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少妇小莎】01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


              (一)列车视频
  我叫阿犇,现年33岁,人们都说「三十三乱刀斩」,可是我却发觉,就在今
年,人生中的第二春开始勃发。
  我有一个美艳动人的妻子——朱忆莎,熟悉她的人都会叫她「小莎」,虽然
她也已经年过三十,但仍然是闭月羞花,岁月只不过更加将她的美丽增添了一抹
成熟,整个人就像是熟透了的瓜果一样,散发出无穷迷人的香味。
  从毕业到现在,10年的时间,似乎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不知
是因为天生丽质,还是因为在大学期间的淫靡岁月接受了太多男人的滋补,无论
是身材,还是容颜,她都会让人感觉到世上真有「女神」的存在。
  小莎在大学期间很是有过一段荒唐的岁月,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为人妻
的她已经慢慢变得端庄、静雅,乍一眼看去,哪像是十年前那个在大学里惑乱众
生的性爱天使?只不过现在我才知道,她的那种火热的性感并没有消失,只是深
深埋藏于内心深处,这段时间里,她内心深处似乎又慢慢起了波澜,那种入骨的
风骚又慢慢展现出来。
  小莎是名副其实的天生媚骨,如今她的身上交织着端庄美艳和放浪形骸,身
为严重的NTR中毒者的我,得妇如此,焉复何求?此时此刻,我正在高铁上,飞
驰向N市,在狭小的卫生间里,我坐在马桶是,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
  上个月,丁老头——那个在十年前尝尽与小莎鱼水之欢的老头,终于光荣退
休了,年逾70的他卸下了「宿舍管理员」的职责。
  兴许是退休之后心里的寄托一下子消失了,加上本身没有亲人在身边,丁老
头瞬间似乎老了许多,原本看上去挺精神矍铄的模样变得垂垂老矣。
  小莎看了后当然很是心疼,在她心里,「丁伯伯」一直是个「里程碑」式的
存在,说起她真正成为「性爱天使」,这个丁伯伯是绕不开的人物,在小莎和丁
老头身上,我看到的并不是一时放纵,而是「既走肾又走心」,甚至隐约看到了
跨越年龄的禁忌之恋。
  心爱的女人身心都被丁老头占有,这种体验,让我如痴如醉,在我的一再鼓
动下,小莎承担起了「帮助丁老头寻找退休后的幸福」的任务,其实我我她都心
知肚明,这里的幸福,就是性福啦~~平日里,小莎是一家补课机构的英语教师,
所以只有周末她才有空,这不,因为前两天丁老头随口的「真想再吃到家乡的鱼
啊」这么一句话,为了宽慰退休失意老人的一点小心愿,小莎心甘情愿,陪着他
兴冲冲地陪老头回家乡了。
  我因为工作加班,没有来得及和他们一起,小莎和丁老头先走了一步,而我
只能在周六加班一整天之后,紧赶慢赶搭乘半夜的火车。
  嘿嘿不过这样也好,没有我的存在,正好让小莎和老头培养培养感情~~现
在是半夜23:55分,两人应该已经回到了丁老头的老宅了。
  孤男寡女,年久失修的老宅,吱呀吱呀的床上……啊……一想起来我的下半
身就不受控制地膨胀……不知道5分钟后,约定和我视频的时候,小莎或许已经
和老头来过了一次鱼水之欢了~~也有可能两次~~不是「或许」……我哑然失
笑……是「一定」!这段时间,帮助丁老头走出空虚感,不就是靠着少妇的火热
胴体吗?今天晚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点什么不言而喻。
  半夜的列车疾驰在铁道上,大多数人已经在有节奏的声响中睡着了,我却瞪
大着充满着血丝的眼睛,焦急地等待着老婆的视频请求,这是我们的约定,我想
看一看在别的男人房间里老婆的万种风情。
  没让我久等,午夜刚过,手机就连接起了视频通话。
  小莎脸色红润,头发湿漉漉,像是刚洗过澡,圆溜溜的眼睛此刻半眯着呈现
好看的月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我总觉得妻子的笑容,怎么说呢,有点过
于灿烂了。
  「喂?听得见吗?」
  我小声说,虽然已经是午夜,一个人在列车的卫生间里,但被别人听见总不
太好。
  「听得见啦~~」
  视频里,小莎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含糊地说。
  「嗯……那个……丁伯伯……」
  「睡着啦~~老人家嘛~~睡得早~~」
  小莎的尾音似乎带着戏谑。
  「睡得早不如睡得好~~」
  我喘了口气。
  「嘿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啦~~要想老人家睡得好~~我自然是满足了
他的需求啦~~」
  「什么需求呀?」
  我明知故问,这样的挑逗我最喜欢了,妻子年过三十,仍有少女般的娇憨。
  果然,她吐了吐舌头,「还有什么需求啦!!!」
  「不知道才问你的嘛~~」
  「哼哼~~骗人!!告诉你啦……生理需求~~老人家的生理需求很强呢~
~人家好不容易才满足他的~~你满意了么~~嘻嘻~~」
  「……真的?就、就在这个床上?」
  「……这倒不是……」
  小莎顿了顿,脸上更红了点,娇羞的神情更像是初尝人事的少妇,一点都看
不出三十多岁了。
  「那……在哪里啊?」
  我眼睛里喷出火来了,不是因为视频里小莎的乳房在宽松的睡衣下,正随着
擦拭头发的动作而轻轻摇晃,而是因为追问妻子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地点时产
生的刺激快感。
  「在后面厨房里~~」小莎想了一会儿,才咬着下唇轻轻地说。
  可能看见我已经把肉棒从裤裆里面掏了出来,她浅笑了下,然后强忍羞涩,
慢慢的说:「人家……人家在帮他弄晚饭的时候……他……丁伯伯就、就从后面
把人家的裤子脱下来了……真讨厌……当时我还吓了一跳……」
  我闭起了眼睛,幻想着当时的场景,破旧的厨房里,昏暗的灯光下,绝美少
妇正趴在脏兮兮的灶台上,裤子被扒掉褪至膝盖处,露出了白嫩嫩的臀部,被一
个干枯的秃顶老头从后面一深一浅地顶操着。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
  小莎的声音又柔又腻,把我从性幻想中拉了出来。
  我吸了吸鼻子,嘶哑着说:「爽了没有?丁老头有没有把你喂饱?」
  换成是少女时代的小莎,一定接不上这样赤裸裸的调戏话语,而身为少妇的
她的心理显然强大了许多,她只是微微一怔,埋怨似的瞟了我一眼,然后用更加
魅惑的声线低沉着说:「当然没有……丁伯伯……他毕竟年纪大了嘛~~不像是
十年前的他了……再说又是那种……那种……后入的姿势,他很快就力不从心了
……」
  「是……是嘛……」
  我知道好戏要来了,我开始上下套弄起傲然耸立的肉棒来了。
  「而且~~说了是来宽慰他的嘛~~又不是反过来满足我~~只要、只要丁
伯伯能舒服到就好啦~~」
  「操!你真是个好晚辈呀!!如此贴心贴身服务……都不知道谁是你的老公
了~~」
  「嘻嘻~~老公你吃醋了啊~~好啦好啦~~你不是就喜欢人家这么……放
荡嘛~~你还是人家的好老公~~人家的老公只有你一个啦~~」
  小莎在视频里撒起娇来了,听得我浑身都酥了。
  「证明给我看!」
  我加快了打飞机的速度。
  「老公~~我好想你呀~~真想你此时此刻在这里,把……人家喂饱~~啊
……」
  小莎媚眼如丝看着我,伸手到背后把睡裙的拉链慢慢往下拉,然后妖娆的扭
了扭腰,让宽松的睡袍缓缓褪下。
  里面当然是空无一物,多么美丽的画面啊,视频里,我的妻子在别人的床上,
不着一缕。
  比起十年前的大学校花,妻子的身体依然苗条,但是胸部却更加傲人,在少
女时代已经傲人的双峰经过岁月的积淀,此刻更加饱满和坚挺,宛如两只圆滚滚
的丰盈的水蜜桃,足足有34F的尺寸更加显得上面两颗粉红水嫩小樱桃的娇羞可
爱。
  「自己摸一下自己的奶子~~就当成我的手在弄你的大奶子~~」
  无数次欣赏过这对宝贝,可是每一次见到妻子的大奶子,我还是会一次又一
次地迷醉其中。
  小莎浅笑着,听话地用手托着自己的胸部,一边轻轻摇动一边说:「最近这
里好像又大了点~~真讨厌~~」
  「讨厌?」
  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这个时候我真像穿越过屏幕,舔弄妻子的大奶子。
  「嘻嘻~~好多衣服都不能穿了耶~~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也总是看着人家
的……这里……」
  我心里想,这个,嘴里却说:「有你这样的美女老师,他们真幸福呢……好
老婆……你把摄像头往下一点点……」
  「讨厌啦~~这么性急~~」
  虽然又是娇嗔又是不依,小莎仍然听从我的要求,将镜头慢慢下移,今天她
穿着白色的蕾丝内衣内裤,薄薄的蕾丝挡不住内里的春光,只半遮半掩的让人更
加心动。
  床上的小莎如同一只猫儿一样,我几乎看痴了,明明是丰乳肥臀蜜桃般诱人
的妖精,偏偏有犹如婴儿般纯粹的笑容。
  妻子小莎在床上扭了扭腰,让我欣赏到了什么叫「波涛汹涌」,雪白的双乳
随着她的动作淫荡的摇晃着,乳尖划出一道道炫目的红色线条。
  「人家要脱内裤了哦~~」
  小莎的声音绵柔至极。
  我的喉结上下滚动,声音也发紧:「快点~~我要看~~」
  小莎微微翘起臀,小腰一扭,便内裤脱下。
  我看着妻子的私处,发出了一阵喟叹:「好美……」
  「都老夫老妻了……」
  小莎听到我的赞扬,有点害羞,但声音里也有一丝骄傲。
  我毫不掩饰的欣赏和火辣辣的注视可能让她是很害羞,但是在我的鼓励下,
她还是忍着怯意,用手指把花瓣打开,让里面紧闭的小缝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就想是盛开着一朵娇嫩的花朵,粉嫩嫩的颜色让人流口水,细细狭长的通道
闪动着水渍的光亮。
  「怪不得刚刚丁老头一泄如注……真是的……所有男人要是插进你的小穴…
…能坚持十下不射已经是奇迹了……」
  我有些病态地痴笑着,手淫的速度不断加快。
  「别……别这么说人家~~人家会……会害羞~~啊……」
  妻子在丁伯伯的床上放肆地张开一双雪白的大腿,在花瓣中间,一颗闪亮的
红色小豆豆格外的动人,已经微微充血了,说明它的主人已经春心荡漾了。
  「想不想要?」我明知故问。
  「嗯~~想……好想好想……」
  妻子的声音小小的,但透露着性奋。
  「好想什么?」
  「好想肉棒~~好多肉棒~~快来快来~~干进人家的骚穴~~」
  这个词从端庄大方的老师嘴里说出来真的是劲爆了!我喘着粗气,疾声问道:
「刚刚被丁伯伯操得还不够?」
  「啊~~哦~~不够不够……啊啊啊……老公你快点来……快点……你的老
婆已经忍不住了……」
  「那你去找其他男人啊……」
  我忘乎所以。
  「讨厌~~人家不是随便的女人~~啊……啊……」
  小莎不依着说,她的一只手撑在背后,支撑着身子不倒下,空出的另外一只
手,按上鼓鼓的阴核上来回的按着,一下下重重的来回按压着。
  你随便起来不是人……我心里默想。
  然后,还没等我再出口逗弄,她继续喘息着说:「啊噢~~这个村子里面~
~不是老就是……就是小……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人家想要去找……也找不
到啊……」
  我操!敢情你真的想过去找野男人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挑逗我的情绪,小
莎此刻简直变成了小妖精。
  「老的也行,少的也行……只要是公的……都可以嘛……」
  「啊~~才不要~~人家下午进村子的时候,那帮老头子的眼神都像是要吃
掉我……太可怕了……」
  我心中一颤,知道这次返乡之旅有好戏看了,不过眼下已经是刺激万分,不
用再在脑子里幻想了。
  「手指伸进去吧~~反正已经湿透了……刚刚丁伯伯有没有射进去?」
  「没……才没有……他很想……但……啊……但……但人家还是说不要……
射进去……」
  我嗤笑一声,这丁老头还真是,竟然能控制住,看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听
小莎的话啊,「那他后来射到哪里了?嘴里?」
  「嗯……」小莎风骚入骨地发出了一声颤音,随着这声颤音,她的身体也是
一阵颤栗,大张的双腿也忍不住抖起来,强烈的快感让她快坐不住了,从桃花源
深处流出的汁水泛滥,丁老头的床单上甚至能看见清晰的湿印。
  看起来,在男友面前谈论之前被别人淫弄的情形,很是让妻子体验到了久违
的性奋。
  「真骚啊……老婆你真骚……有没有吃掉老头的精液……」
  我继续用话语凌辱她。
  「啊……嗯……」她已经完全无法回答我的话了,现在看来,她似乎很享受
被我用语言狠狠羞辱的滋味,恐怕她会比我更快到高潮。
  「好吃吗???别的男人的精液好吃吗?!!」
  我继续添油加醋。
  「啊哦……嗯~~啊……啊……啊……啊!!!」
  随着小莎最后声呻吟,她的身体往上猛然弓起,在凌空停留了片刻之后,她
整个身躯便像崩塌般的重重落回床上,接着我便听见她像在哭泣般的嘶叫着说:
「啊呀……噢……我来了!……呜呜……哦……人家丢了!……喔……喔……美
死我了……」
  爆发高潮的小莎像抽搐般的浑身颤抖,平坦的小腹竟然出现波浪状的律动,
我也在列车卫生间里射出了酝酿已久的子孙。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6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