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爱就捣蛋】作者不详 - 绿岛快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不给爱就捣蛋


字数:62752字
下载次数: 48





  男主角:安轾汹
  女主角:冉蔷薇
  其他人物:珍妮,马晶晶
  情节:师生恋


                楔子

  她的名字叫冉蔷薇。

  五岁以前,她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独生女的关系,让她犹如小公主般受尽所有人的宠爱。

  富裕的家境并非让她养成骄纵任性的坏脾气,在长辈的眼中,她温驯、听话,让每个见到她的人都不禁为她的乖巧称赞几句。

  七岁那年,母亲将她送进贵族学校,或许是有钱人家免不了会有比较的心态,所谓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就连孩子们也感染了心高气傲的习性,无论是成绩、外表、财力,都卯足了劲欲争第一,而「分数」仿佛就代表了一个人的水准高低。
  想当然耳,冉蔷薇的温和无争便成了她最大的致命伤。

  一夕之间,她不再是人人捧在手掌心上的小公主,反而变成任凭同学们差遣的小女仆了。

  在这弱肉强食的竞争中,她的成绩总是吊车尾的十名之内,而比起其他女孩,她甜美的长相和好欺负被画上了等号。

  为了不被讨厌,她好心替大家买饮料,努力想博得同学的好感,却得天天当值日生倒垃圾。

  就这样,她服务大众的热心「感动」了大家,让每位同学拼命将责任往她身上推,她以为这样至少也算是个好好小姐,却不知道在大家的心目中,她根本只是免钱的菲佣。

  这样悲惨的日子持续到国二那年,父亲再也受不了她满江红的低分考卷,请来一位大二资优生安轾汹当她的家教老师,试图扭转她总是低空飞过的烂成绩。
  冉蔷薇十分的怕生,虽然安轾汹看起来就像个和善无害的大哥哥,却仍令她紧张害羞,不过安轾汹之所以年纪轻轻便让许多家长争相聘请,不仅是他榜首的优异成绩,还有他上课的专业指导,让学生能掌握住每一道题目的解答技巧,且使用的比喻也非常逗趣新奇,只要是上过他课程的学生,无一不竖起大拇指赞赏的。

  安轾汹和冉蔷薇的师长关系大约近两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她的考试排名可说是突飞猛进,不但让冉氏夫妻对安轾汹视如亲人,任何节日聚餐绝对少不了他的参与;在冉蔷薇的眼中,安轾汹俨然已成为她崇拜的偶像。

  讲出来确实好笑,但她必须承认,安轾汹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朋友。
  安轾汹对她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她父母不在的时候,他会在家里陪她看影片;月考前夕,他会陪她念书到三更半夜;_ 无聊发慌的时候,他会陪她出门逛街,甚至她在学校里所有不平的遭遇也只有他知道,会心疼她替她想办法,但她已经太习惯当大家的跑腿,比起班上女生花枝招展的打扮,平凡的她在群体中总是低着头,就算大伙儿接近她的目的全是为了要她帮忙,也好过被排挤厌恶。
  那时候的她是这么想的。

  她只要有他陪伴在身边,即使每天做好几人份的打扫工作、跑无数趟的福利社,其实也不是什么多令人难受的事。

  对,只要有他。

  高二那年的圣诞节,他说要带她去吃火鸡大餐,天知道她为此乐不可支,花了三个钟头就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些,她心情雀跃得像是和爱人初次约会一般,而她心里也早认定他们这样紧密的关系就是男女朋友,纵使他从来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但少女情怀总是诗,他的绅士与温柔,都会令她对他的爱不断加分。
  然而一到餐厅的刹那,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蔷薇,我帮你介绍,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昨天才从美国赶回来而已,你叫她珍妮就可以了。」安轾汹笑吟吟地道。

  她当场一震,满心喜悦立即让这青天霹雳斩成两半。

  「她就是你常在即时通提起的蔷薇?」珍妮很明显的表露出不屑。

  「是啊!是个很可爱的小妹妹吧?」安轾汹浑然不觉的想建立起她们的友好关系。

  「哦!你说是就是罗!」珍妮敷衍的举起鸡尾酒朝冉蔷薇致意,「来吧!初次见面,我敬你一杯!」

  「你好……」冉蔷薇怯怯地颔首,看着珍妮豪迈的一口饮尽,她的心却飘浮在万丈高的天空,仿佛随时会坠落粉碎。

  「蔷薇,你意思意思就好,别学珍妮的喝法。」安轾汹叮咛着。

  「我知道。」

  「轾汹,我去洗手间补个妆,等我回来才能开动喔!」珍妮是个非常注重仪容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保持最完美的姿态。

  「都要吃饭了还补什么妆?」安轾汹握住珍妮的手。等她去弄好,他和蔷薇就要饿扁了。

  「男人不懂的啦!」珍妮推开他,拿了化妆包便离开了座位。

  「真龟毛!」他没辙地摇摇头,再度面对冉蔷薇说说笑笑的。「蔷薇,肚子饿的话就先吃点餐包吧!」

  「嗯!」她轻声应道,目光胶着在玻璃酒杯映照出的素净小脸,她纤细的小手重复握了又放,头一次有种想紧紧抓住什么东西的冲动……


                第一章

  微风徐徐地吹,街道两旁的红砖道上布满了凋零的凤凰花。在这个事事讲求效率的社会里,每辆车皆疾速穿梭在大马路上,唯有一人睡眼惺忪,踏着属于她的慵懒步调走着。

  冉蔷薇提着一只托特包,暗红色的马汀大夫鞋践踏着一地碎花瓣,她身着白色坦克背心及超短蕾丝蓬裙,一双膝上吊带袜露出她一截白皙大腿,灼日光线照射在她头圈,手环、皮带等钉钉扣扣上,仿佛她整个人都闪闪发光了起来。
  将包包甩至肩后,已习惯成为路人放慢脚步审视的她依旧照着自我的步伐行走。其实她很想跷掉今天的课窝在棉被里大睡特睡的,但是教数学的秃头教授和安轾汹调了下午的课,她说什么也得准时报到才行。

  她走进「志远大学」的大门,因为正逢下课时间,许多学生纷纷在教室外走动,她的出现巧妙的让所有人以她为中心,只敢以眼神膜拜她却不敢亲近,如果仔细分辨,甚至还能听见一些新生少男少女对她痴迷般的赞叹。

  不知道算不算是女大十八变,但冉蔷薇确实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平凡小麻雀,或许她还未飞上枝头当凤凰,至少也是令人无一不刮目相看的华丽孔雀。

  距离下堂课的时间尚有十五分钟,她想说到顶楼抽根菸提振不济的精神,孰料刚要爬上楼梯,一张女关公似的严肃面容突然杀了出来,害她差点吓得一拳打过去。

  「这位同学,你不觉得你的穿着打扮太夸张了吗?」女教官双手交握腰后。
  精厉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扫描,仿佛找不到一处合格的地方。

  冉蔷薇不是很想搭理,「志远」的大学生哪个不是穿便服上课,这教官分明在找她碴。

  「你看看你的头发,染成这样像话吗?还有,我强制你现在马上回去换衣服,我会告诉你的老师不记你旷课,但要是明天又让我看到你这模样,你就休想再进教室半步!」女教官义正辞严地道。真不明白现在的年轻女孩脑子里究竟装些什么,居然没事把自己打扮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
  「我又没有犯错,为什么我要听你的?」冉蔷薇可不是任人摆布的泥土,随人家爱怎样就怎样。

  「你……」女教官被她以下犯上的不敬语气激到,气得指向远处三三两两和她穿戴相仿的学生。「冉蔷薇,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你身为三年级的学姊不做好榜样,还让那些学弟、学妹跟着你穿这种不伦不类的衣服,这成何体统?!」
  就水准来看,「志远」虽称不上高等学府,但在私立学校中也是数一数二,而教育局虽然已经解除许多禁令措施,但某些学校仍固守老旧观念,假民主真专制,而「志远」便是其中之一。

  「我不认识他们,少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她知道有一些学生崇拜她,但手脚可是在他们身上,他们想模仿她的风格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吧?

  「你这是什么口气?我教训你是为你好,而且那些学生的父母要是看到他们穿成这样跑来学校理论,你有办法负责吗?!」

  冉蔷薇嗤笑一声。「女教官,你是新来的吗?」

  「我……对,我是应校长聘请来督导你们这些学生的!」冉蔷薇的问法令女教官一阵错愕,随即以迂回的回答稳固她身为长辈的地位。

  「既然你是新来的,那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虽然我不晓得你是从哪间学校转来的,但请你先把『志远』的校规读过一遍比较好,我们学校并没有制服,上课期间不分寒暑假都是以便服为主,所以我还真是搞不懂你叫我站在这里给你骂到底是什么意思。」冉蔷薇说完就猛打呵欠,决定待会儿直接到女厕所抽菸比较省事。

  「冉蔷薇,你竟敢反过来教训我?!」女教官脸色丕变,桃红色的口红随着她张牙舞爪的动作,比鬼故事里的咧嘴女还恐怖。

  「是你搞不清楚状况,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她再嚣张一点,这些领人薪水的导师教官还得感激她才是。

  听说这次「志远」的新生人数大爆满,而且有一大半还是冉蔷薇的粉丝,是仰慕冉蔷薇之名而来,这也是为什么她能以如此特殊的装扮存活到大三仍安然无事的原因。许多资深的教职员都明白她是一棵摇钱树,动了她只是和荷包过意不去而已,而这个新来的女教官大概是还没打探清楚,就想先来个杀一儆百,可惜她真的是搞错对象了。

  「冉蔷薇,你现在跟我回去办公室,我要约谈你的父母到学校来!」女教官怒不可抑。如此顽固的学生,她说什么也要斩草除根,以免她坏了「志远」的校誉!

  「无聊!」上课钟声一响,冉蔷薇率性的踱上楼梯,没空再搭理女教官的小题大作。

     ***    ***    ***    ***

  冉蔷薇没有迟到,准时在点名前抵达教室,然女教官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安轾汹上课不到二十分钟就被广播到校长室,再回来时马上宣布自习,而冉蔷薇则被带到他的职员室里,默默地听他训话。

  「蔷薇,你这莽撞的性子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呢?」安轾汹看来十分的头痛。从她一年级被编派到他的班级开始,惹出来的麻烦事多不胜数,若不是有他向校方维护,她恐怕早被踢出「志远」了。

  「不要问我,你应该很清楚这又是怎么样的情况。」

  其实上一任的女教官会离开也是因为她,当时她只是在顶楼吃她的午饭,却莫名被前女教官劈头乱骂,而且还胡乱造谣她乱搞男女关系、抽菸酗酒等罪名,结果她直接冲到校长室要求对质,刚开始前女教官还硬诬赖她,后来她耍狠的跑到医院检查,确定她仍是完璧之身,并且和几位同学谈好做她的人证,倘若女教官不亲口向她赔罪,她将请律师以毁谤罪告上法庭。

  这一战,冉蔷薇当然是胜者,而那位女教官不但被记过,还辞去了工作,就连之后「心远」的老师们一看到冉蔷薇,都像是洪水猛兽般能避多远就避多远,若真有事,也会委托给安轾汹去传达,谁也不敢冒犯到冉蔷薇这个女魔头。
  「但是你不该这样跟女教官讲话的,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长辈。」安轾汹温和地道。虽然大家都很畏惧冉蔷薇,但他比谁都明了她本性并不坏,只是个性较为直来直往。

  「错了,我没有犯错,是她不该来刁难我。」

  「女教官只是不喜欢你穿得这么招摇到学校来,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女孩都爱漂亮,但是你这种服饰很容易给长辈留下坏印象的。」全校的人都知道只有安轾汹压制得了冉蔷薇,一方面是他富有耐心,而冉蔷薇也只肯乖巧听安轾汹的建言。

  「我全身包得好好的,不算是妨害风化吧?」好笑,她从头到脚也才露出手臂和一小截大腿,比起其他科系那些露乳沟、中空装,她完全看不出自己的穿着哪里不合宜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唉!我该怎么说呢?你难道就不能像以前一样,穿些比较讨喜的小洋装吗?」是他老了吗?她身上那些钉扣连他看了都想摇头了,还有,她两耳至少十来个耳洞,在那细嫩的肌肤上扎那么多的孔,是都不会痛吗?
  「那不适合我。」

  「蔷薇,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听话?」对她,他真的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你觉得我是坏小孩?」她左手托腮,悠闲得像是很享受他的训话,右手则执笔在悔过书上涂鸦。

  「你当然不是,可是人生活在每一个环境里都必须遵守不同的规范,否则只会让很多人不认同你,招来更多的麻烦。」

  「这就是你当双面人的原因?」

  「蔷薇!不准乱说话!」他沉声警告,狭眸偷觑着是否有人听见。

  「别这么紧张行不行?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的神秘兮兮让她颇不以为然,而且她不认为会有人神通广大的单凭她一句话便听出他们之间的「秘密」。
  「你很希望我离开学校?」如果那件事爆发出来,他就算不被解职,也难逃惩罚。

  「你又在威胁我了!」她有些不甘愿的瞪他。她是真的觉得那并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他却总是这么处处防范着。

  她当然不想他离开学校,以她当年的成绩,要考上「志远」最困难的美术系可说是挑战她的最大极限,尤其那年他还忙碌得无法拨空当她的家教,让她只能每天念书念到三更半夜,一刻亦不得松懈。

  「我是在提醒你别老是这么漫不经心、语出惊人!」他弓指弹了下她的额头,又忍不住叨絮,「过两天我带你去换个发型,瞧你把头发东染一块、西染一块的,发质都变干燥了。」

  「不劳你费心,这种小事我自己会处理!」看穿他想改造她的意图。她飞速在悔过书上写下几个字,便起身离开,打算找她几个知心好友消耗时间去。
  卡漫社,是全校人数最少的社团,却占用了最高级的学生会办公室充当教室。
  在这个社团里头,有着堪称精英的四位成员,是校园里人人风靡崇尚的偶像人物,然而「卡漫社」里却无一人真正拥有绘画天分,倒是漫画小说多得足以开一间租书店,入社的团员完全不用做任何事,纯然是剔牙打屁空度闲暇。

  这种社团也能成立?不好意思,「卡漫社」可说是「志远」最红的社团,原因很简单,因为社长是全国学测的榜首兼学生会长邵子骞,权利之大连校长也不见得能动摇他,另外的三位成员则为唐飞、殷海棠和冉蔷薇。

  冲着貌似潘安的邵子骞,年年欲报名「卡漫社」的新生简直像八级大地震似地欲将教室挤爆,但邵子骞这天才资优生可能脑子里的构造和别人不同,在看完所有报名表后决定全部放弃,反而找上唐飞、殷海棠和冉蔷薇这三位,说服他们进入这个有点怪异的「卡漫社」。

  是巧合,也或许是刻意,「卡漫社」的四人不但外貌令人趋之若骛,就连性格方向也同样有着……呃,小小的缺陷。

  「来来来,大家一人一碗!」社长邵子骞脸上泛着大大的笑容,将他刚煮好的玉米浓汤盛到四个免洗碗内。

  「这是什么东西?」一身粉红色法式大礼服的殷海棠搁下书本,瞅着那一锅有着鱼饺、云吞、通心面等不搭佩素材的浓汤,虽然是一脸的狐疑,但那张芭比娃娃般的白瓷小脸仍是那么样的令人目眩神迷。

  「特殊神奇煲汤,吃了保证精神百倍喔!」邵子骞替这锅什锦大杂烩取了个一点也不引人食指大动的名字,顺道转频道不让唐飞再沉迷于电视,糟蹋了他的心血。

  「你干嘛?」唐飞不爽的嚷嚷,最恨有人在他看鬼片看得正精采的时候打扰他。

  「吃东西不宜看那种限制级片,会反胃的!」明明身为一社之长,但邵子骞非但毫无架子,还很乐得替大家服务。

  「罗唆!」唐飞将长及腰部的发辫甩至背后,拿起汤匙便开始大快朵颐。
  「好吃吗?」邵子骞挨近唐飞,一双眼睛眨呀眨的,像是迫不及待想要得到赞赏。

  「美味极了!」食物化解唐飞的不悦,不吝啬的竖起大拇指夸奖。这就是他最佩服邵子骞的地方,居然可以把那种虐待人类味蕾的调理包化腐朽为神奇,做出完全不输西餐厅的香浓滋味。

  「咦?蔷薇呢?怎么都没看到她?」殷海棠不像唐飞那个饿死鬼,寻找着同伴的身影。「她没来吗?」

  「谁说的?我刚就有看见她……呃!她在那里。」所有人循着唐飞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见冉蔷薇缩坐在大门的角落,边昕着MP3,红唇也不断吐出混浊白烟,看起来就像个沦落黑色地带的少女。

  「夭寿!她想早死也不是用这种方法吧?」邵子骞像个妇人家般惊呼。瞧瞧蔷薇身侧的菸灰缸已经满成一座小山,她却还一根接着一根抽个没停。

  「唐飞,蔷薇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殷海棠很担心,看冉蔷薇那样子,像是三魂七魄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问我我问谁?!八成又是为感情的事在烦恼了吧!」唐飞耸耸肩。他不谈恋爱,见到冉蔷薇这副病入膏肓的样子自然也不懂如何安慰。

  「有可能喔!我听说她早上和女教官起了点冲突,大概是被她心爱的安轾汹骂了吧!好可怜喔!」邵子骞捂着胸口,心有戚戚焉地哀号着。

  「邵子骞!你想让我吐在你脸上吗?」唐飞受不了的警告。

  「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难怪都没人爱!」邵子骞嘟高薄唇,怨怪地瞪着唐飞。

  「拜托你们小俩口可不可以安静点啊?」殷海棠一站起来,两个大男人立刻噤若寒蝉,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个看似掐得出水的可人娃儿,一变脸起来可不是杀人放火而已。

  此时,冉蔷薇正好拔掉耳机,踱来与他们同桌坐下。

  「社长,我肚子饿了。」

  「嗄?」邵子骞有片刻呆滞,然后才热心的将汤碗端到她面前,「尽量吃、尽量吃,我煮了很多呢!」

  「谢谢!」她小心端起汤碗,文雅的进食着。

  「看到没?人家蔷薇吃东西的样子多秀气啊!」邵子骞亏损着唐飞。其实在他心里,时常在揣测着冉蔷薇究竟是怎样的女孩,就外界的人来看,她叛逆、她傲慢,然而在他们这群伙伴的眼中,她却是文静不多话的小女生。

  「你哭天喔!我要是像她这样不就变成娘娘腔了?!」唐飞可是有着一身肌肉的大男人,和邵子骞的俊秀正好南辕北辙。

  「好凶喔!蔷薇,你要保护我喔!」邵子骞很没气概地躲到冉蔷薇身旁。堂堂一个威风凛凛的学生会长,私底下却三八到令人不敢恭维,所以要比双面人的程度,他根本没资格说冉蔷薇,半斤八两。

  冉蔷薇莞尔一笑,已经很习惯这样的吵闹了。

  「邵子骞,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啊?」殷海棠真想使出她的夺命连环掌,打死这个毫无魄力的社长,省得他整天哀哀叫的,伤她的耳膜。

  「海棠,怎么连你也这么坏?亏我昨天还请我家的管家帮我订了一件超适合你的哥德式洋装,想说要送给你当生日礼物……你、你你要做什么?!」说到一半,殷海棠突然冲了过来,让邵子骞反射性地抱住头。很怕她那比钢铁还硬上百倍的拳头又招呼过来。

  「真的吗?你说的是不是上回我们在杂志上看到的那一件?」殷海棠兴致勃勃地拉下他抱头的手。

  「是、是啊!我看你很喜欢……哇!」邵子骞毫无抵御能力,殷海棠便开怀的用力猛摇他的肩膀。

  「社长,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啥……」饱餐一顿的唐飞则是拍拍肚子,倒在沙发上快睡着的样子。
  冉蔷薇仍是小口食用着,其实她还挺喜欢看这群人打打闹闹的样子,不同于以往她必须强颜欢笑得来的友情,在这里,她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真心。

  虽然聚集在「卡漫社」的人都有点怪,却是她梦想中最真实的好朋友。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nail928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