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79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三章

  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收下,「你以为拿着皮鞭就是女王了么?你不懂。」这时候我打了个响指,她慢慢陷入了,幻景中,对于我来说,开玩笑1w多的战斗力弄个幻景出来那是小意思啊。

  环境中,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不知道在穿越了多少个时刻此时的她早已为人妇。
  某天早上刚下轮夜班回家精神还不错,她所扮演的角色是一名教师,这天她老公正打开电脑找寻刺激的A片,看着A片中被虐的男奴,幻想自己也身在其中,左手不禁抚摸勃起的阴茎,顺势打起手枪来,也许太忘我,书房的门也没关。
  正当影片播放到男奴被女王以狗爬式后入,下体正要解放之际,而这时,自己竟然正站在自己老公身后,或许还是少女的心,第一次看见这些点心实在忍不住了,一声惊呼,此时,她老公也转了过来,转头一看老婆竟站在书房门口,手上拿着忘了拿的考卷,他根本来不及收枪关影片。

  她也目瞪口呆久久无语。那一刻恶魔驯服者的灵魂就像崩塌了,只见她丈夫赶紧跟老婆说:「老婆你怎回来了,我一时兴致来,所以只好看影片自渎,你别生气哦……」,此时恶魔驯服者人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生气地道:「你看A片也就算了,但是我没想到你竟有这样的嗜好,真的很变态!我现在才看清你的真面目,我真的太笨了!」,说完转身离去,此时一颗种子已经在恶魔驯服者的心中种下了。

  画面在我的故意控制下播的很快,接下来的一周,两个人陷入冷战,每天对话不超过十句,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虽说SM不是罪恶,对于现实中恶魔驯服者,拿着皮鞭却还是处女很纯情的人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丈夫竟是个有被虐倾向的人,她驯服的都是恶魔,可重来没有驯服过男人啊……

  一天早上桌上买好早餐,恶魔驯服者人妇坐着吃早餐,只见她老公犹豫该上楼睡觉还是吃早餐之时,恶魔驯服者人妇开口道:「早餐都买好了,不吃吗?」,恶魔驯服者人妇道:「如果不是我发现,你打算瞒着我一辈子吗?」丈夫我哑口无言,愧歉地道:「老婆我错了,你别再生气了,我以后不会再看A片了,你原谅我吧!」,恶魔驯服者人妇哼了一声:「你别自欺欺人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可以改变你的性倾向吗?我已经上网查过了:SM就像毒品使人无法自拔,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去面对,你难道从没想过,让我当你的女王!?」

               第五十四章

  她老公缓缓道:「老婆,你别逗了,你怎会是当女王的料,这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恶魔驯服者人妇竟嘲讽我道:「你太小看我了,我可以为了婚姻和幸福改变,这一两周来我上网收集了很多虐恋的资料,反倒是你没胆量尝试吧,只敢看看A片,光看不练。」

  她老公一听怒火中烧,开口道:「我有什么好不敢的,如果可以当你的奴隶想必很幸福,你真的愿意尝试当女王调教我?」,恶魔驯服者人妇认真地道:「我当你的女王,总比你日后压抑不住奴性在外面乱找甚么收费女王来的好吧,就这样吧,我们定每周三晚上调教,那晚你不是我的丈夫,是我的狗奴,懂吗?」,心中竟然有点期待。

  两人争吵了很久,在我故意控制的幻景中,恶魔驯服者人妇还是打动了自己丈夫。

  接下来的日子,她们一起买调教器材、服装等所需物品,前几周的调教就从捆绑、拘束等基本玩起,这时恶魔驯服者人妇竟异常投入,可能SM是她内心一直期盼的东西,不然也不会有恶魔驯服者更不会穿成那样拿着鞭子做武器了,SM活动正好让她可以发泄,在调教上越发的积极。

  为了更快的进入状况,开始的一个月开始他们约定调教时妻子可以称她老公贱狗、贱货、狗奴等,对丈夫身体的部位亦可以称诸如贱根、狗蛋、狗嘴狗头等带有狗的羞辱性词语,而丈夫必须尊称她为女王、主人。

  调教过程只要有不合她意之处,必需进行处罚,本来她老公以为妻子她最多拿出教训学生的狠劲,没想到妻子婆好像的被真的SM女王附身,各种道具与手段层出不穷,越发严厉地惩罚丈夫。之后越玩越深入,虐蛋、鞭打、浣肠虐肛都做了,调教时间也从星期三晚上,协议增加为三、六晚上,在调教过程中他们都得到失落已久的欢愉。

  渐渐的平常只穿素T牛仔裤搭配白短袜平底鞋教课的恶魔驯服者人妇,竟会有一天穿上女王皮衣搭配吊带袜高跟靴、手拿皮鞭,化身SM女王对身为奴隶的丈夫下手毫不留情。

               第五十五章

  不得不承认言语会在潜意识中潜移默化人心,打从约定调教中以狗奴和女王相称取代老公老婆,并开始进行惩罚调教后,恶魔驯服者的灵魂越来越能进入SM女王的角色,甚至在平日的相处上偶尔也会散发出主人的威严,调教活动中更是经常不由自主出现轻蔑的表情,仿佛自己丈夫真是一头无可救药的贱狗,而非自己的丈夫。同时变得更有主见,比如在提议调教活动的沟通上,已经慢慢变成丈夫要听从恶魔驯服者旁观人妇提出的玩法了。

  这些对于以这为目的创造了这幻境的我来说,我自然很是满意。

  某天恶魔驯服者人妇好不容易应她老公要求玩起了轻口味的足交寸止,就在她老公受不了喊射的时候,她却突然生气地停下动作将她老公按倒在地,那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忽然如此疯狂,只见她拿出一个只在口部有开口的真皮头套强制给她老公套上,头套边缘有小炼子垂下可以和项圈上的铆钉环接紧,顶部还焊死了一个圆形大铁环,恶魔驯服者人妇将头套接死后用力拉起铁环,把丈夫的头拉至后仰,然后啐了口口水到她老公不由自主张开的嘴中,生气道:「搞清楚!是你带领我进入SM的,没想到你到现在还试图保持你丈夫的尊严,明明是狗奴竟然敢命令女王,看来今后我有必要打碎你可笑的自尊!就从这头套开始吧,好让你明白女王不需要看奴隶的脸色办事。」

  在外操纵着幻景的我露出了一丝笑容……要开始了……

  恶魔驯服者人妇用脚踢了踢她丈夫,让他闪开点,恶魔驯服者人妇要开始换装了;换上女王束腰皮衣,将她D  的美乳越发托的惊心动魄、真皮吊带袜在卧室的昏暗灯光照射下反着寒光,充满施虐气息。

  提臀皮短裤内应该没穿底裤,方便调教到动情时自慰。170公分的身高又穿上12公分高的防水台细跟皮长靴,靴缘紧贴大腿拉上拉炼,站起来已经高出他老公一个头,低下头才能找到丈夫的感觉,尽显了她女王的威严;最后戴上在中指处有圆环收紧的皮质长手套,啪的一声着装完毕;

  叩叩叩……只听到皮长靴与地板接触那清脆的声音,恶魔驯服者人妇拿起狗炼勾住项圈,拉了拉道:「爬起来吧。」,她老公赶忙穿戴起护膝的狗腿套和限制手指抓握的狗爪,像条狗般跟着自己老婆爬行着。

  此刻开始,丈夫的身分已是狗奴,主人才是一切。只听到拉出椅子的声音,被皮鞭抽了狗屁股两下,代表开始调教;女王打开口球,用湿纸巾擦拭狗嘴四周已乾掉的唾液,又伸出手指敲了敲狗嘴示意丈夫打开,她老公吸允着主人的手指,忽然靴头狠顶一下老公的下体,「先把长靴给我好好舔乾净!」

          第七卷第一章接着之前的55章

  女王脸上竟然露出残酷的笑容「没用的蠢货!看来今天可以玩点不一样的。」
  说着从调教箱拿出一个奇怪形状的东西,是一组带有两条方形金属长条的道具,外面用胶皮包着,两条长条边上有可动螺丝串着可以旋紧松开的样子,密合处正中央留有缝隙,转紧的话大概是两根手指宽。

  接着女王将自己老公踹倒让他趴成狗爬式,然后将他的狗蛋用力向后一扯,把狗蛋根部塞到那两条长条密合处中的缝隙,开始转紧螺丝卡死狗蛋,突然下体一阵剧痛传来,她老公低吼了一声,女王顺手抽了我两鞭道:「狗东西!回神啦!?我还以为你今天要嗅着主人的丝袜直到结束呢?好了,别动了,这是狗蛋铐具,专门用来调教你这种不停发情的贱货!」

  这种的道具被铐上狗蛋之后,奴隶就无法站立,因为铐具卡在狗蛋和狗屁股之间,要是想站起来,铐具就会把狗蛋往下扯,那感觉应是痛不欲生,没想到今天女王用在自己老公身上,看来准备要虐蛋了。

  果然女王顺势侧坐在自己老公身上,乘马鞭不快不慢的抽在狗蛋上「呵呵~这狗蛋发红肿胀的样子真是可爱!」,眼看自己老公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女王一手抓住丝袜袜身扯起狗头,笑道:「贱狗!你的主人口渴了,驼我去厨房吧。」
  现在男性至宝的生杀大权掌握在女王手上,老公哪敢不从,只得赶快起身,一动又扯到铐具,痛得老公眼泪都飙出来;而且被两层360丹的丝袜套住,视野非常差,凭着记忆爬到房门处又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往哪爬,女王一鞭又抽在狗蛋上道:「没用的废物!这样吧,我用鞋尖踢你就是左,用鞋跟踩你就是往右,走好了,我倒是没所谓,只是你的狗蛋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短短几尺路彷彿是十八层地狱般,狗头上套着浓烈气味的丝袜,爬行时下身又不停扯到铐具,只要转错方向,女王必定不留情一鞭子抽在狗蛋上,甚至提示时也故意踢在贱根上,没拿鞭子的那只手也不停转着狗后庭的肛塞,。明明是冬天20度c的室内,老公却被弄得流下斗大的汗珠脸上的汗水又让丝袜贴得更紧。
  终于到了!松了一口气之后她老公全身虚脱,一个不稳差点让女王摔下,理所当然地迎来了狂风暴雨般的鞭打,好在全都是抽在背上,不然今晚狗蛋真的要报销。

  女王也没有再让自己老公驼着她回到房间,而是就地拔起丝袜解开狗蛋铐具,按压着被虐到微血管都浮出来已经有点发紫的狗蛋,随口说道:「狗蛋很胀喔,贱狗想不想解放一下?今天破例帮你打开,但是接着射精管理的时间必须延长到一个月,如何?」,又用小指的手指甲轻轻抠弄着马眼口,前列腺液被指甲刮起来,在灯光照射下显得异常淫糜,也没等老公的回答,就感觉到锁头在转动,终於,贱根获得暂时的自由。

  想着之前精神出轨的老公,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下,那种感觉,那种成就感,一想到女王便深深地感觉到了一种满足,下体更是湿润了起来。
              第七卷第二章

  只见此时她老公站起来抱起女王,竟然有点忐忑地拨开女王皮内裤,看见这样的老公,女王又是一阵失望,开口道「记住,你只能进入一个洞,但绝对不会是阴道。」她老公贱根迫不及待进入主人的身体,性爱中女王拔出她老公的肛塞,一边享受我的卖力服务一边抠挖着狗后庭「贱老公~用力点,再用力点~~啊~~要是~~啊~今天不能让我满足,下次~喔~~就换我操你~~啊~把你调教成~~啊啊啊~~肛奴~~~~啊~!」快要高潮的女王不停说着淫乱的话语。

  此刻,幻境之外如同看着小电影的我,心中不由得感叹,一年前我给她的记忆是还只敢用传教士体位的她,包括第一次,初夜也是这样失去的,没想到现在的她已经懂得享受性爱的快乐,虽然,距离我想要的还差一点,但看着她冷艳的脸孔双眼迷离,很好的诠释了女王老婆的角色。

  话说回来高潮后的女王躺在床上,虽然最后还是满足了但已经对自己老公完全失望了,没想到,竟然真的按照她说的做了,进入的是肛门而不是阴道。这是的女王若有若无地说:「好了,放风够了,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把握!」,
说罢翻身起来再次给老公锁上贞操带,然后又是塞入肛塞。

  这时候,看着这一切的我知道女王已经从一开始对老公的愤怒,渐渐变为一种失望,还有蔑视。高潮过后的女人,也是最好调教的,什么情感都在之前的高潮爆发了,我好好地把握了这个机会。操纵着她老公在女王准备进入浴室盥洗,赶忙开口道:「我想问一个问题,自从开始接触sm之后,尤其是这半年来,你几乎不跟让我再进入你的阴道了,难道以后都会这样吗?今天也是,不是说好除了调教时间之外,我们还是维持夫妻关系吗?」

  此时,我是要恶魔驯服者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只有说出的话才是一种肯定,一种认可。

  果然高潮过后的女王变得更加冷酷了,不悦道:「你的想法真是幼稚,你所谓的性爱就一定要性交吗?我所认知的性爱可以用口交或是其他道具代替,我并不是不愿意与你性交,是你让我感受到sm的乐趣,不是吗?再说我有我身体的自主权,应该有选择进入我身体的东西的权利吧!」

  眼前的女人越说越激动,突然露出轻蔑的笑容,一直在注视着幻景的我,也并没有在调教时间外看过她这个表情,今天却是第一次见到「再说,你以前浏览那么多sm网站,难道不知道许多妻主夫奴的关系,射精管理走到最后,老公都是变成绿帽奴吗?」

                第三章

  我内心一喜没想到一年多来的变化居然让她可以说出这么残酷的语句,看来快要调教成了。只是这些我都不可能表露出来,毕竟我只是借助她老公的身体对她发出暗示。她接着道:「当然我还是爱你的,我绝对不可能这么做,只是从射精管理的第一天开始,你的阴茎、你的蛋蛋和你的精液就都归我管了,我知道你今天不满我没有让你射进阴道,但我想你当初引导我进入sm的领域,就应该有这个体认,对吧!」

  阴户这个地方在一年前还是任凭老公抽插的地方,至少在环境中的恶魔驯服者是有这么个概念的。而后面这半年来已经只剩下老公的狗舌跟假阳具可以进入了。

  只见老婆满脸寒霜说道:「我发现你到现在还是把SM当成游戏,而不是我们的生活。」

  「有甚么不同吗?」我故意装出样「老婆,你怎么了?」

  「以前你每次射精了之后就一附兴趣缺缺爱理不理的样子,你不觉得你很不尊重我吗?我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婚姻付出这么多,你却只想自己爽,我到底是你的女王抑或只是你发泄异常性欲的伴侣?」接着女王又说「算了,本来不想这么对你的,不过既然你提出了对女王的质疑看来你的贱根需要更严格的管教。」,「从今天开始,你将体会到勃起是一件痛苦的事,每次调教也别想我让你解放了,直到你真心的认我为你的女王那一天。」

  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就像之前玩3D,h游戏一样你把这个身体怎么样与我何干?我不过是接着这家伙的身体让你认清自己。

  我可不想被调教紧接着我便出了幻境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分割线-

  镜头再次拉回猪猪侠空间,沙漠深处。

  矿山中心突然传出一声叫喊。

  「亲,快过来看,这里有一个洞窟!」

  说着两位少女相视一眼,迅速地朝那边掠去。

  这矿山的整个山体被岩石遮掩了半边,在一堆山体碎石中间,居然有一个幽深的洞穴,不知道通往何处,阵阵寒风从洞穴里面吹了出来。

  「是天然洞穴,还是别的什么?」短发少女暗自心想道,朝洞穴里面看了看,在洞穴的岩壁上摸下一块石头来,银白色的,泛着亮光,这洞穴周边的岩壁,好像都是这种石头构成的另外一个少女一把夺过小石头,觉得好玩。不一会儿,顺着光源,两位少女走到了尽头「这就是潘多拉魔盒吗?」

  「我们可以回家喽」

  「等一下我感觉我还可以再进化一次」

  收好了潘多拉魔盒两个少女冲天而起。

  两位少女一前一后地冲上了天上的宫阙。正是神王所在的宫殿。一位白衣女子出来相迎。是神王的女儿。

  还没等说什么,魅惑女王便用技能把她控制了,只要她一死,魅惑女王LV5马上可以晋级LV7。

  这时候两位少女缓步走进了神王殿。

                第四章

  一位老者坐在主位,应该是神王无误了。

  老者缓缓开口「感谢两位毁灭了魔王,只是不知道两位要潘多拉魔盒干什么?又为何来到我的神宫?据我所知两位是一直居住在恶魔殿的,似乎还能把恶魔殿放在身上」

  没错此时的恶魔殿确实在其中一人的空间戒指中。恶魔殿是众位恶魔也就是老魔王手下居住的地方。其实她们手上还有一座魔王城,比恶魔殿体积大,原本是位于偏僻之地,群山之上,荒无人烟,阴森寒冷。城堡里阴森恐怖,宽敞无比,那是在寻找潘多拉魔盒的时候发现的。是摩菲斯托与老魔王住的。

  至于为何来这里,其中一个短头发的少女说「我们消灭了所有魔王,而你是神王,这些本该都应该由你去完成,我们出手是会有因果的。这些你这低价神是不懂的,善是不能压制恶,而恶也不能吞并世间的善。总之你知道我们两不相帮就好了。」

  另外一位穿着一身紫色长裙的少女开口,「由于个别原因,我们干掉了恶的代表」

  短发女白了那少女一眼那少女便不再作声了,这才接着说「所以说,恩,安拉,我们也不会毁灭你,只要把你封就好」

  一下,老者站了起来「不可能!我不可能被你们封印的现在所有的恶魔都死了我将会是这个次元的统治者!你们阻拦不了我」

  话还没说完,一个能量轰击了过来,看样子是早就酝酿好了。

  「想要出其不意吗」这时候短发女的冲先一步「来得好」

  只见一个位白衣少女档在了短发少女前面。没错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就是要神王毁灭眼前的少女从而让自己再次蜕变。

  计划很成功,下一刻魅惑女王LV5缓缓倒下,吸血鬼女郎早有准备,一把抱住了她。

               -分割线-

  话说异次元,在我的控制下半年时间过去了,这天是幻境中的那位「老婆」的生日,只见她长发高高盘起,穿着无肩带连身黑色礼服裙装,那雪白又骄傲的脖子和让人心跳加速的性感锁骨,略施脂粉的俏脸,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丰满的双峰只遮住一半呼之欲出,高贵中又透露着性感;露指黑色礼服手套,柔若无骨的玉手,手指上涂的却是黑色指甲油,充满矛盾之美;黑色的网袜,隐约可以看到吊带一抹而下,最后是刚刚挑选的黑色漆皮过膝厚跟马靴,将她喜爱慢跑锻练过的蜜大腿包得紧紧的,漆皮在灯光的反射下更显妖冶,长靴侧边到底的拉炼更是让人想要一探究尽。

  连在看着幻境的我也不由得眼前一亮一年多前打死我也想像不出她会这样打扮自己,今天的装扮高贵的好似女神下凡,诱人的长靴却又充满魔性,震摄心神,也许今天除了是结婚纪念日之外,还会发生甚么大事。

              第七卷第五章

  果然接着从皮包拿出一张纸,我感到好奇便凑过去看:奴隶契约书一。女王有任何时刻调教奴隶的权利,奴隶不得抗拒二。调教时奴隶的行为模式都要跟牲畜一样,必须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行,视线不得超过女王腰部;只允许使用碗盆、便皿进食和排泄三。奴隶将丧失丈夫的权利,贱根也不能要求进入本女王的身体四。女王会彻底管理奴隶的性欲,除了清洗,射精管理的日期端看女王心情决定五。奴隶的肛门将会被开发为新的性感带,前列腺高潮将取代射精六。女王享有本契约的任意修改权利看着契约书,女王突然出声:「喂、在发什么呆?这不是你内心深处想要的生活吗?我想你最近也发现了吧,调教后完你看着我穿性感睡衣的样子却硬不起来,反而是我穿调教装的时候你才稍微有点反应;刚刚出门前也是,你从头扫到脚,却只在看到靴子的时候才起反应,你还想自欺欺人吗?」,「可是,我们当初不是说好只做调教活动吗?而且这样下去,我们还当的成夫妻吗?」,女王露出一抹邪恶笑容道:「我们当然还是夫妻,只是SM已经进入我们的生活了,你嘴上说周三六活动,可是全日锁着贞操带,插着肛塞,还穿着女用内裤和裤袜,但是上班和平日逛街时又遮遮掩掩的,深怕人家发现你是个下贱的变态,你不觉得你自己很矛盾吗!?」

  原来这家伙早就不知不觉被老婆支配了,没什么意外,在我的操纵下,她老公终于跪下亲吻了老婆的靴头,宣示了我的臣服。

  她老公也隐约觉得奇怪,自己真的快乐么?怎么感觉有人在操控着自己完成自己不想干的事情!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自己都摇摇头笑了,然而凡事都有万一,而我就是那个变数!

  这天,已经不是SM活动了,然而恶魔驯服者却还是一副女王装「很好,舔吧!女王高贵的靴根等等将要先临幸你。」,女王黑色漆皮厚跟马靴将要进入身体。没多久女王满意了命令狗奴转过身去趴好,靴跟长驱直入,又是一阵哀嚎惨叫,随着女王抽插起来。

  女王轻蔑的道:「哼!这个姿势很适合你啊,自己噘起噁心的屁股,露出肮髒的菊花,活脱是一头被虐猪呢,真是可怜啊。」,说着靴跟进出的频率越来越快「给我叫起来,像头猪那样的叫!」女王不断传出羞辱的话语「哈哈哈!你到底是疼还是开心啊~果然是无可救药的变态猪呢,还好有我可以管理你,要不然哪天说不定要在社会新闻上看到你了,是、不、是、啊~你这头猪!」,说罢收回脚,然后弓起来大力的踢在蛋蛋上。

  狗奴大声的嚎叫了一下,锁着的下体居然流出了一点精液,「居然能被踢到射,这头猪到底是有多变态啊,还不给我舔乾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