了,他却打过来一直卢着要我帮他找手机过去。

  老爹都没有想过每次他的酒友看到我跟着过去,总是用灼热的视线打量着我,那些视线像X光机一般,彷彿看透了我的衣物,打量着我赤裸的肉体。那些老男人们总是色咪咪的盯着我,满嘴叫我美女,美人儿的,虽然有时候满享受偶尔被他们吃吃嘴上豆腐,但我不会喝酒也不太会聊天,跟着一群色老头在那边乾坐着实在没意思,所以我也少跟着老爹去这些场合。

  老爹的酒友,李伯伯把在附近老旧社区里的旧房子用隔音板稍微装潢了一下,弄了个卡啦OK中心,反正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十几户房子,还有住人的没几户,还多半是李伯伯的老邻居,吵到三更半夜都没人管,也就成了老爹他们几个猪朋狗友喝酒打闹的固定场所。

  「伯伯,我来找我家老爹。」

  我熟门熟路的拉开掩下的铁门,看来酒会是都散了。没听到那些五音不全用力嘶吼的的歌声,点唱机的萤幕没有老派的风景美女,只剩下蓝色的点歌画面。
  老爹倒卧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李伯伯则坐在地上,手中的半杯酒摇摇欲坠,他两眼迷濛的看着我,「小妹,你来了,赶快把这个老混蛋带回去吧,喝都喝瘫了,老谢跟老纪都不晓得走多久了。」

  我对着李伯伯笑了笑,用力推了推老爹没有反应,我摇摇头,他又喝得烂醉了。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又推又拍的,老爹就是没醒,完全没反应,我叹了口气,坐在老爹身边。

  「李伯伯,你们又弄的这么乱,明天李妈来扫地又要对你发脾气了。」
  啃过的鸡骨头,咬碎的瓜子壳,还有吐过槟榔渣的塑胶杯,把桌子堆得一点空间都没有。

  「哈……哈……小妹看小张他一时也爬不起来,你来帮我整理一下。」
  李伯伯也真会使唤人。

  「好啦,好啦,你没看我在收了。」

  每次这些老男人喝完酒就丢着不管,李伯伯的太太都不晓得发过几次脾气跟他们抱怨过几次了,却还总是都弄得乱七八糟的,怎么都学不乖。

  「小妹阿,你真不能喝酒阿?」

  「还说呢,你们那天逼我了口酒,害我吐得稀哩哗啦的,不能喝啦。」
  我收拾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的餐具,李伯伯还坐在铺着人造地毯的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我聊着。

  今天我身上套着一件宽松的露肩T恤,绕颈的黑色绑带内衣,一件牛仔热裤,看起来可爱的打扮,却容易走光。弯腰整理桌子,一个没遮掩,就让李伯伯两眼发光的盯着我领口内的小巧的黑色半圆直看。

  「你在看哪里啦,真的很讨厌你们这些色老头。」

  被李伯伯盯得很不自在,我这才发现春光外泄了,连忙拉紧了领口,娇嗔对他发脾气。

  「小张不晓得怎么有福气找到你这么漂亮的伴,我老李那婆娘,奶子都垂到肚皮去了。」

  「李伯伯,你别说了,我等一下打给李妈告状。」

  我连白了他好几眼,把手上的抹布丢给李伯伯。

  「剩下的给你整理,我去厨房洗碗……」我端着碗盘向厨房走去。

  这里的厨房在房子的最里侧,不晓得是之后才改建的还是老式房子都这样,砖块跟水泥砌成的瓦斯炉台跟水槽流理台,佔据了厨房大半的空间,厨房的最角落,水槽旁边,甚至还看得到一个半人高满是灰尘,空洞洞以前专门收纳瓦斯桶的水泥橱柜。只有一个黄色的传统灯泡在头上,整个厨房阴阴暗暗的。

  我才刚把那些油腻的碗盘丢进水槽里,弯身准备清洗,李伯伯后脚就跟了进来。

  「你怎么进来了。」

  我疑惑的问着李伯伯,看着李伯伯叼着菸,在门边的冰箱不知道翻找什么,也就没想太多。他过了一会儿才在我身后开口:「小妹,你真看不出来是个男人阿。」

  「蛤?李伯伯,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听到关键字,惊吓的停下洗碗的动作回望他。

  「不要装了,你那个老爹,小张他阿,每次喝醉酒就要把你跟他的事情讲一次。」

  「我……」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回应他,老爹明明说他从来没有说出去过阿。

  李伯伯接着说:「小张根本不知道他喝醉之后都说了些什么。他总说你骚得可以,说他能够干到你,是你自卫的时候根本不锁门,屁股对着门,趴在地上喊着要被干死,要被有鸡巴的男人干死,是不是阿?」

  「李伯伯,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我……你让我出去,我要回去了。」
  我有点难堪,低着头想要走出厨房,但出去的路,被李伯伯挡着。

  「小妹,你害羞了阿,耳根这么红……你看,伯伯也有鸡巴阿!嘿嘿……」
  李伯伯挡着离开厨房的路,不让我出去,还伸手想要摸我的脸,我撇过头,不让他摸,但却被他顺势用力的掐了胸部一把。

  「阿……不要这样……」我连忙抱着胸又向后退去。

  「小妹,你这么漂亮,李伯伯怎么都不相信你是男的。」

  「我是男的,我是男的,你别对我乱来。」

  我连忙回应他,但李伯伯逐步逼近的身影把我压迫得靠在水槽边缘,他的双手直接袭上我的胸部,「你的胸部这么柔软,怎么说自己是男的呢?」

  他的手用力的挤压,我紧抿着嘴唇怕我疼的喊叫,也没想到只要我大声一喊,说不定外面那人就会惊醒,就会来救我。

  「你……不要……拜託你……」

  伯伯的大手把我的身体柔捏的发烫,话也说得断断续续的:「小妹你要怎么证明你是男的?」

  李伯伯已经把我的内衣整个扯开,还想要缭开我的上衣。

  「不要……不要……不要再捏了……」我抓着衣服下摆不让他得逞,我苦苦的哀求他。

  「好,好,伯伯不捏,但是小妹你把裤子脱掉,让伯伯检查检查?」

  我没有办法,点了点头。我靠在洗手槽边缘,不再反抗的让他把我的裤头解开,让他拉下我的热裤,我的内裤,露出我丑陋的下体。

  「咦?没有东西?」

  我的双腿被他拉开,他惊讶的蹲下去看着我那氾出异样塑胶光泽的下体。我闭上眼睛,侧过脸,「我……我把它收起来了,塞到体内,用皮肤胶黏起来……
  老……老爹他不喜欢看到那个……「

  我断断续续的解释着,为什么这个下体没有男人的阳具也没有女人的骚缝,李伯伯好奇的蹲下打量我那不男不女的下身,还嗅了嗅,「毛还剃光光,看起来真骚。」

  李伯伯他说完伸手摸了摸了我档部那微微突出的尿口一下,我促不提防的被刺激得漏了两滴尿出来。

  「阿……你……怎么……不行啦……你……不要啦……很髒……」

  李伯伯的手搓揉搓了那不小心渗出的液体,还用舌头嚐了嚐。「这个可以弄掉吗?」李伯伯又好奇的摸了摸。

  「可……可以……可是要除胶……除胶剂在家里……」

  伯伯要我坐在水泥的流理台边缘,他尝试着要从缝隙中把黏合的皮肤剥开,但只稍微撕开了一点点,我就疼得要他住手。伯伯停了手,却开始对着那短短圆圆的小孔又是舔弄又是吸吮的。

  「嗯……嗯……不要……快住手……太敏感了……嗯……」

  最敏感的部份被他快速的舔弄跟吸吮,明明想要大声地呻吟,却又害怕呻吟的声音被外面那人听到,只能双腿夹着他的头,我轻声地求饶想要他放过我,但他乾脆就装作没听见,反而更用力的吸吮着。

  「不可以这样,不要吸了……恩……求你……阿……好奇怪……好奇怪……」
  我微弱的呻吟却助长着他的兴致。第一次被人这样的舔着肮髒的排尿口,被刺激的不断扭动着身体。感到我的体内有什么东西,被伯伯的吸吮给引了出来。
  「哈……哈……哈……糟了……恩……不行……放开我放开我……」

  我用力的推开了他的头,但是来不急了,我只能将屁股用力的往后,李伯伯的吸吮居然让我无法控制的将尿液排放出来。一时间厨房只有水槽里稀里哗啦的水声。

  我前倾着身体,摀着耳朵等待着尴尬的水声过去,而李伯伯在旁边吹嘘着,「嘿嘿嘿,小妹,吸到失禁爽不爽阿?伯伯告诉你,就算是伯伯最喜欢吸妓女的髒阴道了,每次听到他们被吸得唉唉叫,就觉得很爽,最喜欢吸到让他们高潮,最好可以潮吹在伯伯的脸上。李伯伯第一次吸人妖,果然跟妓女一样,一被吸,就不断的唉唉叫。」

  水声从哗啦哗啦的水柱变成了稀稀哩哩的迳流。

  「你跟我说,刚刚那样你爽不爽?」

  「很……很奇怪……」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就说你根本不像男的?跟女生一样会潮吹!!」

  「不……没有……我没有潮吹……」我摇摇头。

  「对,女生叫这个叫潮吹,你是男扮女装的人妖,人妖漏尿要叫什么呢?」
  「我……我不知道……」

  「小张干你有没有干到你漏尿过?」

  「……」

  「嗯?不说话?」

  我埋在腿间的头被李伯伯拉起,昏黄的灯光在他背后,把他的前脸打成一片阴影看不清楚,只有眼睛,他的眼睛发出晶亮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你的老爹干你的时候有没有让你爽过阿?他有把你干得哭天抢地,但他有没有把你干得漏尿阿?」

  「……没……没有」

  「刚刚伯伯这样弄你,你爽不爽阿?」

  「有点奇怪……有点酥麻……又很有快感……伯伯不要问我了,人家……人家不知道……」

  「想不想再体验一次刚刚的感觉?」

  「……想」

  「还是你把你的大屁股转过去,让伯伯干你,干到你失禁阿?」

  「李伯伯……」

  「怎么了,说。」

  「先……先拉我一把……我腰都没有力气了,爬不起来……」

  排尿排完了,但我的下腹还在颤抖,根本无法起身。理智在尿液的浊气中逐渐的崩解,被李伯伯强制问答的大脑被情欲塞满。他一直不断把我跟那些出卖灵肉的妓女相提并论,彷彿被他当作下贱的物品,我的菊穴好痒,好空虚,好想要有一根粗大的阳具就这样插进去,用力的猛烈的撞击我。

  伯伯笑着双手插着我的腋下把我抱下了流理台。屁股被尿液溅湿,现在液体正沿着光滑细緻的大腿肌肤滴滴答答的滑落。我的头脑觉得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但是内心正在期待着,期待着男人进一步享用我的身体,侵佔我淫秽的小穴。他一放我落地,我就状似无力的跪坐在地上,我的衣摆被他缭高,我高举着双手任他将我的外衣褪去。胸罩的绑带被我解下,小巧的前胸,粉嫩的乳点,在他眼前轻晃,上头还有微红的掌印。

  「伯伯,你看,弄得人家的胸部都是你的手印。」

  明明是在抱怨,声音却甜腻的引诱他,勾引他,想要他的手再度侵袭上来,想要他更激烈的搓揉我蹂躏我。我从下方抬头望着他,余光盯着他的跨下,看着他的裤子挺起,鼓着一个大包。我小嘴微张,轻轻吐着舌尖舐了舐嘴唇。

  伯伯看懂了我的暗示。他把他坚硬的肉棒从裤缝中解放出来,龟头散发浓浓的气味诱惑着我赶快将它含住。我慢慢的,紧紧的将阳物从根部握住,搓揉了两下。我挺起身体让那腥臭的龟头能够画过我嫩嫩的乳尖,画过我浅浅的沟壑,然后用吐出舌头轻轻的舔拭,把龟头上的汙渍一一的给擦去。

  「呜……」伯伯忍不住的发出低喘。

  伯伯的阴茎不长,我一只手就能握住,舌尖沿着龟头中线轻轻的划向底部,伯伯的阴茎就倚靠在我的脸上磨蹭。然后我又从根部慢慢的舔舐向前,感受龟头前端分泌的液体正兴奋的滴下,在我脸上留下点点痕迹。

  「嗯……阿嗯……」终於,我的嘴包覆了那湿润的突出物,感受它跳动的脉博。我的头微微晃动,贝齿轻轻刮过龟头的前端,嘴唇轻动,我在那龟头的冠部挑动着他。

  「嘴巴张大点!」

  伯伯受不了我的挑逗,他的龟头涨红,阴茎又粗硬了一点,上面满是上浮的青筋。他拨开我握住阴茎的手,抓着我的头,「快点,嘴张大点!含进去一点,妈的,这么骚,老子快要受不了了。」

  他硬是扩张了我的下巴,挤进了我的小嘴,用力的佔满了我的嘴。

  「嗯……」他猴急的捧着我的头,屁股一挺一挺的往我嘴里送,开始抽插了起来,我的心跳得好快,想到我的男人还在外面的沙发睡着,我却在吃着另外一个老男人的鸡巴,不知为什么觉得好刺激,我两手扶在他的大腿上,配合着他的摆动吸吮着。每一次的进出都把我的嘴巴扩张得更开,让我分泌更多的口水,我的口水把他的鸡巴弄的湿润润的,还不断的从嘴角往下滴,连他不断撞击我下巴的子孙袋上也都是我的分泌物。

  「啊……好会吸……嗯……你这骚嘴……停一下,停一下……喔……忍不住了……」

  才抽插没几下,李伯伯突然停止了动作,用力按住我的头,把我的头使劲往内按,我的鼻头被他泛白的阴毛给淹没,他一下一下猛烈地抽搐,一股温热的精液喷了出来,好大的一股啊,都射 在了我的嘴里。

  伯伯喷射出来的量很多,我的小嘴根本容纳不下,我呛咳着推开了他,但他居然还又猛烈的喷射了第二波,精液就这样喷洒到我的脸上、胸口、还有洁白的大腿。鹹鹹的、黏黏的、腥腥的,我不自主的将嘴中的精液吞进肚内,接着又我把身上、脸上的精液括进嘴巴中,像是偷吃果酱一样,吃完了还吸吮自己的手指,一副意犹未尽的舔着。明明应该是腥臭的味道却让越吃越停不下来,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彷彿这才应该是我的主食一般。

  「鸡巴上还有精液,吃掉!」

  我顺从的张开嘴再度含住他的鸡鸡,把上面的精液用舌头舔吃掉。

  「操你这个骚人妖!喔……鸡巴刚射完,太敏感了,受不了,轻点。」
  感受着他的阴茎在我嘴中逐渐软化变小,我想着怎么不像大叔一样可以吸着吸着又越来越硬呢?於是我加大了吸吮的力度。

  「啊……啊……啊……啊……」

  伯伯痛苦的压低声音,一边喊着受不了,一边弯下腰把屁股往后缩。他弯着腰,用手将我的头往外推,他站都站不稳了,靠在瓦斯炉边喘气。

  我还蹲在他身前,我将双腿岔开,露出我赤裸的身体,那不男不女的阴部微微的泛着水光。我是淫荡无比的贱人妖,是条淫荡的引诱雄性来干的母狗。
  「你跟我家的哈利一样都爱乱尿尿。」

  李伯伯喘着气,看着蹲在一边的我,他指着地上的小浮水印对我说。

  「我……我才没有……那个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你那个被尿溅湿的大屁股滴下来的吗?喔,对也有可能是你刚刚滴下来的口水对不对,你这只爱尿尿的母狗,看到大肉棒就流口水的骚母狗。」

  我故作委屈的看着他,但是下半身被感到满涨的疼痛,刚想说些什么,这时却从厨房外传来老爹的声音。

  「老李,老李,你在厨房吗?帮我弄杯水。马的,今天你怎么这么勤劳,什么东西都收走了,口乾死了。」

  老爹的声音似乎越走越近,我赤裸的身体来不急穿上衣服了,我连忙的把地上的衣物抓在手中,打开放瓦斯桶的柜子,不顾里面满是蛛丝跟灰尘就弯腰蹲坐进去,李伯伯也赶忙一手拉起他的裤头一手帮我将柜子门阖上。老爹的声音就已经出现在厨房内了。

  「老李,你……喔……你在洗碗阿,怎么,也会怕你家的婆娘阿,都几点了还在厨房里洗碗盘。」

  「水在那边,你赶快喝了吧,我还要收拾碗盘呢。」

  「对了,小妹呢?她有拿手机来吧,我看到我的手机在桌子上,阿怎么没看到人?」

  「她……她……她……」李伯伯吱吱呜呜的,我紧张的抓着双手,害怕李伯伯漏馅,

  「她看你在睡觉,摇了两下叫不醒就走了……」

  「……这样阿……我睡糊涂了,还以为你们刚刚在厨房里讲话勒。」

  老爹似乎酒还没醒,也没深究。

  「是阿,每次都喝得这么醉,这么晚了,你也该回去了吧。」

  李伯伯想赶快把老爹打发走,但老爹却缠着他东聊西辽的,他靠在橱柜门板上动来动去的,整个门板框当框当的响。

  「去去去,你站在那边吵我做事情,酒醒了赶快回家。」

  「赶什么赶,走走走,陪我去街角喝鱼汤去。」

  酒意还没退掉的老爹卢着李伯伯不放,我躲在黑暗的柜子里面,听着不断框当框当的声音,一颗心跳得贼快。李伯伯迫於无奈,跟着老爹走出了厨房。
  听着外面传来铁门拉下的声音,紧张的心情听到铁门拉下的声音才慢慢平复。
  我抱着膝坐在这漆黑狭窄的环境,一动也不能动,感到自己雪白的屁股现在一定黏了不少昏沉跟蜘蛛丝,我奋力的在狭窄的橱柜里将自己弄成跪姿,想要钻出橱柜,但那扇塑胶门却纹风不动。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