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10-11 - 绿岛快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10章
  「人呢?去哪了?「外面传来安婶的声音「都这么晚了,死去哪里了,唉!」
  沉浸在厕所的出芽听到一下急忙伸出软软的的玉手掩住钉子的嘴巴「嘘,别
叫!别喊!」
  「嗯嗯。」钉子很乖的点了点头。
  「你放手……」出芽看着他还摸着自己乳房的大手,拨开来,红着脸无力小
声的说着。
  低头看到他龟头一滴滴到地上的精液,浓浓的,黄黄的,她急忙打开水龙头,
匆匆对着他冲水着。
  钉子虽说傻,但很少这么晚不回家,安婶以为他去楼下看人家打台球了,于
是就下楼去找了。
  出芽赶紧用毛巾洗干净身体,也叫钉子擦干净穿上穿上衣服来,地上的水乌
黑黑的,都是钉子身上陈年老垢。
  钉子一声不吭,他第一次当着女人的肉体喷出了精液,而且是比划册上更真
实更美丽的一个胴体。
  他意识有点飘飘然,只知道不能大喊叫,而且出芽跟他说,这个秘密只要能
保守住,他日后会有更多的奖励。
  出芽打开房门,看了看四处无人的走廊,叫钉子走。
  钉子站在出芽后面,看到蛇形腰间,垂着大乳的身材,一阵兴奋从后面抱住
了出芽。
  出芽赶紧挣脱开来,横眉竖眼的瞪着钉子,钉子看到她如此严厉的眼神,十
足吓了一跳,傻呵呵赶紧回家去。
  后来,安婶找不到人,差点报警,回到家看到已经熟睡的钉子也不了了之,
这一夜,出芽睡得很舒服,双腿紧紧夹着枕头不停的磨蹭着进入梦乡。
  星期五,原本要回来的老顺告诉出芽,因为单位老黄请假了,他临时回不来。
  下午照顾好孩子入睡后的出芽,洗好衣服在晾着,突然不小心衣架掉了下去,
这下糟了,赶紧关上窗户,不多久,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紧接着敲门声。
  出芽一听,这不是在敲她家的房门,而好像是敲钉子家的门,原来衣架碰到
了楼下的路人投诉,而有神经病记录的钉子以前有过有过乱扔东西的行为,加上
这大热天的,谁会乱扔东西,保安的直觉应该是钉子,所以上门来找。
  「说,是不是你!说!」保安大声对着傻钉子咆哮着。
  安婶不在家,出芽不敢开门,只是隔着门缝往外看,只看见保安对着钉子大
声咒骂着。
  而钉子没有做声,其实事情不是他干的,莫名其妙,但平时受惯了欺负,现
在也无力反抗。
  四周的邻居打开了门看热闹,保安用脚狠狠踹向铁闸「开不开门,开不开门,
不开门我报警了!」
  钉子不敢开,只是紧张跟愤怒的在房间内来回不停的走动着。
  「傻子!看你妈的份上,老子不想不跟你啰嗦!」保安看他不开门,也实在
没有办法。
  「唔唔唔……」钉子在房间内痛苦的抱着头蹲了下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事情,但听得出保安很愤怒。
  特别是说警察两个字,对于傻子来说那简直要了命,他最怕就是警察,因为
因为傻,在街头经常给欺负,但反过来就是让警察觉得他就是在找事,所以安婶
也没有办法,只能经常关住他。
  「啊啊啊……」钉子在房间内发出吼叫声,保安一看不对劲,这精神病万一
范起来,吃亏是自己,咒骂了几下,就走人了。
  出芽在对面看红了双眼,一阵可怜跟哀怨涌上心头,这滋味不好受,其实是
她那个衣架惹到了钉子麻烦。
  她看了一眼房内熟睡的孩子,轻轻打开了铁闸,这时候看热闹的邻居已经关
好自己的家门。
  阴暗的房间内,钉子看到出芽走了过来,停止了吼叫,反而一阵激动的打开
了房门,出芽四处看了看了一眼,低着头急促的走了进去。
  一个美丽丰满的少妇走进一个家徒四壁乱七八糟的精神病家,会惹来不少猜
嫌,但这闷热的大中午也没有那么多管闲事的人。
  出芽走了进来,她幽幽的看了一眼钉子,苍白的嘴唇在保安的怒骂后还有点
哆嗦,她叹了一声气。
  钉子此刻犹如乖乖的小孩一样,站着看着眼前的这个女神,胸脯随着呼吸坚
挺的起伏着。
  「你,你真是个傻子……」出芽心疼的骂着钉子。
  钉子一阵憨笑,面对在自己家里的这个美人,他一下子扑了上来抱住了出芽,
伸出舌头直接往出芽脖子上舔。
  「唔唔……不要。」出芽冷不防给他扑上来,原本想要自己脱衣服的她束手
无策。
  钉子低下头,牙齿咬住出芽乳房上,一口咬在胸罩上,腥臭的口水瞬间湿透
了出芽的衣服。
  出芽给钉子推到了床边,她几乎站不住,看着啃着自己胸罩的男人,她内心
砰砰砰砰砰直跳。
  钉子不会脱,他用牙齿死命咬着胸围的边框,隔着衣服跟猪一样拱着出芽的
乳房。
  看着他急成这个样子,原本想骂他的出芽看得心软「唉,刚才要不是自己不
小心,也不会让保安来骂他」
  跟刚才软弱的样子,此刻的钉子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双手不住的往出芽乳房
上抓着。
  心软的出芽双手绕到身后,想解开束缚两个白面馒头的乳罩带来,突然,一
阵脚步声传来,然后是掏出钥匙的声音。
  「啊?坏了……」出芽急忙推开欲火焚身的钉子,但又不知道要躲去哪里,
这狭窄的房子内,她一手拉住听到脚步声而脸色瞬间苍白的钉子,冲入房间内,
连拉带扯入床底下去。
  钉子的家很脏,安婶年纪大也没有打理,床底下更是乱七八糟什么都有,钉
子给拉进来,出芽就压在他身上,紧张的看着外面。
  房间基本没灯光,外面的知了急急急的声音不免得一阵杂吵,而也刚好掩盖
了两人的呼吸声。
  出芽现在心里跳得更快了,她跟钉子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也不不可
以让第三个人知道。
  安婶更是如此,万一知道了,怎么办?怎么解释?她跟他儿子,傻儿子发生
关系?然后邻居都知道,这下就完蛋了。
  出芽好后悔,后悔自己怎么走进来,还好小孩吃完奶在睡觉,不然现在怎么
办?一连串的问题在出芽的脑海中冒出来。
  脚步声是安婶没错的,出芽很清楚,钉子更清楚,掏出钥匙打开铁闸,安婶
发现木门没关好,不禁一阵嘟囔「坏小子,又去哪了」
  空气一阵闷热,但夹杂着一阵幽香,这是一股年轻女性的味道,老人家鼻子
不太好,但绝对闻出来。
  她现在在楼下不远地方打杂工,刚才听到保安的一阵投诉,所以赶快上来看
看,发现家里没人,也不禁一阵疑问。
  但钉子整天到处跑,也没太大的办法,估计又去哪了,而家里这个股味道,
应该他又偷了哪家姑娘的内衣了。
  「唉,肯定又去找对面那小女了……」安婶认定对面的出芽,因为自从钉子
看到她之后,那种魂不守舍,夜夜自撸,让她这个做母亲感到一阵悲欢。
  悲哀的是儿子都60多岁了,连女人都没碰过,欢的是,儿子喜欢女人,而且
对出芽那种痴缠,特别是出芽这一年来,钉子每逢看到出芽,都乖乖的让她一阵
欣慰。
  于是,她很多时候幻想出芽就是她的媳妇儿,而跟出芽的打交道也让她了解
出芽是一个天真的姑娘,于是她嘘寒问暖的关切着出芽的一举一动。
  上次,她跟楼下邻里瞎聊,知道那个阿地整天偷看出芽,于是,那天晚上,
她刚好在走廊看到半蹲在墙上偷看出芽洗澡的他。
  于是突然在旁边一声大喝,吓得阿地跌了下去,现在还在医院。
  而老顺对出芽的房事,出芽也跟安婶闲聊中知道一清二楚,一盘棋在这坏老
人的心中酝酿。
                第11章
  而老谋深算的她不知道,这美如天仙的出芽竟然已经按捺不住年轻发情的心,
将身体给了她那个傻儿子淫欲了一番。
  更加不知道,此刻两人就在床底下,出芽正紧张的冒汗,柔暖的身子压在钉
子上,特别是两个乳房紧紧贴住钉子。
  而钉子刚开始也是紧张得要命,可是欲火始终战胜了紧张的神经,出芽那股
年轻女人的气息紧紧攻占着他的鼻子。
  出芽感觉出身子下的他,正努力的扯开那根硬梆梆的子孙根,磨着出芽的大
腿内侧,出芽不得不夹紧了双腿,但双手只能撑住地板。
  由于床底不宽,她的身体大部分跟钉子粘着,香汗淋漓的她汗水从乳房滴到
钉子的身上,她的头扭过去一边,钉子的口臭让她喘不过气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房外传来,原来是安婶将朋友给的秘方去摘了药草榨
汁,「死小子,跑去哪了,等下给我拿去给小女喝……」
  她口中的榨汁其实是朋友给的催情草,据说喝了下去,女人就会发情,内心
会燥热,想要男人,她刚好工作的地方不远就有这样的草药。
  于是摘了一大堆,叫钉子送去给出芽喝,出芽不懂,以为是安婶怕有蚊子咬
给擦身体的。
  药草是土方,没有预期催情的效果,但的确会让人兴奋,而出芽的确也刚好
抹了好多之后,面对钉子的那种男性身体的吸引,自然增加了欲望。
  安婶在家打开瓶子,空气中弥漫了那股药草味儿,出芽闻到味儿一阵熟悉,
但也不知道安婶在嘀嘀咕咕些什么。
  而此刻的钉子已经是欲火焚身,他死命的抓住压在他身上的出芽,龟头淌着
恶臭的津液磨蹭在出芽雪白的大腿上。
  出芽紧张的心情不在话下,她一面要安抚身子下的钉子,一面要忍住不发出
声音来。
  「嘘……不要。不要吵……」出芽很小声在钉子耳边说着,吹嘘耳边耳边暖
语,听得钉子一阵酥麻,这欲火更旺了起来。
  但苦于床底位置太窄,无法翻身,但他也知道不能说话,只是伸着舌头不断
舔着出芽的脖子。
  出芽不得不仰头避开他腥腥的口水,舌苔刮在她的脖子,搞得痕痒难抵。
  突然钉子身子往下缩了缩,头蹭到了出芽的胸前,出芽不得不双手撑住地板,
垂下来的两个胸圆滚滚的在钉子面前轻微颤抖着。
  还好刚才没有脱掉胸围,钉子舌头更加麻利起来,在出芽的乳房上来回舔动,
也因此没有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出芽只能忍住由他乱来。
  外面叮叮当当一阵,然后再是一阵冲水马桶的声音,看来安婶搞定了家务,
没进来房间。
  身子下的钉子越来越乱来,他拉下出芽的衣服,露着不开心的脸色死命拽着
出芽的乳罩,出芽的双乳吊着紧紧绑住,所以一时半刻钉子解不开,大口大口咬
着。
  牙齿咬住奶罩的尖尖地方,搞得上面的出芽紧紧咬住双唇,这种酥麻对她实
在是一种难忍的折磨,她不得不摇动身子,让钉子没有办法一下子咬到自己的乳
头来。
  好在钉子智商不高,他最有兴趣还是出芽的乳房,换做是其他正常的男人,
只需往上拉出睡裙扒开那一层湿透的内裤屁股往上一挺就可以马上插入出芽体内。
  出芽红扑扑的脸蛋憋住了钉子的骚扰,而同时外面的安婶哐当的拉上了铁闸,
出芽一听外面没有动静,急忙推着着身子下的钉子。
  钉子还死死咬住她的乳罩,两人大汗淋漓,出芽双手已经没有支撑的力气,
一下子趴在钉子身上。
  「别动,别动……出来……」出芽对着屁股一翘一翘的钉子,他此刻天生的
反应就是操的动作,不知道洞口在哪,也不知道怎么插入,反正就是知道屁股摇
动着。
  出芽看到钉子这样的架势一时犹豫了,闷热的房间,两人如胶似漆的贴住那
么久,还有空气中一股让人迷糊的味道。
  出芽脸色更加红润起来,呼吸声加大起来,她的手不知觉的摸到了钉子裤裆
的那根硬硬的鸡巴。
  「他前天刚洗澡过。刚洗澡过。」出芽的脑海出现洗澡的一幕,最主要是钉
子身上没有以前那么臭。
  「反正。没有人……我……」出芽咬着嘴唇,双乳突然一阵的酥麻,原来是
钉子的双手捏住了出芽突起的乳尖上。
  「哎呀,要死了,别捏。别……」出芽对着钉子喊叫着,她双手使出力气挣
着地板,双腿一用力的翻滚出床底下。
  「呼呼呼……」大口喘气的出芽看到钉子死命的翻身扑了过来,犹如一只看
兔子的猛狮。
  出芽没办法,再次给钉子扑到自己的身上,她躺着看着红着双眼的钉子,感
觉有点害怕「你。你想干嘛?」
  钉子没有回应,低下头再次含住出芽的乳头上,下身跪在出芽的双腿中间,
一个硬了的鸡巴正对着出芽的桃源洞口死命磨着。
  出芽挣脱不开,她的阴唇此刻感觉给突起的东西来回磨着,她的反抗也没有
那么的反应,口里呢喃着「你干嘛……你干嘛……你想干嘛嘛……」
  出芽的手此刻没有闲着,她轻轻的拉开了钉子的裤头,好结实的肌肉啊,出
芽的手按在钉子的屁股上。
  「别动……别动……」出芽红着脸叫着乱顶住她下身的钉子。
  钉子很听话的停下动作,他感觉出芽柔嫩的手此刻握住着他的的鸡巴,人的
天性让他乖乖让出芽的手握住,他感到一阵的舒服。
  年轻女人的手很软,老年人的阴茎很暖。
  出芽不敢看在自己身上的钉子,她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双腿张开来,呼吸紧
凑着,引导着钉子的龟头顶住了自己的内裤上,另外一手将自己的内裤拨开来。
  没有阴毛的钉子,此刻泛红的子孙根刚好顶在了出芽的阴道口,两片可爱的
粉红阴唇正开合着等待主人的洗礼,而一股淫水早已润滑了阴唇洞口。
  「嗯……」出芽头轻轻往后仰着,喉咙发出一阵呻吟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钉子犹如听到了冲锋的号角,他双手用力按在出芽的肩膀,双
腿用力一顶,屁股一缩,扑一声,自己的鸡巴随着润滑的津液插入出芽的体内。
  「哇……」两人发出同样的声音,一个是舒服,一个是疼痛。
  出芽没有想到钉子这么用力,许久没做爱的她一下子受不了这么猛烈的插入,
疼痛十分。
  这毕竟是她第二次做爱。
  她双手狠狠拍打着钉子的脊背「不要,不要那么用力……好疼。好疼。求求
你……不要啊……」
  她疼痛得哭喊起来。
  但钉子傻乎乎的不知道她在干嘛,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小便的东西插在出芽的
体内,一种前所未有的包围感瞬间充满全身。
  鸡巴全部没入出芽的体内,她只能努力叉开大腿,钉子的天性开始来回抽插,
她的双手紧紧抓住钉子的两根手臂上,手指甲深深插入钉子的皮肤上。
  钉子嗷嗷嗷的叫着,一个傻子,一个60多岁的傻子,人生第一次做爱,而且
是操着如此美丽的胴体,可惜他不懂得做爱的前奏,也不会做爱的怜香惜玉,他
此刻正在完成着着野兽般的天性。
  出芽疼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身子就要裂开来一样让钉子在自己身上撒野。
  粗糙的龟头狠狠的一次又一次摩擦在出芽幼嫩的子宫壁上,两个黑黝黝铜铃
此刻紧紧缩成两个球体,随着抽插,一次又一次撞在出芽撅起的屁股上。
  老头枯燥的皮肤跟下垂着的肚皮,在幼嫩的肌肤雪白的大腿,这样的情结只
有日本AV才可以看到,此刻正在阴暗潮湿的房间地板上演着。
  来回十几下的抽插,感觉没有那么疼痛的出芽开始感觉下身有点异样,她大
口喘气,将屁股调整配合着身上这头猛狮的肆掠。
  男人的鸡巴充实感填满着她的全身,原来做爱就是这样的,出芽头一回感受
到做爱的刺激。
  「轻。轻点……」出芽对着身上的钉子,犹如温柔的妻子一样,小声的说着。
  「呃……呃……」偷偷睁开了双眼,她看到钉子满头大汗,张大着口,沧桑
的脸庞一条条老人斑,喘着气仰着头,下身打桩一样正在一下一次认真的插在她
的体内。
  她不敢看他,扭过头,看到被她手指甲刮得一条条的钉子手臂,血正流出来,
而这个男人什么都不顾的正在努力耕耘着她的身体。
  「呼呼。呼呼。」两人的呼吸声彼此起伏着,此刻钉子的口气在出芽看来貌
似没有那么的臭了。
  出芽此刻巴不得钉子低下头来吻着她的双乳,她想腾出手解开自己的乳罩,
但钉子抽插让她不得不用手扶住他的腰。
  面对这个不会做爱但此刻有跟她做爱的傻子,她想要更进一步的享受做爱是
不可能的。
  此刻她只能享受着原始的抽插「好……好了。没……?」出芽一顿一顿的问
着。
  此刻她的内心挣扎着,她这么丰满尤物,竟然给这么一个神经病老人抽插着,
她开始犹豫,甚至焦虑「他没有带套,怎么办……」
  正想着,身上的钉子加大了速度,力度越来越大,钉子的鸡巴没一下都深深
的插入她的子宫内。
  摩擦着让她一下子禁不住呻吟起来「啊。啊……轻点。啊。」
  「嗯。好了。你拔出来。拔出来……啊……」
  「不要啊,不要……不要射进来……」
  「啊……你……你不要这样啊……」
  出芽无力的喊叫着,她抵挡不了这头猛狮的老男人,她的拳头无力的打在钉
子的头上,可整天给挨揍的钉子怎么会感觉痛呢,特别是现在这么紧要的关头上。
  他嗷嗷声音加大起来,屁股一紧一松,一紧的时候,龟头深深插入出芽体内,
一松的时候,龟头刚好在出芽的阴唇内侧。
  而年轻女人富有弹性的阴唇紧紧吸住钉子丑陋的鸡巴,摩擦的快感覆盖在努
力挣扎的身体内。
  她的双乳虽然给乳罩绑住,但猛烈的跟随着身上这个男人的挪动而跳动着,
她知道他要射了,但她知道他是听不进去的,但此刻她的双腿内侧已经没有刚才
的疼痛。
  一阵一阵摩擦的快感充满了全身,她没回过神来,一股滚烫的精子狠狠冲入
她的体内,好烫好烫,但快感充满了全身。
  她不停的哆嗦着,身上的钉子人生第一次将自己的的精子射进女人的体内,
而且是如此完美的少妇体内。
  他喘着气趴在了出芽的身上,他的阴茎此刻缩成一小团在黑色的包皮内,而
出芽的双腿中间一大坨黄色的精液正流在地上。
  出芽看着躺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她的下身现在除了哆嗦感外,精子倒流
着出来出来体外。
  但她动弹不了,也没用力气推开身上的这个男人,只能任由他喘着气趴在自
己暖暖的胸前,心中犹如打翻五味瓶一样。
  她使出吃奶力气推开了在温柔乡的他,一手还紧紧抓住她丰满的乳房,她站
了起来,刚想骂钉子几句。
  可是她扭头看到躺在地上喘气的钉子,一阵做爱后仿佛苍老了好几岁,而下
身欺负她的那个臭东西正缩在黑色的包皮内盯着她。
  她一阵红晕,急忙整理着自己的裙子跟给钉子扯得乱七八糟的胸带,小跑着
冲出房间,此刻,她看到桌子点燃着一捆香草,这个味道让人迷糊,充满野性。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也顾不上,下身湿漉漉腥臭的精液还留在她的体内跟内
裤内,她打开大门,四周无人,急匆匆的冲了回家,而这时候,在走廊的尽头,
一个老太婆站在那边,咧着嘴笑着。
  这人正是安婶,其实她早知道了钉子最近魂不守舍,而晚上睡觉隐约听到钉
子梦呓着:奶子,奶子。
  刚开始以为钉子是看多了多了黄书,但那天发现钉子这么晚才回家,而身子
给洗澡过似得,一追问,竟然是出芽给他洗澡。
  一个少妇,一个按捺不住的少妇,终于忍不住了,老公不在身边,生了小孩
性欲特别强,但她始终不敢联想到这个尤物少妇竟然会跟他儿子胡搞。
  而也在刚才,她进来的时候,闻到出芽的味道,而且,平时钉子若不在的时
候,肯定会带走钥匙,而那一串钥匙正在屋内,所以老奸巨猾的她知道,出芽跟
钉子肯定躲在屋内。
  不懂声色的她点燃了采摘的催情草,那股味儿加快了出芽的发情,最主要是
钉子骚扰下,憋太久了,出芽出芽忍不住发情了。
  安婶这步棋下得真绝,她偷偷的跑回家,进去房间看到躺在地板上大声打鼾
呼呼大睡的钉子,旁边地上湿了一大片,这里有钉子的精液还有出芽的爱液。
  安婶是过来人,看了会意的笑了。
  此刻出芽在厕所内,流泪着洗刷着自己的身子,还好这事情没人知道,天知
地知她知傻子知。
  而后,她急匆匆的下楼,去便利店买了一盒事后避孕药。看到旁边摆着一盒
避孕套,见四下没人,羞红着脸买了一盒带了回家。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