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我的苏醒】03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黄毛,金毛
  王家豪走后,我心里美滋滋的还有些害羞。此时的我已经补好了妆,十分惬
意的端着一杯咖啡cappuccino脚下则换上了一双舒适的白色兔爪拖鞋。
  手机的Facebookmessage里依旧是我一上线就收到了王家豪
的信息。
  王家豪:「嘿,宝贝儿。感觉怎么样?」随后附带的一个动画表情就是一个
很可爱的小乌龟叼着一只雪茄,戴着墨镜很得意的坐在沙发上那个gif图片还
不时弹出「cool」这个词。
  我看到王家豪的图片扑哧乐了,我回到:「恩,我感觉不错。你这个图片更
不错很像你。」
  王家豪「(愤怒)」
  我:「呵呵……」随后发了一个kiss的动态表情。
  王家豪:「(害羞)」
  我:「呵呵,今天累坏了吧。回去睡一觉吧。」
  王家豪:「不了,我正在坐公交车回学校。」
  我:「今天不是学校的休息日吗?」
  王家豪:「哦,今天是休息日。不过我要参加学生会的活动。哎呀,坏了。」
  我:「怎么了?」
  王家豪:「我今天去你家就是为了和你要张明(我儿子)的照片的。等他们
比赛回来的庆功会上要贴出所有队员的生活照,还有他的家人对他评价的VCR
(视频)的。」
  我:「哈哈,你这个迷糊的家伙。说吧,你到哪里了?」
  王家豪:「还在midtown(纽约曼哈顿中城)的第五大道一会就到t
rumptower(特朗普大厦)。」
  我:「好吧。」说完我发了一张儿子的照片。
  我:「这张可以吗?至于VCR一会你在trumptower下车,我去
附近做头发。我做完了头发接受你采访。」
  王家豪:「太好了」随后就是发来一张他撩开裤子对自己肉棒拍摄的照片。
  我:「讨厌,想什么呢。刚刚吃完又饿了?」
  王家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难道你就不需要?」
  我:「需要,需要,需要你清醒点。看你毛毛躁躁的连正经事都忘了。」
  王家豪:「嘿嘿,正经事就是你也染个和我一样的黄毛吧。」
  我:「我才不要。和你一样那不是丑死了。」
  王家豪:「我是脸丑,发型可不错。」
  我:「恩,还有你那个(肉棒)也不错。」
  王家豪:「嘿嘿,喜欢吗?」
  我:「恩,喜欢。」
  王家豪:「哇,尺度好像被我搞大了哦。」
  我:「本来也不小。咱们聊了那么久,我什么时候尺度小啊。只不过文字更
容易让人聊得轻松。」
  王家豪:「今天早晨」
  我:「那还不是给你了。」
  王家豪:「恩恩,我的宝贝最好了。」
  我:「老套,换个别的词。」
  王家豪:「亲爱的?」
  我:「我老公用烂了的词。」
  王家豪:「可你老公没把你的奶子玩烂。我要是你老公早就玩得你生活不能
自理了。」
  我:「那我还是祈祷别落在你手里吧。」
  王家豪:「为什么?」
  我:「落在你手里,我就生活不能自理了。你养我啊。」
  王家豪:「我不光养你,我还天天喂你吃好东西。」
  我:「哦?好东西(流口水的动画表情)什么好东西啊?快说说。」
  王家豪:「精子。」
  我看到这里拿起手机发了一条语音「变态,别耍流氓了。看着点路,别坐过
站。我出门接你去了。」
  王家豪:「OK。」
  因为经常注意检查自己是不是需要补妆,所以我出门很轻松,只是换了鞋,
拿起车钥匙,拎了一个小包简简单单的就出门。
  汽车行驶在第五大道上centralpark(中央公园)附近的高楼边
有很多忙碌的行人,他们有的打着电话似乎在漫步,有的人则一身制服火烧火燎
的在跑着。还有人在拿着手机叫uber(国外打车软件)。附近卖热狗的小贩
也手忙脚乱的,给这个一份热狗,给那个一包栗子,忙得不可开交。
  我的驾驶技术不错很快就避免了车流的拥堵很快就到了trump一边。而
王家豪早就在附近等着了,他原本是靠在马路围栏上看到我,立刻挥手走了过来。
(看来这个家伙平时没少留心我的车拍照。)
  他一上车就一把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来回的摸。
  我赶忙说道:「唉,家豪别闹了。走吧。我先去做头发,一会还要接受你的
采访呢。」
  王家豪听了嘿嘿一笑,举起双手嘟着嘴巴:「OK,我明白。」
  我一看他似乎有些失望于是赶忙凑脸过去亲了他一下,并在耳边快速说道:
「好啦,一会采访完,你如果还想要的话……(故意拖长声音)我给你。(悄悄
地说)」
  王家豪嘿嘿一笑继续将手放到了我的裙底在我大腿内侧摸了起来还十分淡定
的说道:「好的,咱们走吧。」
  我:「……」无语的继续带上墨镜开车。这个小坏蛋。
  美容院里,需要人都在忙碌,一个年轻的女招待走了过来十分干练的接过我
的外衣,说道:「苏姐,Marco正在休息,您现在就可以过去。」
  我一听不由有了有趣的主意,于是我说道:「唉,Lucy啊,不忙。Ph
ilip在不在?」
  Lucy一脸茫然的说道:「在啊。不过您知道的Philip只剪男发的。」
  我:「没关系,就是给他剪发。吩咐一下Philip这个男孩需要刮光头。
让他准备一下。顺便叫Marco准备一下,我要染金色的头发。」
  Lucy听到我的吩咐一脸茫然的闹着脑袋走了,一边走一边还在小声念叨
着:「好好的刮什么光头啊。」
  王家豪也赶忙凑过来说道:「不是要给你染发吗?怎么好给我刮光头啊。」
  我则轻轻靠在他的耳边说:「你玩我那么狠,把你的头发换到我的头上都不
乐意吗?」
  王家豪一听赶忙摸了下自己的脑袋,说道:「这……」
  我十分得意的说道:「要不就算了?男人啊,都是这样想要给女人留点记号
可大方了,纹身啊,染发啊,什么都可以。女人要给男人设计个发型那叫一个难
啊。」
  王家豪想了想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最后把心一横,随后靠到我的耳边说道:
「好,我给你。一会可要让我弄个痛快。」
  我也凑过去说道:「大鸡巴有本事放马过来啊。」
  Lucy此时一边拿着单子低着头看,一边说道:「恩,苏姐两位老师已经
安排好了。随时为您服务。」
  我一听Lucy说话才赶忙停止了对王家豪的挑逗收回头来。
  美发椅上,我和王家豪都在脖子上被为了一圈金色的布。Philip在检
查刀,而Marco正在调配着染发膏。
  Marco就这么一边调着染发膏,一边说道:「苏姐,我早就给您推荐了
染成特朗普那样的金色,您皮肤又白搭配个梦露那样的蝴蝶结发卡我保证你比玛
丽莲梦露还美。怎么样这次是看到这个小哥头发染成这个颜色不错特意来染发吧。」
  Marco一口流利的英语让我这个新移民还是听得有些头疼。但他的意思
我还是能大概听明白的。
  我:「恩,这是我朋友的孩子。他今天建议我染成金色,我听了感觉挺有道
理,所以我特意带他来一起做头发。哦,Philip你把他的头刮得光一点。」
  Philip一听很是好奇的看着王家豪问道:「小哥们,你确认要刮光头
吗?虽然你刮光头很man但你这头发太可惜了。」说着那个同性恋的Phil
ip还在手指间不停地卷曲着王家豪的头发。
  王家豪一个直男的中学生哪里见过这个啊,赶忙躲开了Philip的对他
头发的抚摸。还十分不耐烦的说道:「刮刮刮,刮得苍蝇站在上面都崴脚就行了。」
  Philip:「什么苍蝇?」
  我赶忙解释道:「光滑十分光滑的意思。」
  Philip一听十分娘化的呵呵笑了起来。他笑得让王家豪毛骨悚然的。
然而男同志这么笑我早就习惯了。所以Marco和Philip这对男同在笑,
我看到王家豪被Philip摸得很尴尬也充满报复性的在笑。这个单间里似乎
只有王家豪内心是崩溃的。
  染发膏调好了,它被Marco仔仔细细的抹在我的头发上,而王家豪则被
Philip洗头。
  Philip看着王家豪刚才被我挑逗的已经支起来小帐篷的下体,继续对
王家豪的肩膀卖力的摸着。
  这一幕看在我和Marco的眼里,Marco则是瞪了一眼Philip,
而我只是对着镜子里王家豪的方向坏笑似的眨了眨眼。
  Philip被Marco一看自然是发现到了他这位男朋友发现了自己的
小动作从而收敛了一些。可手依旧是摸来抹去的。
  王家豪头上被裹了一条热毛巾,准备刮光头。而我也需要让染发剂渗入头发。
在这段时间内Marco和Philip就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王家豪,
他分开我的领口一边抚摸着我的乳房,一边打量着得意洋洋的在享受着他抚摸的
我。忽然他指尖猛的一用力捏的我的乳头,一股钻心的疼痛和刺激让我「哦」的
一声居然尖叫了出来。玻璃外的人齐齐朝这边扭头。因为是单面玻璃的缘故,所
以自然并不大碍。
  我被这刺激的双腿深得笔直,嘴巴张成了O型不断的漫漫出着气。
  王家豪此时有些得意了,问道:「宝贝爽不爽?」
  我只是不住的点头,希望他能来点更刺激的。
  于是他轻轻的撩起我黑色的贴身连衣裙的下摆,脱下我的丝袜到膝盖。他拿
出一根粗得有些夸张的棒子,而后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赶忙点了点头。他
低头舔了舔我的阴唇,又将舌头探入我的阴道。
  此时的我「啊」的一声长长的出气,那感觉是那么舒服。
  他略微舔了几下确定我的阴道开始湿润了,才抬起头,右手拿着那个黑色的
棒子放到我面前,一边用左手则抠着我的下体,一边说道:「宝贝你知道这是什
么吗?」
  我忍不住着挑逗却又害怕叫出声音来,叫来了理发师。于是我只好努力抿着
嘴点了点头。
  而他又晃了晃那东西继续问道:「我可不知道那是什么。你说出来,我就把
那东西送进去。说不出来,可就不给你了。」说完他一头底下开始疯狂的吮吸着
我的右乳(我的右乳比左边更加敏感这是我和他聊天时说的)
  一阵阵的愉悦让我身体不停的起伏着,现在我感觉自己好需要那东西送进去。
可强烈的刺激让我只有努力的咬紧牙关才不至于喊出来。
  终于我「呼」的长出了一口气。快速而颤抖的小声说道:「亲爱的,那是…
…那是……哦……自慰……自慰棒……送进来干干我。」说完我赶忙咬住嘴唇可
还是险些呻吟出来。那感觉太难以忍耐了,我的眼角几乎都流出泪水。可依旧在
自己用双手分开腿并将它高高的抬起来好不让自己因为兴奋而并拢双腿影响他的
抚摸。
  他抬起头笑了笑说道:「这不是普通的振动棒,可是高级货。他不光可以振
动还可以放电哦,保证你欲仙欲死。宝贝你需要吗?」
  此时我的眼泪在眼角不住的打转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这次他三根手指探入
的节奏太刺激了。而我有需要忍耐这种感觉。
  伴随着我「哦」的声叹气,那个有婴儿手臂粗的东西就被送入了我的下体。
而且那坏东西进去后外面还有个滑稽的绿色小尾巴在不停摇摆着。而且那小尾巴
每次急促的摇摆之后都伴随着那粗大的东西向内蠕动一下。
  那东西并不像是看起来那么硬反而比较柔软。每一次的向内蠕动,都让我感
觉既恶心而又充满快感。
  渐渐的那东西似乎到了目的地而停了下来,这让我混乱的呼吸才稍稍得以平
复。
  但我似乎太天真了,那东西居然猛的快速原地抖动了起来,在我阴道最深处
的那个凸起处。
  我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那种刺激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我大大的张开嘴
巴却叫出来。那感觉让我隔着染发的发帽狠狠的抓住自己的头发。
  王家豪则拿出一瓶润滑液不断的他的肉棒涂抹着。
  我等着眼睛看向他,而他则只是笑着给我转过身体趴在椅子上,屁股对着他。
他先是拿他的肉棒轻轻在我的后庭洞口试验了几下。随后点了点,我知道他是要
插进去了。可我的屁股可从没有被送进过东西啊。
  「啪,啪,啪」王家豪轻轻的拍打了我几下屁股。而后他拿出那瓶润滑液,
在我屁眼周围涂抹了几下,此时那东西在我阴道内突然停止了那疯狂的抖动。
  我赶忙用近乎于哀求的语气说到:「亲爱的,别,别,改天,改天我洗一洗
那里一定好好用屁股伺候好你。真的我……我求你了……这里……在这里……」
话还没说完那东西忽然放电了,在我满是淫水的阴道内轻微的电流刺激的我全身
战栗起来,但那感觉却有在苏苏麻麻中带有着一种愉悦几乎从我的每个毛孔中迸
发出来。
  我捂住脸「哦」的一声呻吟几乎带走了全身的力量从而一下跪在了椅子旁边。
  他扶起了我让我趴在椅子上,然后给他的手指涂抹了一点润滑油。此时那个
坏东西不光在放电居然还在播放着儿歌《红鼻子驯鹿》的旋律。在这种淫靡的场
景中出现一个幼稚的儿童音乐感觉格外的淫邪。
  他的食指探入了我的肛门,因为润滑剂的原因,进去的并不困难。但此时我
的阴道已经被那东西塞满,他的手指在从后面进入一时让我下面狭小的空间感觉
更紧了。伴随着肛腔内手指的进入,阴道被挤压的更加狭小,原本那一点点努力
分开腿而得到的空隙再次被挤得满满当当。那个坏东西变得更加紧贴我的阴道。
阴道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之一,那种紧贴着阴道的颤抖让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并且研究也大大的睁开几乎完全闭不上。
  王家豪的手指在我肛腔内仔细的涂抹着润滑油,遇到偶尔的杂质他也会仔细
的洗手。渐渐的我感觉自己屁股里面被涂满了油。他也一下就将他的肉棒送了进
去。阴道一下被挤压的满满当当。我的身体忽然一矮,原本支撑着身体的手一下
送了下来,只有屁股被他高高的托起被他一下下的送入,此时我的表情一定很丑,
嘴巴大大的长着发出一点也不好听的「哦哦」声,眼睛翻着白眼,而灵魂早就不
知道丢在哪里,只有肉体在享受着那完全被填充的快感。
  伴随着他不断的抽送,我一次的感觉那感觉喷薄欲出却被那个塞进我阴道的
东西堵住都不出来。我不停的伸手想要拔出那个东西,可都被他制止了。我就着
这样在极度的快感的酝酿中得不到释放,而疯狂的在那节奏中摇着头。
  最后他还是抓住那坏东西的绿色小尾巴,一下把那个东西从我已经几乎变成
泽国的阴道内拽了出来。
  我「啊」得一声释放后长长地呼气,随后眼前一白感觉就要晕过去。可身体
有一些东西在快速丢着,那感觉太美妙了。
  渐渐地他似乎也身子一挺将他灼热的精液灌入了我的屁股。
  当我眼前视力恢复的时候他已经将我抱上了洗头的台子用舒服的热水帮我仔
细的清洗着我的下体。此时的我全身关节十分轻松。他看我恢复了也笑了笑拿了
一块毛巾为我擦干了下体。
  家豪:「宝贝擦擦就下来吧。我已经帮你洗干净了。擦好了我就开门放那两
个基佬理发师进来了。原本半个小时前他们就该过来了。结果被我拦住了。再不
让他们进来估计他们就要因为担心你而报警了。」
  家豪说完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单面玻璃的外面,那两个被他称呼
为基佬理发师的Marco和Philip正在紧张的观望着。而看着他们又看
了看家豪的表情。我不由捂住嘴笑了起来。
  不一会Marco和Philip又进来了。还是像刚才一样Philip
摸着家豪的肩膀说:「我知道苏姐姐睡着了。可你总得让我给她加一件衣服吧。
你们男人就是粗心。哦,对了还刮光头吗?小哥哥。」
  Philip看向家豪,而家豪则看着我说到:「苏姐姐喜欢鼻子都可以刮
掉。」
  我则摇摇头对Philip说道:「哦,Philip不用了。你没发现我
们是要留情侣发型吗?他是我的情人,你要让他变成秃子我可是会伤心的。」
  这句话说出来连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对他的心态变了,我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暖
暖的粉红色。
  Philip也报以「我早就知道」的表情。
  中午我们两个一人手拿一个冰淇淋走在中央公园的草坪边,我也穿上了少女
才穿的粉色蕾丝裙和白色帆布鞋。我拉着他的手拿着手机一边录像一边说道:
「亲爱的,咱们俩都是黄毛了。」
  家豪:「瞎说,黄毛是偷别人老婆的人才叫黄毛。NTR小说里都这么说。」
  我嘟着嘴故意可爱的问道:「那老公啊。我不是张明同学的妈妈,张远先生
的太太吗?」
  家豪:「胡说八道,你是我的他们爱谁谁。」
  我亲了一下他已经萌生出胡茬的脸继续说道:「那老公啊,咱们不叫黄毛叫
什么啊?」
  王家豪得意的说道:「金毛。」
  我:「哎呀,更不好。金毛是狗狗啊。」
  王家豪一听凑脸过来笑道:「我就是大公狗,你是小母狗。咱们就是狗男女
天天生小狗。」
  说着他摇晃着脸就要亲过来却被我「哎呀」一声尖叫推开。我用中文大叫道:
「王小狗,你来追我啊。追上了我就给你生小黄毛。」
  王家豪:「看我不追上你,把你就地正法。站住,不许说黄毛,那是金毛。」
  我们快乐的在追逐着,许多外国人在看有的人还不时投来羡慕的目光。
              【未完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