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刀传奇】2.5【作者忘了时】 - 绿岛快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749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零刀传奇第二卷五

  卷五、会喷血不是喷精噢!

  肛交!

  口交!

  被肛交

  被口交

  如果是在别的情况,有人要肯跟我肛交、口交,我肯定不会拒绝,甚至可以说非常的欢迎!至於被肛交、被口交就算了,不讨论。

  但是…如果肛交、口交的对象换成男人…操!想都别想,我不会答应的!
  生平第一次,我发现,一直以来的价值观,居然出现错误了!我…无法明确、肯定的说不…无法拒绝…

  「怎么了?时间紧迫,快点来啊!」

  眼看我一动不动,爱德华再次开口催促着。

  到底上还是不上呢?

  记得以前在某本书曾经看过,人要是到了紧要关头,不是爆发出令人不可思议的能力,就是会出现无法解释的异像。

  很显然的,我现在正处於后者的状态……

  因为,在我的视线前方,居然出现了一个略为透明的框框。

  框框里面如此写着:

  选项一:选择插入爱德华的屁眼或肛门,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一颗。

  选项二:选择被爱德华插入屁眼或肛门,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一颗。

  选项三:选择不插入爱德华的屁眼或肛门或者不被被爱德华插入屁眼或肛门,不执行入珠仪式,无法获得『鹹者之石』,并会被压成肉饼。

  操!

  见鬼了!

  我眼花了吗!

  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难不成我其实是在玩网路游戏时,穿越异界的人嘛?这框框是送给我的特殊能力吗?

  等等,我在胡言乱语什么!

  网路游戏是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揉揉眼后,再往前看时,框框已经不见了。

  果然…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但是…那两个选项确却是真的…我必须在三个选项中,选一个…现在,时间已经不够我犹豫了…该是做出抉择的时候了!

  我鼓起勇气,踏出了沉重的步伐,打算执行选项一时,幻觉又出现了,那个框框居然又浮现了。

  这次框框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选项一:将屌插入爱德华的屁眼,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一颗。后果是,以后可能会得到肛门恐惧症,看到屁眼就阳痿,无法进行肛交爱爱。
  选项二:将屌插入爱德华的嘴巴,执行入珠仪式,可获得『鹹者之石』一颗。后果是,以后可能会得到口交恐惧症,看到嘴唇就阳痿,无法进行口交爱爱。
  陷入恐慌的我,双手抓着头,仰天大喊:「啊…两者我都不想要啊!」
  见我莫名奇妙的大喊,爱德华讶异的看着我,疑惑问道:「什么东西你不想要啊?」

  面对他的询问,我马上将我现在困难的抉择告诉他,并反问要是他的话会做什么选择。

  「噢噢…原来是这样啊!死太久了,都忘记正常男人的性欲取向,害你差点得面对捅男人屁眼或嘴巴的噩梦,实在很抱歉!没关系,你的痛苦我可以体会,等我一下,看我华丽的变身…」

  话一说完,爱德华身上居然开始发出阵阵的强光。

  当强烈的光芒,散去后,爱德华也不见了!

  正确点的说法是,爱德华不见了,却出现了一个穿着无袖无领口蓝色工作服,手中拿着一把大大活动板手,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绑着金色马尾的美少女。
  「你是…爱德华吗?」

  看着眼前这名散发着青春动人的漂亮少女,我不确定的询问着。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正确来说,我仍然是以爱德华残存意识所形成的思念体。但是,我现在的外观却是他的妻子温蒂-洛克威尔…」

  温蒂-洛克威尔,钢之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力克的老婆大人。

  记得我在「时之馆」翻阅「史记」时,书中也有详细写着她的生平、介绍与功绩。

  基本上,能够被「史记」详细记载的人,不是坏到不行,就是留有伟大功绩。
  跟她的老公爱德华相比,温蒂成就并不逊色於她的老公。

  从小跟爱德华兄弟一起长大、玩在一起的她,小时候也学过炼金术。跟两兄弟相比,她明显没有两人那么夸张的天份。因此,她的炼金术始终没有多大成就。
  但是,在爱德华兄弟两人,想将生病去逝的母亲复活,因而触犯了「炼金三大原则」中的人体炼金术,而失去了手脚与身体后。善良的她,却在短短的数天内,发明了「机械铠」,让原本应该无法动弹的两人,可以藉由「机械铠」义肢的帮助,与常人一样的活动。

  她这项发明,无疑造福了大陆所有的身障者,让身障者都有机会藉由「机械铠」义肢的帮助,重新站起来走动或用双手拿东西。同时,也因为她的关系,让大陆多了一个新的职业「机械铠师」。

  很明显的,爱德华这样的变身,是体会到我的心情,知道了正常男性对於「搞基」的恐惧。不过,我还是有点搞不懂他的想法?正常的男性,会希望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搞嘛?他怎么别人不变,变身成他的老婆让我搞呢?

  当我将我的疑问说出口,爱德华给我的回答,却令我原本逐渐高涨的性趣,大幅度掉了下来:「虽然我的外表是温蒂,不过我的本质还是我啊!也许你会认为你搞的是温蒂,不过在我的感受来说,你搞的还是我,你捅的还是我-」钢之炼金术师「爱德华-艾力克的屁眼,而不是温蒂-洛克威尔的屁眼!或者你想搞阴户、搞嘴巴,那也是在搞我的!」

  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的一番话,真是令我想反驳都不能反驳。况且,爱德华虽然变身为女性,但是他的声音,仍旧是原本的男声。强烈的落差感,让我想到「人妖」…免不了担心,当她将衣服脱掉后,会不会出现一根屌…

  「你在想什么呢?时间快不够了噢!再不快点入珠,你真的会变肉饼噢!」
  操!

  现在是什么情况?

  考虑的时间都不给的噢!

  根本是赶鸭子上架嘛!

  我还是试着询问了一下爱德华可以改变他的声音吗?

  要不然…等等捅他的时候,万一他爽了,结果开始呻吟…噁…画面太美不敢想像…

  「变声噢?理论上应该可以,我试试好了!嗯嗯…一二三…一二三…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这样的声音可以吗?」

  神奇的一幕,爱德华就在我眼前边摸着喉咙,边将声音从原本低沉的男声转变成悦耳的女声。

  他不是爱德华!她是温蒂!

  他不是爱德华!她是温蒂!

  他不是爱德华!她是温蒂!

  我就这样一边在心中默念,一边缓缓的走向爱德华不…是温蒂才对!

  看我走向她,温蒂…嗯…为了大家的屌着想,就请大家把爱德华当作温蒂吧!要不然,你想看作者用文字来形容我跟爱德华的做爱过程吗?

  我跟作者都不反对多元成家专案,但毕竟这是本小黄书,不是BL小说,为了大家眼睛着想,看着看着…害大家跑去吐…那就不好了!

  扯远了,让我们回归故事吧!ㄧ走近她,她就很配合将自己衣物给变不见了!(因为她又用着招牌的动作,举起双手在胸前啪的一声拍掌后,衣服就…通通消失。)

  「呼…」

  衣服消失的瞬间,看着温蒂裸露出来的美丽胴体,使我不由得大大吸了一口气,还好脱光衣服的她,下面没有出现根大屌!

  不过呢!刚刚穿着工作服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居然拥有这么好的身材!博览群芳的我,很快就推测出她的身高、体重与三围。

  身高大概在163公分上下,体重约45,三围由上而下大约是88公分、57公分、87公分,换成大家比较能懂得说法就是34、22、34左右,罩杯大概介於D跟E之间!

  看到一个有着火爆身材,长的美丽又可爱的美少女脱光衣服在我面前,照理来说,我应该已经精虫上脑,掏屌上人了!

  无奈,「她其实是爱德华」这个强烈印象,仍在我脑海中不停的出现着。
  再加上,她现在的表情,根本不像是个脱光衣服的女性该有的羞涩表情。而是面无表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实在让我「性」致缺缺!

  即便再怎么不愿意,为了小命着想,我还是硬着头皮将我的双手伸向她的的乳房,轻轻的握住,上下左右轻微的揉捏着。

  入手的感觉,很软、很温暖,跟一般女性的乳房完全一样。

  下面的私处不知道是不是也这样呢?

  抱着这个疑问,将右手往下移动,打算摸上阴户时,温蒂突然开口说道:「前戏就不用了,直接来吧!」

  话一说完,她稍稍退了一小步,微开笔直的双腿。然后将腰部往上提,挺了挺阴阜后,用右手的食指跟中指将整个阴户撑开来。

  阴户张开的瞬间,浓稠的透明液体,迅速溢了出来。

  看着一个美少女在自己眼前,面无表情的自己撑开阴户,让淫水狂流,我只有一个感想就是…肏了她!虽然它非人非鬼,也非男非女…

  精虫已经完全上脑的我,哪会顾虑他到底是爱德华还是温蒂?整个人就像野兽一样,猛力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她,并把我的嘴印上了她的唇。

  她唔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我用舌尖一顶,将柔软的双唇给顶开。原本紧閤的牙齿,在舌尖顶开双唇的同时,也不自觉的分开了,让我的舌头顺利伸入她口中。

  进入湿润口腔内的舌头,很快就找到缠绕的目标。在我的挑逗下,她的舌头渐渐的有了反应,不由自主略显笨拙地与我的舌头交绕在一起。

  用力吸吮着温暖柔嫩的舌,吞着她口中的唾液好一会后,我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将右手慢慢往下移到她的大腿根下方,轻轻的抬起她的左大腿。

  她配合着我右手的动作,轻抬起左腿,直至我的腰际,紧紧贴着。

  本来就紧紧贴住的下半身,随着这个动作,更是完全紧密。我感觉到肉棒前端的龟头,传来了柔嫩、滑腻的温暖感受,不用低头去看,我就知道,龟头已经顶在她凸起的阴户处。

  一瞬间,没经过考虑,我想都不想的腰部一挺,怒拔的肉棒,就这么缓缓的前进着。

  龟头顶开两片阴唇时,大量的爱液瞬间涌出,多到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她的阴户很紧,紧的让我想到处女。两片阴唇虽被顶开,却紧紧的包住我的肉棒。阴道入口则扎实的夹着我的龟头。虽然有大量爱液的润滑,却无法顺利的往里深入。

  (奇怪?怎么这么紧?好像在开苞一样?)

  我心中的疑问,随着肉棒慢慢挺入,很快就获得解答。

  (疑…这是什东西?难不成是处女膜吗?)

  缓慢前进的肉棒,突然在阴户的内侧顶到一个类似薄膜般的东西,让我讶异不已!

  用龟头碰了碰后,我发现这层膜还真的是处女膜啊!

  「温蒂!你还是处女啊?噗…」

  本来想确认一下她是否还是处女,而停止激吻离开柔软嘴唇的我,看到的居然是一脸沉醉、愉悦、舒爽的爱德华…

  「什么?你问什么?」

  「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吗?」

  「…变成爱德华了…」

  「噢噢…抱歉!抱歉!你的吻技太好了,吻的我太舒服!太爽了!一时疏忽,忘了维持温蒂的模样…等等…马上好…你看好了对嘛?」

  话一说完,她马上又从爱德华变成温蒂。而我,面对的她询问,只是呆呆的点点头回应。因为,我脑中只想着一件事…我刚刚吻的人、操的人、肏的屄…通通是爱德华嘛!

  一想到这,操!肉棒都快软掉了!

  摇摇头!我强迫自己忘了这件事!自我催眠着!

  「你摇头干啥?」

  「没什么!只是想要忘记一些不好的回忆!」

  「恩…对了!你刚刚想问我是不是处女嘛?」

  「恩…我刚刚的确想问你这问题,不过现在不用问了。」

  刚刚由於被她惊吓的过火,害我整个人强烈抖动数下,埋入她屄内深处的肉棒就这么刚好…捅破了那片薄膜。

  若低头看向我跟她结合交媾处,还能看到夹带丝丝着血液的淫水,正慢慢缓缓的不停流出来。

  明明不是人类!为什么会有处女膜?还会流血?实在非常诡异!

  算了!考虑这么多,实在不合乎我的个性!

  今朝有屄今朝肏,明日美肉明日寻。

  我还是干好眼前的屄,好好享受性爱的乐趣比较重要,其他的事情就别去想了!

  再度用嘴封住了她的柔唇,接着双手一捧,将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抬起后,让她的双腿盘上我的腰际,此时,原本只进入约一半的肉棒,随着这个动作,便整根都插入了她的屄内。

  完全深入的瞬间,感觉到交合的地方,传来阴毛与阴毛的磨擦感。同时,肉棒上方肚皮,似乎也碰触到她凸起的阴阜及充血的小肉芽。至於伸入屄内的肉棒,则明显感觉到阵阵的蠕动与脉动,一股强劲却又不失温柔的力道,紧紧束着我的肉棒。

  似乎是被这强烈的快感给刺激到,她原本抱住我背部的手,这时突然用力的抓紧,扭捏着我的背部肌肤。

  稍微感受了一下温蒂屄内膣道柔软感受后,我开始缓缓摆动我的腰部,规律地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活动着。

  本来就已经膨胀到极限的龟头及肉棒,在缓慢活塞运动中,变的更大、更硬、更灼热!

  艳红柔脣被我紧封的温蒂,随着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律动,只能发出不停的发出「唔唔」声。口中一股又一股热呼呼的唾液不停的涌出,流入了我的口中后,一部分被我嚥入口中,一部分则混合了我的唾液再流回她的口中,同样被她嚥入部分后,再回流给我。

  我就这样一边吻着她,一边强烈又规律的连续抽插个不停。

  抽插了好一会后,我已经不记得腰摆了几下,肉棒在她的屄户进进出出了几遍,可能有五、六十下吧?

  就在渐渐忍受不住,想要射精的时候,我感觉到她阴道内的肉壁开始出现急剧的收缩,紧紧吸吮着我胀大的龟头。

  如果坚持的话,我应该还可继续抽插个四、五十下才射精吧!但是,时间上,不知道允许不允许。

  经过极为短暂的考虑,大概就二、三秒吧!我决定快点射精完事,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比较重要!

  虽说,古代的文人骚客、大诗人与大词家们常言: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或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可真让我选择,我觉得还是生命比较重要!毕竟,命只有一条!牡丹花跟爱情可是佔了大陆人口的一半啊!

  即便用最严格的标准来选,好歹也有个「大陆十大美人」这十朵牡丹花跟爱情让人选啊!

  何必为了一时的肉欲,在这边逞强持久,万一变成肉饼,那可不好玩啊!
  这么一想,我决定快点射精了事。於是,我先是将肉棒拔出到极限,让整根肉棒几乎都离开温蒂的阴户,仅仅只有龟头前端的顶点还抵在湿润的花唇处,接着腰部猛力一提,一个大大的插入动作,将肉棒插到最底。

  「呜…嗯…」

  略为激烈的大动作深入,让温蒂忍不住发初娇哼。只是…她的娇哼声怎么有点…低沉…好像…男性的声音…

  突然,数分钟前的坏回忆,在我脑中浮现…

  慌忙离开她柔软的嘴唇,拉开一点距离看清她的脸后…果然…她又变回爱德华了…

  干!

  她到底变回爱德华多久了?

  一想到我刚刚喇舌的人,干的人,是有着爱德华脸庞,身体却是温蒂的女性(?),我整的人就软了!连带的,正插在她体内的肉棒也…慢慢软了…

  干!

  我忍不住在心中又再次骂起髒话!

  忽然,她全身抽搐颤抖,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与细长地双手突然出力抱紧我,整个人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在我的身上。

  「你干啥…呜…」

  话还没说完,爱德华那张脸突然贴了上来,用力的吻住我的双唇。

  同时,她的屄穴猛地一缩,阴户肉壁上的嫩肉像是有生命般的紧紧的箍在我的龟头与棒身。

  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蓦然浮现。

  还没来的及回想这种熟悉感是什么时,答案就出现了!

  龟头的顶端尿道开口处,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撑开来了。

  (这个感觉…该不会…)

  心中的疑惑,迅速获得解答。

  龟头前端的尿道口被撑开后,一个极为细小且柔软的东西挿了进来。

  (果然…希望…这次不会再爽到大小便失禁…)

  零刀没握在手上,我根本没能力挣脱这种情况!再加上,谁知道这是不是得到「鹹者之石」所必须的入珠仪式,我根本没选择的余地!因此,只能放弃抵抗,只能卑微的希望着,不会再像刚刚一样,爽到大小便失禁!

  但是呢!我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抱怨起来!

  为什么其他小说中的主角们,跌下山谷,获得绝世力量后,再次出现於世间时,都是近乎无敌的存在!要名有名、要钱有钱、女人更是不缺!

  同样的情况,为什么我跌下山谷,必须昏睡个五百年?虽然也有获得绝世力量,可是却有个莫名其妙的限定…没有刀在手,啥都没有!

  回到现实世界后更扯!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发生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搞到现在跟一个非人非鬼、忽男忽女的人型生命体(?)嗯…连是不是生命都很难界定的东西做爱!

  没主角威能!

  没王八之气!

  连基本的奇遇不断都没有!

  干!

  根本是作者恶搞我嘛!

  迷之音:「没错!我就是想恶搞你!这本小说基本上就是走轻松恶搞风!你就乖乖认命吧!」

  抱怨中的我,恍惚中好像听到一个男性声音对我这么说着。

  奇怪!是谁在跟我说话吗?呜…好痛!

  被异物渐渐撑开的龟头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痛感,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干!越来越痛了!)

  我感觉到某个似乎是圆形的异物,正从狭小的龟头入口硬挤进来。

  (呜…难不成这个正在硬挤进我肉棒里的圆形东西就是「鹹者之石」吗?)
  我心中的疑惑很快就从爱德华口中获得解答。

  「忍耐一下,现在是关键的入珠仪式,马上就好了!」似乎知道我的疑惑与痛苦,爱德华突然停止激情的喇舌行为,对着我解释着。

  只是…看着他那张一脸正经,同时略带关怀的表情,我的痛楚非但没减少,反而更增加了!因为…干他妈的!他…的脸还是爱德华!我…一点都不想跟男人喇舌!

  更过分的还在下面,当我刻意避开他的脸往下看时,36D的女性胸部居然渐渐消失中!

  正确说来,是他原本女性化的身体居然渐渐回复成原本爱德华的身躯,亦即男性的身体。

  「你…你的身体…快变回男性啦!」

  话一说完,爱德华这次却不像刚刚那样轻松的回答,而是一脸正经,语气平常的回道:「因为,『鹹者之石』正慢慢的转移到你的体内,所以,我渐渐无法从它那边获得能量来维持我的状态,等转移完成,我也就会跟着消失了…」
  听完他的话,我第一个想法不是感伤他快消失!而是这样下去,他该不会在消失前,就完全男性化吧?那…我的屌会插在他的哪个部位?屁眼?屌根的龟头里?

  干!

  一想到这边,我就忍不注鸡皮疙瘩起了一堆!

  於是,我赶快将我心中的疑问,对着爱德华询问,听完他的回答,整个人差点晕了…

  「屁眼?还是龟头里吗?没出错的话,你的屌因该会插在我的龟头里吧!」
  忘记是哪边的俗语:「好事通常不灵验,坏事却是特别灵验!」我才刚担心啥,就发生啥!

  这个世道是怎么回事!天啊!我的屌等等会插在他的屌中…这…比搞基、捅男人的屁眼更跨张!

  救命啊!

  妈妈!

  爸爸!

  神啊!

  作者啊!

  我不想捅男人的龟头啊!

  饶了我吧!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担心啥。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的,因为等一下你就会晕倒了…」

  「晕倒?为什么?呜…好痛…挖哩…靠妖真他妈的痛!」

  问题还没问完,肉棒前端的龟头,突然传来一道撕心裂骨般的激烈痛楚,痛得我快说不说话来!

  「由於入珠的仪式非常痛,所以呢,为了让仪式能顺利并减少你的痛苦,我会打晕你…」

  碰!

  话才说完,他不知道从哪边拿出一把木槌,往我的头就是一槌…

  「疑…还没晕!还能当旁白,那就在一槌…」

  碰!

  「还没晕!再一槌!」

  碰!碰!

  「连续两槌还不晕?那三槌好了!」

  碰!碰!碰!

  前前后后被打了七槌,我他妈的还不晕的话天知道他还会槌我几下,万一一个不小心,可能永远不会醒了!

  恍惚中,传来了爱德华在人间最后的话:「入珠完后,记得要禁欲,最少三天内不能做爱、打走枪、嘴炮之类的!要不然,会喷血不是喷精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