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


               **********
  女人心,海底针。女人屄,捅不穿。
  现在发现那怕是表面平静如水的女人,内心里也会如同大海一样波澜四起,
有想把被绿的事写下来的朋友,可以联系本人。我愿意和你一起走进你老婆的内
心,走进她的阴道。
               **********
  这件事因为小草当时处于睡眠做性梦中,她跟我的卧底女网友说了后,部分
细节我帮她填上了。
         ==撒尿的二姐夫看到了半裸睡去的小草
  我老婆的二姐夫也占过她的便宜,这时,女友是技校的最后一年。
  那是一个暑假,那天小草父亲,也就是我未来的岳父,叫二姐夫去家里干活,
是平房。
  那个活是个技术活,也就二姐夫会干,岳父继续上班,岳母做小生意中午不
回家,让小草给她二姐夫打下手。
  干了一上午后,小草做了点饭,二姐夫喝了点酒。二姐夫在正房睡了,小草
回了自己的房间,是最西边的厢房睡了。
  那个西厢房是后来扩房子时加了一间,也是特意加盖了给小草住的。为了避
免一些坏人在屋后窗户偷看,后窗虽然有,却堵的严严实实的,一点不透气。
  小草是睡在最西边的屋,二姐夫是睡在最东边,中间隔着三间屋,所以也不
用担心什么,特别的二姐夫其实是个很老实的人。只是,所谓的老实都是相对的,
在一定的条件下都会转化的。
  因为小草怕热,午睡的时候就开着门,小草上身穿着一件低领半透明粉色衬
衣,四个扣子就扣了中间两个,上午小草就是穿着这件,只是里面还有胸罩。下
身就穿着一件三角内裤。
  本来,小草一直习惯于裸睡,这因为家里有人,虽然说是亲人,是二姐夫,
也是个别的男人,尽管也知道他不会来对自己做什么,小草还是穿上了裤头,上
身本来打算戴着胸罩,只是这间屋没有穿堂风,不透气,就脱了胸罩,穿着外面
的衬衣。而且本来领口就低,又把上面的扣子解开了,只是衣襟仍靠在一起。
  事情坏在哪呢?也不是二姐夫骚,也不是老婆浪,而是坏在厕所上。
  那时小草的家还是城中村,按当时的城市面积来讲,也算是个郊区了,当然,
现在看来是城里了。她家的厕所也是那种农村式的,很简陋。厕所的门能有一米
半高吧,人在里面站着能看到上半身,当然,里面的人站着也能看到外面。
  天很热,二姐夫上床后,又下了床,此时,只穿着一条大点的裤头。本来上
衣是背心,下身裤子加裤头。躺了一会后热了起来,加之喝了几瓶啤酒,就起来
解手。因家里没有别的人,小草也上床睡了,二姐夫就没有关厕所的门,也没往
里走,就是在厕所门内侧的桶里撒尿,面向着西,这样,稍稍一侧身就看到了躺
在床上的小草。
  二姐夫抖擞完了最后一滴尿,要转头往外走时,一下子看到了半裸的小草,
酒助色胆,也动了点心,本来,一上午随着小草跟他干活打下手,不时的蹲下,
特别是小草蹲下时膝盖把半个奶子顶起来,就让他心里有欲火。毕竟,是个男人,
刚结婚性欲正足的男人。
  犹豫了一下,二姐夫就往小草房间走去。
         ==二姐夫的手隔着裤头摸了小草的肉缝
  小草房间,进了门先是在门后是一张书桌,然后再往北靠着书桌是一张单人
木头床,这张床至今还在我的家里。小草睡觉是头向外,也就是向南,这样伸手
就能碰到书桌,方便的很。
  按小草所叙,她感觉到有人站在旁边,这其实是一种直觉。应该是二姐夫进
了门后,挡着了光,小草的眼睛对光线的感觉有了变化,特别是二姐夫进去后,
呼吸了了变化。
  当时小草虽说睡的很死,上午的活都是体力活,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很重,
但毕竟此时还是个守身如玉的女孩,对于男女之事也有些天生的防守。
  不过,二姐夫进去后,并没有做什么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半裸的小草,很快,
小草也适应了,也没什么反应。
  后来证实二姐夫也有动作,小草的衬衣很薄,半透明的,整个奶子因为她平
躺着而小了许多,但仍有小小的突起,并隐隐透出肌肤的颜色。再看去,她的两
个乳房尖尖的,奶头虽然不大,却也能看出轮廓来。
  两条腿分的并不大,内裤倒是有点厚,是白色的,看不透,不过黑乎乎的阴
毛的轮廓也能看得出来。特别的,内裤中间那条缝隐约可见,很是诱惑人。要知
道,那时小草还是处女,而且二姐夫刚结婚呢。
  看了一会,二姐夫最后还是忍不住了,伸手隔着内裤摸了摸那条肉缝,摸第
一下时没什么反应。摸了几下后,一个指头顺着那条缝往下按,这时小草感觉到
了,只是感觉到痒,那时小草还没有什么性的意识。当然是要先玩屄了,能同时
玩奶子和屄,二选一时,肯定是要选屄的。
  后来,老婆在回忆这件事说,当时应该是做了个性梦,梦到自己和暗恋的男
神万军在亲热。当然,这个梦里的亲热也就是拉拉手,亲亲嘴。这亲亲嘴,还是
同学张芳和别的男同学恋人亲热在她的梦里的折射。
  小草活动了下腿,又夹紧了。随手又拉过盖的床单往上盖了盖,盖到了小腹
的地方。
  二姐夫又站了一会,看看小草又睡着了,也不好再把小草的床单拉开。
          ==二姐夫隔着抹胸舔小草的奶头
  屄屄自然是不再玩,再玩就是脱掉内裤,插入,这样,事情就闹大了,二姐
夫一是没这个胆,二来也知道小草的脾气。小草的脾气平时是很硬的。
  二姐夫摸了一下自己硬起的鸡巴,抽身就要往回手,却也不舍的看了一眼小
草的胸部。那时小草的奶头还是瘪的,根本就没有大起来。用手摸也根本摸不到
什么,奶头就是一个很小的突起,就伸出一个指头拨弄小草的奶头。
  那时小草的奶子是尖乳,还没有横向发展,还没有圆起来。二姐夫就低下头,
开始用嘴舔,也是怕把小草弄醒,先是两个奶头各舔了一下,就起来等了一下。
  其实这时二姐夫如果走,老婆也不会记下这件事男人都这样,起了色心,又
是个鲜嫩的处女,尖乳,这时二姐夫肯定是硬了,受不了了。就用嘴含住一个奶
头,完全的含住了,含住不要紧,还用舌尖舔了一下。这时,他是隔着衬衣的,
说是含着奶头不假,但主要还是含住了衬衣的布。
  已经这样了,二姐夫更加不甘心了。抬起头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嘿,现在才
发现最上面的扣子本来是解开的,是小草为了凉快解开的,搭扣,解开了,两边
衣襟仍对在一起,不靠近自己观察并看不出来。
       ==二姐夫解开衬衣扣子看到了小草的半个奶头
  二姐夫往后退了一步,深呼吸了一下,长长出一口气,屏住呼吸,伸出手,
轻轻掀开了抹胸前部一角。啊,那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比上午干活时时隐时现
的惊鸿一瞥更加惑人。稳住颤抖的手,二姐夫又解开了第二个扣子,然后将两片
衣襟慢慢往两边掀开,啊,乳沟,啊,乳香,啊,两片的乳晕都出现了。
  只是这时,衣襟基本上扯到了最大,要看的更多,需要解开第三个扣子。
  深呼吸一口,放下衣襟,休息了一下手,二姐夫又把手伸向第三个扣子。这
第三个扣子,因为小草的这个姿势的原因,绷的有点紧。
  好在二姐夫本来就是做维修手表之类的精细工具的,这难不倒他,慢慢地,
扣子解开了一半,这时,小草感觉到了,扣子解了一半,加上本来解开的第二个
扣子,衣服不是那么紧了,舒服多了。
  小草轻轻活动了一下,二姐夫赶紧收手,站在一边。这时,随着小草的活动,
那个解开一半的扣子解开了,两片衣襟慢慢往两边活动。呀,再多滑动一点,好,
现在整个乳沟都露出来,再滑一点,两边乳晕内侧都出来,里面的那个奶子看到
了半个奶头了,呀,爽。不可惜,因为第四个扣子本来就解开了,衣襟只是因为
重力的原因不再往下滑落。
  不过,二姐夫并不着急,这时,只要用手掀起衣襟,就能看到整个奶子了。
    ==隔壁老头来还工具惊跑了二姐夫自己看到了小草的处女奶子
  这时,大门处传来门响。
  有人来了?二姐夫一惊,就回屋了。一边往回跑,一边懊悔自己刚才太冲动
了。也不知道是谁来了?那时这里也就是农村,前邻后舍都很熟,没有什么敲门
之说。
  事情就是这么巧。二姐夫从小草房间里出来,急匆匆地回自己屋,低着头,
一手按着鸡巴,毕竟挺起来不对劲。
  其实,也不是巧。只是那会二姐夫从厕所里出来时,隔壁老头刚好在平房上
翻晒的被子,以为二姐夫午睡起来了,就在翻完了被子后,过来还上午借的工具。
  因为院门还有个过道,二姐夫看不到开门的是谁。开门的也看不到二姐夫。
  但二姐夫总不能这么只穿一条裤头,且硬着鸡巴见人吧,就加快速了速度往
自己屋跑去。
  老头走出过道,只听到二姐夫进堂屋门时碰到门的声音。也觉着有点奇怪,
难道他没听到自己开门。刚要打招呼,他却已经进屋了,放下东西,本来要走,
总要打个招呼嘛,就从窗户往里看了一眼二姐夫,却见二姐夫仰躺在床上,鸡巴
直竖竖地挺着。
  老头对小草家里的布局非常的清楚,老头从乡下调到城里来,就是岳父帮的
忙,看吧,又是一个恩将仇报的家伙。
  哟,刚进大门时好像听到脚步声是从西边那里过来。这小子,是不是对小草
下手了?老头想,就轻轻的往小草屋里走去。到了门口,一看那朦胧的半裸美女,
此时,刚才二姐夫的脚步声和老头的开门声,让小草有了些醒意,活动了一下身
子,一半衣服滑落了下来,整个的右奶子全露着。
  老头胯下东西硬了,他也是个老色鬼,掀开了小草的另一片衣襟,啊,小草
那随着呼吸上下轻轻起伏的两个奶子完全露在了他的面前,老头忍不住伸出手轻
轻握住了小草的一个奶子,然后低下头含住了那个奶头。
  热乎乎的,小草有了反应,开始翻身。其实还是没醒,不过,老头倒是吓坏
了,急忙退了出去。
             ==三个人的心理暗战
  听到脚步声,小草醒了,看到自己的上衣扣子都开了,虽然有点奇怪,但并
没有多想,因为她喜欢裸睡,经常睡时穿着衣服,睡着睡着就脱了。对于奶子和
肉缝处的接触感,还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性梦,可看看一个奶头对着的地方湿乎乎
的,还以为是出汗出的。反正也睡不着了,就起来穿好衣服,打算去洗脸准备干
活。
  小草走了出来,看到两个男人面对面隔着几米远着着,在说开了家常。两个
男人心里都有鬼,都发现了对方胯下鼓着,但表现仍在乐呵呵地说着话。二姐夫
的心里是无比的愤怒,我自家的姨子让你个外人老家伙占便宜。
  而且,自己好不容易把小草衣服的扣子解开,还没看到整个奶子,但却让这
老头看到了。
  就在小草醒来前,二姐夫已经出来了,借着打哈欠活动的姿势走到去解手,
趁机又往小草房间里看了一眼,看到外侧的衣襟已经滑落,看到了那整个的奶子,
只是远远的,房间里又是个暗影,根本看不清。真是恨啊,这自己辛苦打了天下,
却被一个外人轻而易举的摘了桃子。
  而老头的心理里:哈哈,你家姑娘不要光自己用,我老头也占占便宜。
  而小草也发现了两个男人胯下鼓的比平常要显眼,但害羞,只是瞅了一眼,
就洗脸去了,并没有想到,刚才两人都对自己那青春的肉体起了淫心动了色手引
起的身体反应。
  至到若干年后,小草成了性中高手后,在回忆当年的事时,才也这么推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