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

  17.11.28发表于第一会所

  之前一直在用的排版软件dreamedit。2。3。6忽然一用就乱码不能排版了,很伤脑筋,不知道大家有类似的情况或解决办法没有?

  这篇改写于迷糊的妈妈堂哥篇,和之前访问篇同时开坑,却一直修修补补写到现在才算可以发了,主角名是热心群友提供,某坑主角客串,仍用原文主线,内容主题玩法绝大多数改写,大家不用担心会复习一篇自己以前就看过的文章了。

  最后答复前几篇文章的一些热心读者疑问,上次有读者说想看第一人称的文,有一篇已经完稿,不过略微涉幼,由于会所制度以及最近舆论风向的原因,决定改一改再发,真催眠无双第二三章也正在进行中,其他的坑只能无限期等灵感再填了……

  我是一个国小六年级的小学生,今年十二岁,家里有一个爸爸,是一间贸易公司的中阶主管,平常只有星期日有休假,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里,所以家里都是妈妈在照顾我,说到妈妈,今年刚好三十岁,比爸爸小五岁,人不但长的漂亮,身材很好,笑起来更是好看,只是因为对男生没有什么警戒心,所以常常吃亏,所以妈妈不只漂亮,也很迷糊。

  今天是星期三,我下午不用上课,所以早上十点半就坐着学校的接送车回家,因为学校星期三和星期六都只上半天课,所以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能看妈妈煮我喜欢吃的菜,今天一回到家里,就看见妈妈已经在忙着煮饭作菜,妈妈还是穿着一样白色的居家服,米黄色的短裙子,前面挂了一条围巾,看着妈妈短裙子底下,修长的大腿,不时的走动忙着。

  当然,我总是在妈妈忙的时候,不忘记撒娇,在妈妈的后面,用双手抱着妈妈穿着迷人的肤色丝裤袜的大腿,然后摸来摸去,妈妈因为在忙,而且我是小孩子,也都微笑着说等等可以吃到我喜欢吃的菜,妈妈自顾着又去作菜,而我的手也离不开妈妈的大腿,总是觉得这样很舒服,然后手就慢慢的往裙子里面摸去,摸着两个圆滑的屁股,然后抱着双手环抱着妈妈迷人的大腿上。

  妈妈微笑着说,我很乖,都会帮妈妈端菜到餐桌,我也都会很高兴的把菜端到外面,端完菜后,妈妈就对着我说,早上住在法国的伯父有打电话来,说好久没来看我们,这次会带伯母还有堂哥也会请几天假来到家里,我本来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好像跌到了谷底,因为,堂哥是我最讨厌的人。

  说到伯父,他是爸爸的唯一亲哥哥,爸爸小时后的家里很穷,所以伯父跟爸爸都是很努力的读书,后来爸爸进入一间贸易公司,努力的工作,好不容易在公司当了中阶主管,而妈妈是再爸爸求学时认识的,听说妈妈是贵族的千金,不但是一个非常大集团总裁的独生女,而且还有很多人追求,最后还是嫁给了爸爸,而伯父今年是四十岁,从小读书在学校也是很多女生的白马王子,但是伯父却选择了多金的伯母。

  伯母今年三十八岁,是一个资产家的女儿,有着数不尽的财富,人长的中等偏上,个子也长的不高,略为胖胖的身材,以前总是喜欢在妈妈面前吹嘘着自己很漂亮,很多人追求,但我感觉只比普通的家庭妇女强一点,比妈妈差好多,而且嘴巴永远是开着的说个不停。

  再来是堂哥,今年是二十岁,在我小时后的印象中,他是大人面前的模范生,可是在我面前时,却是抢我的玩具,欺负我,就算哭着跟大人投诉,最后嘴巴比较滑舌的堂哥,总是让大人们认为我不懂事,而被大人骂。

  到了下午快两点的时候,听到门外汽车的声音,原来爸爸已经带着伯父和伯母来到家门口了,而我最不想看到的人,也出现在视线中,一进门,爸爸和伯父有说有笑,而伯母也滔滔不绝的张开大口,述说着法国好玩的事情,种种高贵的物品等等,而妈妈也只能频频笑着点头。

  只不过这次他们回来,感觉伯父老了很多,而伯母却变得更漂亮了一些,说不出来的奇怪。

  就在那时,我注意到堂哥的眼睛,已经飘在妈妈的身体上,哪种感觉,就好像在看猎物的大恶狼一样,从法国来到家里的堂哥,染着一头金发,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我一定以为他是外面的小混混,而在他们的说法上,这叫做流行。

  聊着聊着,堂哥忽然掏出一个奇怪的东西在大家面前晃了晃,爸爸和妈妈伯父和伯母都变得双目无神的样子,我也很快便有些乏力,失去了意识。

  堂哥和爸爸妈妈说了很多我们平时不知道的冷知识,比如一些性常识,肉棒大的好处,精液是个好东西之类的。又告诉妈妈,每天要自慰解决生理问题,自慰时想着自己见过的最大的肉棒。

  说完一大堆听不太懂的东西,最后告诉了爸爸妈妈当他打响指再次进如这种状态,如果他说话前咳嗽两声,就要对他后面的内容无条件相信认可并遵从。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醒转,原来是刚才打了个盹儿。

  堂哥忽然跳出来跟妈妈说,婶婶长得好漂亮,想要给婶婶一个见面礼,妈妈有点开心又惭愧,原本应该自己给晚辈见面礼的,却让晚辈抢先了。

  伯母笑着说快把你的见面礼拿出来吧,你这小孩儿一天到晚有怪心思。

  堂哥便脱下裤子,掏出肉棒,对妈妈说,他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把最宝贵的精液送给妈妈。

  看到堂哥的肉棒,爸爸妈妈都吓了一跳,比爸爸的那根长了好多,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的家伙。

  不过还是爸爸作为一家之主比较镇定,赶紧提醒妈妈去帮堂哥弄出精液,妈妈也醒悟过来,别人礼物都拿出来了,也不好再让人自己弄出来。

  享受着妈妈纤纤玉手的侍奉,堂哥满意的快要呻吟,想到之前爸爸妈妈的表情,不由问起。

  爸爸如实的告诉堂哥,他的肉棒比堂哥小很多,平时也不经常做爱,所以看到很惊讶。堂哥惋惜的问妈妈,平时有需求会怎么办。

  妈妈一边撸动肉棒,本想说平时不想这些事情,可是忽然又有些迷茫,想到堂哥刚才的科普,忙说好像是会自己用手解决问题。

  堂哥让伯母从旅行箱里取出一个盒子,送给妈妈,里面装了一个自慰棒,说用这个代替手的话可能会更好,妈妈脸色通红的看着那根棒子,模样和自己手中揉捏的堂哥肉棒几乎一模一样,看来是量身定制版。

  虽然妈妈很不好意思,但还是谢谢了堂哥。

  堂哥看着妈妈羞涩的模样,忍不住射出了精液,喷了妈妈满头满脸都是,妈妈一时错愕,转瞬才反应过来凑过去用嘴接住精液,堂哥足足射了快一分钟,让妈妈吃了个饱。

  以前还不知道,精液有这么好吃呢,妈妈笑着说道,说一定做好菜好好谢谢堂哥。

  看他们送完了礼,爸爸跟我们说,要让伯父伯母住一晚,明天则要跟公司请几天假,当伯父的导游带着他们去玩,而堂哥则执意要陪我玩,为了吃到妈妈煮的好菜,妈妈也只好笑着答应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那边的床铺意外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隔天一早,爸爸带着伯父他们到处去游玩,妈妈一早也打扮了一下,就在那时,堂哥在房间外面看见妈妈换衣服,热情的进来说他在法国时尚之都学到了很多潮流搭配,衣服穿搭十分精通,要帮她挑选衣服。

  妈妈想了想,笑着说家里有客人的时候,穿衣服便是给客人看的,所以客人有决定想看穿什么衣服的权力,便请堂哥进来帮她挑选。

  原本妈妈已经换好了一身衣服,但现在只好在堂哥的帮助下,把身上已经穿好的衣服又脱了下来,哪怕内衣裤也没能保住,被堂哥亲手脱下。

  每当堂哥的手碰到妈妈身体时,妈妈就变得怪怪的,脸上一副很舒服却要强忍住的表情,身体却不由自主顺从着堂哥的动作。

  堂哥一边脱着妈妈的衣服,一边问妈妈昨天晚上有用自慰棒吗?妈妈笑着说用了一会儿。我才明白妈妈昨晚为什么发出奇怪的声音了。但等堂哥追问的时候,妈妈却扭捏着坚决不说了。

  打了个响指,妈妈再次进入了呆滞状态。

  堂哥问妈妈,昨天自慰的时候想的什么?妈妈虽然进入怪怪的状态,本能的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说幻想被堂哥的肉棒插入了。又说了些详细的,我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最后,堂哥教了她一些挑选衣服的办法,然后打了个响指让她恢复状态。

  给妈妈脱完了衣服,堂哥也把身上的衣服脱下,一根肉棒高高耸立着。妈妈看到这一幕更开心了,说挑衣服能用的上了。

  堂哥故意问妈妈要怎么用,妈妈笑着说肉棒的勃起程度反映了眼前一幕的视觉冲击力,哪件衣服穿在身上让肉棒最硬,就穿哪件比较合适。

  隔着门缝,我看见妈妈先挑了一套衣服,在堂哥的帮助下穿在身上,问他看这身如何,堂哥说看到婶婶穿这身有一股想摸的冲动。妈妈又挑了一套衣服问堂哥,堂哥说看见婶婶穿这身想扒光婶婶。

  因为妈妈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挑衣服的眼光也好,所以一时竟然难以决定穿哪身,妈妈想了想,伸手将堂哥的肉棒握到手里,然后又换了几件试试,终于挑中了一套粉色系的衣服和裙子,因为堂哥看见这身的时候,肉棒的反应最强烈。

  堂哥也佩服的夸妈妈眼光好,还说看到妈妈穿这身,几乎要忍不住把肉棒插到婶婶身体里了。

  妈妈想出好主意挑了合适的衣服,也很开心,谦虚的说自己没有堂哥说的那么好,心里却有些波澜,昨晚她不知怎的,忍耐不住要自我安慰一下的冲动,那会儿脑中浮现的幻想也是穿着这身衣服被堂哥狠狠的插入射精了呢,但自慰时的幻想总归只能是幻想,可决不能和现实挂钩。

  接着,妈妈又从柜子路拿出一条作为搭配的肉色丝裤袜,问堂哥能不能帮她穿一下。堂哥答应的干脆利落,只不过动作却有些磨蹭,让妈妈的脸色都有些发红了,可能是帮妈妈穿衣服太认真了,堂哥并没有注意到妈妈的神情,给她穿上丝袜后,又认真的用肉棒在妈妈双腿上抚摸几遍,抚平所有褶皱。

  弄完这些,堂哥告诉妈妈想要射了,妈妈很开心,告诉堂哥一次完美的挑选衣服要以挑选方射出而告终,妈妈将刚穿上的内裤和裤袜向下拉了一些,让堂哥把肉棒插进去射在内裤里,然后提起内裤和丝袜,跟堂哥一起走到了客厅。

  看见妈妈打扮好的模样,比刚刚看到身体的样子,感觉到妈妈有着更不一样的韵味,妈妈微笑着看着堂哥,堂哥才不好意思的跟妈妈说,婶婶真的穿什么都好看,逗的妈妈很高兴的样子。

  妈妈带着堂哥和我到百货公司,堂哥看到女装专柜上的一件浅蓝色透明睡衣,便鼓吹着妈妈穿什么都好看,并且坚持买给妈妈,算是送给妈妈的礼物,妈妈一开始不同意,但拗不过堂哥去更衣室里试了一下,堂哥也一起去帮忙参谋。出来的时候,妈妈就同意了,还亲了堂哥一下表示感谢,最后为了巴结我,也买了一些玩具送我。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表哥悄悄的叫我到一边,我好奇的过去,原来是托我把一个弹囊装进他送给妈妈的那根自慰棒里面,我本来不想同意,只是看在今天玩具的份上,以及未来玩具的许诺,才勉强答应了他。

  到了睡觉的时候,和昨天一样,妈妈那边传来了奇怪的呻吟,只是最后到了最后,却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声音。我问妈妈,她也不说,就睡觉了。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堂哥一家在我们家已经住了四五天,除了多一个人一起玩,以及每天晚上晚上妈妈那里都要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之外,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今天妈妈又带我和堂哥出去逛街,堂哥帮妈妈挑丝袜和内衣花了太多时间,就这样逛一逛,吃些东西,回到了家里面,已经到晚上了,我一开门就溜到楼上去玩堂哥买给我的玩具,妈妈回来后,就坐在沙发上,因为累了一天,妈妈脱下了黑色的高跟鞋,两只手揉着脚跟的地方,今天挑丝袜的时候妈妈一直在用双脚夹弄堂哥的肉棍,应该是累坏了。

  我想喝一些果汁,下楼要拿的时候,就看到堂哥跟妈妈说,自己常常也帮伯父伯母按摩,在法国帮女性按摩是一种礼貌,妈妈脸上闪过一丝绯红,但还是接受了表哥的按摩,躺在来沙发上。

  堂哥打了个响指,妈妈再次进入呆滞状态。堂哥问妈妈刚才为什么表情不对劲,妈妈说昨天晚上自慰的时候,幻想表哥给她按摩,按摩到后面被他用肉棒插入了。堂哥兴致勃勃的问了妈妈全部细节,和平时经常会幻想的场景情节后,眼珠一转,然后叮嘱妈妈,接下来的按摩她会像昨晚幻想的一样的表现,认为进入了幻想,就算是感觉到被插入了,也不会觉得是真的做爱,而是幻想。随后,便让妈妈恢复了正常状态。

  堂哥坐到了沙发的后面,拿起了妈妈穿着丝裤袜的右脚,然后把妈妈的脚跟用轻轻转圆弧形的样子拉着,妈妈的脚比较敏感,被堂哥拿在手里揉捏着,脸色又变的红红的,堂哥说今天婶婶一直用脚按摩我的肉棒,弄得脚都算了,很对不起婶婶,一定要帮婶婶好好按摩一下。

  妈妈的意识里以为现在是幻想中,也不像现实中那样扭捏,轻松自然的说,每回脚心被堂哥的肉棒碰到的时候,都会觉得很舒服,今天白天挑丝袜的时候,弄了那么久,下面都要湿透了呢。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妈妈回家后先去换衣服,原来是被弄湿了。

  堂哥听了妈妈的话也很高兴,说以后一定还要肏婶婶的脚穴,手上继续圆弧形般的拉着妈妈的脚跟,妈妈感觉到脚跟已经不太酸痛,反而有一种舒服刺激的感觉,从脚跟处传到身体上,妈妈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享受着堂哥按摩传来的舒服感受。妈妈说堂哥按摩的舒服,现在不会很酸了。

  堂哥又把妈妈的右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右手压捏着,而左手则顺着妈妈迷人的左腿曲线,轻轻揉揉的抚摸着,妈妈的右腿被堂哥弯压着,左腿被抚摸,妈妈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脸已经一片潮红,丝裤袜的下面也不知怎的又变湿了一片。

  按摩了一会后,堂哥问妈妈说有没有比较好,妈妈说感觉很舒服,堂哥说可以帮妈妈腰部按摩,可以减轻疲劳,在法国,这是女性常常必须的按摩,妈妈高兴的点点头,不禁有些期待,堂哥就把妈妈身体翻过沙发,然后妈妈把头侧着,裙子被堂哥折了到腰部,堂哥的双手隔着妈妈的丝裤袜揉起了妈妈的腰部,力度适中,慢慢的揉转着,妈妈感觉到腰部被一双有力量的手揉动着,并且隔着堂哥的双手磨擦丝裤袜的〔沙沙〕声,感觉到腰部有一种难以言欲的舒服感觉,堂哥更用力的搓揉着,让妈妈忍不住舒服呻吟起来。

  过了一会,妈妈正沉浸在享受中,堂哥嘴角微微勾起,忽然把双手拿开,告诉妈妈,按摩到这里应该就可以了,妈妈脸色有些纠结,又想到这里是幻想之中,便没什么顾忌了,对堂哥说,婶婶的屁股也很累,不能漏掉啊。

  堂哥笑着答应了,把双手放到妈妈的屁股上,隔着妈妈的丝裤袜,双手不断的揉捏起妈妈迷人的美臀,揉了良久后,妈妈呻吟声愈发急促,堂哥听着,更卖力的揉着美臀,妈妈红着脸,更时而发出悦耳的娇淫声,堂哥忍不住了,感觉到下面的阳具猛地涨大,便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

  堂哥笑着说,婶婶,我要用肉棒帮你按摩一下了,把自己的棒子慢慢的放在妈妈的臀部与大腿交接的空隙中,双手紧扶着妈妈的臀部,而阳具就在空隙中慢慢的前后抽插,妈妈呻吟了一声,火热的肉棒给她的刺激比堂哥的双手还要强烈,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总有些隔阂之感,于是忍不住对堂哥说,肉棒按摩的话不能隔着丝袜哦,要直接接触才有效果,然后便将丝袜裆部撕开了一大块,和堂哥的肉棒直接接触了。堂哥心中暗笑,没想到平时清纯无知的妈妈在不断的暗示下,才几天过去,在幻想中的内心世界已经可以这么放的开了。

  堂哥的肉棒这次直接贴着妈妈的小穴滑了过去,肉棒插进妈妈紧紧并着的双腿之间,妈妈浑身猛的一颤,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但又并不像很难受的样子,好像挺舒服舒服,只是看起来她的感觉有些不习惯的别扭而已,堂哥时不时温软的抚摸妈妈的大腿和臀部,使得妈妈也感觉到越来越舒服,扭捏一会儿,便闭起眼睛享受堂哥的素股磨蹭了。

  过了良久,妈妈娇软的呻吟了一声,只觉得肉穴里十分渴望这根一直在边上磨蹭的肉棒插进去,但是即便认为这是在做梦,还是不好意思直接提出这样的要求。偏偏堂哥也好像一点插入的意思都没有,让妈妈忍得有些心焦了。

  妈妈慵声说道,好困,想睡一会儿呢,小斌要老实一点按摩,不准趁婶婶睡觉偷偷把肉棒插进去哦~

  听到妈妈的话,堂哥的肉棒反而显得更亢奋了。

  「婶婶?」「婶婶?」「你不让我插进哪里啊?」「是这里?还是哪里呢」堂哥试探的问了两声,妈妈没有反应,堂哥用在妈妈小穴口磨来蹭去。笑着说,婶婶没说清楚,那我要用肉棒自己试一下咯~妈妈好像睡得很死,并未答话。

  接着堂哥便将肉棒一顶,挤进了妈妈湿润已久的小穴。

  『睡觉』中的妈妈受此刺激,小嘴中「啊~」的一声轻吟出来,但随后又没了动静,堂哥便继续用肉棒在妈妈小穴里搅来搅去。

  是不是这里呢?我得赶紧叫醒婶婶问一下,婶婶的小穴真紧啊,看来叔叔没怎么用过咯,堂哥一边抽插一边说着。

  随着堂哥的征伐,妈妈也开始发出呻吟声,一开始是轻轻的,到后来越来越强烈,忽然浑身绷直,发出一声绵长的娇吟,身体又软了下去。堂哥的肉棒在妈妈双腿之间抽动几下,压到了妈妈身上,把肉棒里的精液注入到了妈妈体内。

  射出后的堂哥打了个响指,妈妈便从高潮状态里陷入了呆滞。堂哥告诉妈妈,醒来时会觉得这是一个梦,堂哥帮她进行了正常的按摩。要牢记住被肉棒插入的感觉,方便每天晚上回忆。

  妈妈苏醒后浑身有些无力,想到自己刚才的『幻想』,面对明明是帮自己完成了一次『正常按摩』的表哥,自己却做了那样的梦,心中有些无地自容,忙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夸奖堂哥很会按摩,让她感觉很舒服,然后匆匆离开回房间睡觉了。

  到了隔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本来要找妈妈撒娇,就看到堂哥在厨房帮着妈妈做菜,并且说娶到妈妈这么贤惠的人才是幸福,逗的妈妈开心的笑着。

  堂哥站到了妈妈身后,从后面伸手握住妈妈的胸部揉捏起来,妈妈轻吟一声,告诉堂哥不要捣乱。

  妈妈闭着眼睛,不好意思的用两只手撑着裙子,但是堂哥慢慢移开妈妈的手,用嘴巴舔着妈妈的大腿内部,慢慢的滑落,然后脱下妈妈的一只红色拖鞋,抬起妈妈的大腿,从大腿一直舔着,妈妈舒服的把体重稍往后一仰,就被堂哥抱住腰部,堂哥的舌头则缠着妈妈的密处附近逗弄。

  妈妈感觉到堂哥吃的地方不对,但是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一时间,堂哥嘴巴轻咬着妈妈的小豆,妈妈触电般,整个人呻吟了一下,堂哥轻轻吃着妈妈的小豆,妈妈的娇息声也不断的呻吟,堂哥突然脱掉了妈妈的衣服和胸罩,用嘴巴不停的吻着,吸允着乳房。

  妈妈转过脸来,正打算批评堂哥的行为,堂哥又拿出那个奇怪的东西在妈妈面前晃晃,妈妈顿时便双眼失神,变成很呆滞的样子,不知道是怎么了。

  不过堂哥和她说话她还是能够思索并回答,堂哥问妈妈,最近有幻想在厨房的情景吗?妈妈想了想,说有。

  堂哥对她笑着说,接下来身体会变得特别敏感,希望得到满足,同时以为自己身处梦境,可以尽情满足自己的欲望。

  妈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仍是懵懂的表情。

  堂哥又对妈妈嘱咐了一些东西,声音比之前小了没有听很清楚,等妈妈再次点头示意消化了这些信息后,堂哥再次晃一晃那个奇怪的东西,妈妈便回过神来,和刚才正常的状态一样了。

  恢复了正常的妈妈好像忘了要批评堂哥所作所为的事情,接着刚才的动作清洗着蔬菜,只是忽然身体里传来一些很奇怪的感觉,无限的空虚向她袭来,很是难挨,偏偏刚才一直在妈妈身上上下其手的堂哥这会儿却成了乖宝宝,站在旁边不吵不闹。

  妈妈挨了一会儿,想到是在幻想,也无谓矜持了,便叫堂哥过来,说要教他做饭,让他在自己身后看着。堂哥便凑了上去,贴在妈妈身后,双手不老实在妈妈身上乱摸着,妈妈终于得到一些慰藉,娇嗔几句,说堂哥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

  妈妈想了想,说自己想到一个主意,让堂哥把双手放在她胸口,这样自己低头就可以看到随时监督他。堂哥也很乐意,在妈妈背后把玩着她的胸部。

  被堂哥揉弄着胸部,妈妈忍不住发出很舒服的呻吟声,身子也变得有点软,洗菜的手都没什么力气了。堂哥却得寸进尺,脱掉了妈妈的衣服和胸罩,去除衣物的隔阻,直接把玩着妈妈的胸部。

  妈妈笑着说堂哥双手被管着了都不老实,堂哥吐了吐舌头,双手不再更进一步,却把下面那根棒子顶进了妈妈双腿之间,乱捅乱撞着。

  堂哥的肉棒屡屡顶到妈妈的小穴口附近,处于敏感状态的妈妈哪里忍受的住,早已水流泛滥,轻咬着嘴唇,告诉堂哥,这根不老实的肉棒也要管一下哦。

  堂哥问妈妈要怎么管呢?妈妈严厉的告诉他,要乖乖的把肉棒插进婶婶下面的小洞里,由婶婶代为保管,等做完饭才能拔出来。

  啊……好……好大……

  虽然在『幻想』中已经屡次领教了这根肉棒的威风,但当堂哥再一次把肉棒插进妈妈的小穴,还是让她忍不住娇吟出声。

  堂哥并没有老老实实的把肉棒插在妈妈小洞里,而是时不时的拔出一段儿,在妈妈生气前又插了回去,妈妈被他弄得哭笑不得,身体上更是状态奇怪。

  妈妈洗菜的双手都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软软的扶在案板上,身子随着堂哥的抽插一前一后的晃着,嘴里发出好听的呻吟声。

  看了一会儿,他们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我却感觉有些乏味,渐渐失去了兴趣,回到客厅打游戏等吃饭,可谁知道这顿饭好久也没有吃上,不知道妈妈怎么做的。

  最后还是堂哥从厨房里把饭菜一样样端了出来,然后告诉我们妈妈身体不太舒服,要先回屋休息了。

  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妈妈怎么身体不舒服了?不过妈妈那边堂哥殷勤的去照顾了,想来也不用担心……

  几天过去了,堂哥回法国的日子也越来越近,这些天许多次被我不经意看到抱着妈妈的腰,或抚摸妈妈迷人的大腿,妈妈也经常进入奇怪的『幻想』状态,不过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

  晚上睡觉前,堂哥又在和晃神状态的妈妈说话,妈妈怎么这么容易走神呢,这是对人不尊重吧?还好也只是在堂哥面前才有,看他们之间相处的那么融洽,应该不会在意。

  隐约听到堂哥说晚上……梦境……渴望……找借口……发现之类的什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过了会儿妈妈便和我一起回屋睡觉了。

  本以为照例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但我才刚刚睡着,便被熟悉的动静吵醒了。

  妈妈侧着身子躺在那儿,身上穿着前些天堂哥送给妈妈的那件浅蓝色睡衣,睡衣中间只有两个小钮扣,而睡衣里面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妈妈的白色胸罩,往下看到妈妈迷人的大腿,穿着肤色的丝裤袜,再向那儿看去,妈妈又在用堂哥送的那根短棍放在双腿之间来回进出,一边发出好听的呻吟声,只是今天妈妈的声音却带着一些急躁,手上的动作愈发频繁,扭来扭去,像是浑身不舒服一样。这倒是让我有些奇怪了,妈妈平时这样弄的时候都是很愉悦的样子啊?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妈妈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向外面走去,我十分好奇,也蹑手蹑脚的跟在后面,还要小心不能吵醒爸爸,粗心的爸爸仍打着呼噜,睡得正酣。

  原来妈妈像梦游一般的,竟然走到了堂哥的房间,堂哥并没有睡觉,一件衣服也没穿的坐在床边上,不知道在做什么。妈妈见到这一幕却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妈妈自然而然的跪坐到堂哥双腿之间,纤纤玉手握住堂哥胯下那根即使绵软状态仍显硕大的肉柱,仅轻轻摇晃,撸动几下,便将它催化成了一柱擎天的棒子,真是神奇无比。

  不同于我对肉棒的变化的惊讶,妈妈则是开心的凑了过去,将自己上身的睡衣解开,托起一双丰润的玉乳夹住肉棒,挤压磨蹭起来。

  我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便走了进去,问妈妈在干什么。

  「啊……怎么会梦见小明的……」妈妈正弄着那根棒子,神情兴奋,忽然见我出现也怔了一下,脸色微红,嘴里呢喃着,但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又重新回复自然。

  「小斌的这根棍子里有一种叫精液的液体,有很神奇的功效,可以让女人焕发青春,改善容颜呢,妈妈正在将它挤出来」

  「好厉害诶」

  「你伯母这次来比之前漂亮多了吧?便是小斌的功劳」「真的诶,那妈妈加油,妈妈要比伯母更漂亮!」听了我的鼓励,妈妈笑着点了点头,更卖力的挤压了起来,堂哥也笑的十分灿烂,不过看得我不是很舒服。

  堂哥的肉棒在妈妈两团软肉的研磨之下,撑了好一会儿,才射出了大量白浊液体,尽数打在妈妈身上,这大概就是妈妈刚才说的东西了,妈妈则十分开心的将它们收集了起来,装进一个小弹囊里,可能是为了日后进行保养吧。

  被妈妈挤出了好多东西的堂哥一点没有送出珍贵事物的心痛样子,反而给人一种很开心的感觉,真是很大方的人呢。

  「终于弄完了,我们回去睡觉吧,妈妈」

  「还没完全好哦,虽然挤出来用效果也很不错,不过精液这种东西,还是要射进体内才能发挥最佳作用呢」

  「啊?这是什么意思」我十分不解的看着妈妈

  妈妈笑着爬上了堂哥房间的大床,然后转过身来分开双腿,一只手伸到了下身秘处拨弄起来。

  「女人这个地方叫做小穴,是最适合肉棒插入的地方,等会儿小斌用大肉棒插进来把精液射进里面就可以了」

  听完妈妈的解释,我明白了一些,这么大的肉棒可以插进这么小的洞里去,真是很神奇啊。

  妈妈说完,便用手在她的小穴那里抚弄起来,就像在堂哥来了之后,她有时候晚上会做的那样,一边发出呻吟声。

  一旁的堂哥有些按捺不住,凑过去用双手在妈妈包裹着丝袜的玉腿和丰臀上游走起来。

  「咳咳,这么晚了,婶婶睡觉都要穿着丝袜的吗?」堂哥的这个问题让妈妈脸色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但堂哥的问题又必须要回答。

  「被大肉棒插入小穴的时候,穿着丝袜效果会更好吧」「婶婶穿着丝袜的样子确实让我的肉棒很亢奋,每回看到,都想要撕破丝袜狠狠的奸淫一番呢」

  「这可不行哦」

  妈妈嘴里说着,手上的动作频率更快了些。

  「妈妈,你的小穴怎么流水了?」我在旁边看的聚精会神,有不懂的地方便忍不住提出疑惑。

  「这个啊……这说明妈妈的小穴已经到了最适合被肉棒插入的时候了,小斌,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婶婶」

  堂哥挺着那根大肉棒,慢慢的顶到妈妈双腿之间的小穴口处,妈妈腿上丝袜的裆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一个小口,正好可以让堂哥的肉棒通过。堂哥也不墨迹,噗嗤一声,大肉棒便没入了妈妈的蜜穴。

  「啊啊啊……好大……终于……啊啊……顶到底了……」妈妈紧紧抱住堂哥,发出愉悦的呻吟,堂哥不紧不慢的耸动着抽送肉棒,带给妈妈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小斌真懂事呢……嗯……还知道……帮婶婶按摩胸部……啊啊……不要……不要用牙……痒……」

  「啊……要……要进去了……顶到……嗯……子宫了……啊啊……」「要……要奖励?那……来……来亲亲哦……呜……」堂哥的肉棒已经突破子宫口,直抵妈妈最深处,一边耸动着一边说道「婶婶,我的肉棒肏的你舒服吗?」

  「舒……舒服……快……快要上天了……啊……」「那……梦是不是该醒了」

  堂哥轻声似不经意的一句话说出,妈妈听到后却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顿了一下。

  「啊……不是……不是在梦里吗……」妈妈疑惑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很痛,下身传来的快感也无比真实。

  不是梦啊……那……妈妈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啊,我怎么能,怎么这么不知羞耻……想到自己刚才以保养为借口,让侄子的肉棒插进来满足自己,原以为是在梦中便无所谓了,可现在明显不是梦境。

  「不行……快拔出去……不要射进去……」妈妈感觉到体内的那根大肉棒就要射出精液,这不是梦境的话,这可是会……

  「我们难道不是在保养身体吗?,射进子宫里才能发挥最好效果哦」堂哥仍是我行我素的抽刺着。

  「啊……是……但不要射进来了……拔……拔出去吧」妈妈脸色发红,哪有脸面承认自己为了满足欲望找保养身体的借口让侄子插入的事。

  「那可不行,我要帮婶婶做到最好哦」

  「别……别进……啊……」

  感觉到小穴包裹着的那根粗大肉棒在体内不断灌注着的滚烫液体,妈妈小嘴微张,却没声音出来。

  被射进去了……完了……会怀孕的吧……怎么会这样……妈妈心中既羞愧又难过,但不知怎的,体内又有一股欲望升起。

  「婶婶,你是故意骗我把肉棒插进去的吧?」堂哥忽然问道。

  「怎……怎么会,我才……才没有」妈妈闻言一惊,但不善掩饰,慌张的神情和语气已经出卖了她。

  「呵呵,婶婶的小穴可是更加诚实哦」

  堂哥用肉棒在妈妈小穴里运动几下,感受着那温软腔肉自发的蠕动,笑的十分灿烂。

  「没……嗯……」

  不等妈妈说完,堂哥又趴在妈妈身上运动了起来,妈妈初时还有些抗拒,后面便索性沉浸其中了。

  今天是堂哥在这边待着的最后一天,要做一顿丰盛的午餐给伯父伯母和堂哥送行,爸爸和伯父从早上开始便在厨房里忙碌,我因为是小孩的缘故可以在客厅看电视。

  「小明,去叫你堂哥吃饭,还有妈妈和伯母」

  妈妈穿着的上衣是只有几根布条组成,把关键点全部暴露的白色情趣内衣,下面也只有一双白色吊带丝袜在腿上,而伯母穿着和妈妈一个系列的衣服,只是颜色换成了黑色,两人四只分着黑白丝袜的玉足正搭在堂哥肉棒上,齐心协力挤压撸动着。

  看到这一幕,我却并没有感觉哪里不对,毕竟妈妈和伯母穿的只是在家中的正常穿着,他们做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行为。

  「伯母,妈妈,堂哥,该吃饭了!」

  「好的,小明你先过去吧,我和你伯母在弄一些佐餐酱料,很快就好了」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到餐厅等候。

  爸爸和伯父把一样样丰盛的饭菜做好端到餐桌上摆放,等弄的差不多的时候,堂哥他们也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

  堂哥一手揽着妈妈,一手揽着伯母走出,爸爸看到这一幕,以及妈妈身上清凉的装束,顿时大惊。

  「你……你怎么穿成这样!」

  爸爸看着妈妈的样子,目瞪口呆之余,颇有些怒意。

  「这样怎么了?」妈妈很不解的说道。

  「在家里怎么能穿着衣服呢?你连基本的待客之道都忘了吗?」爸爸质问道。

  「叔叔,是我让婶婶这么穿的,不要责怪她了」堂哥拍了拍妈妈的香肩为她辩解道。

  「哦,原来是小斌的要求啊,那就没问题了」爸爸讪笑道,原来是自己误会了。

  「哼,真是莫名其妙」

  妈妈平白被冤枉,余怒未消,也不理爸爸,和堂哥伯母一起径直入座了。

  爸爸顿时没了刚才训斥妈妈的威风,忙想主意安抚妈妈,只可惜妈妈却不怎么想原谅他。爸爸灵机一动,向堂哥挤眉弄眼,目露祈求之意,堂哥和他目光交错几合,二人似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妈妈正要坐下,看到一根筷子掉到了地上,便弯腰去捡,堂哥趁机凑过去,双手扶着妈妈的纤腰,用肉棒抵住妈妈因为弯腰而翘起的小穴口,猛的一顶,便插了进去。

  「啊……怎么忽然……嗯……」妈妈惊诧道,不过随后便被堂哥的一波波攻势弄得呻吟不断。

  「婶婶,叔叔他刚才也是关心则乱,说错了话,你就不要生他气了好不好?」堂哥一边用大肉棒肏干着妈妈,一边调教爸爸和妈妈之间的矛盾。

  「唔……看……看在小斌的份上……嗯……先不和他……计较」听着爱妻的娇吟和激烈交合产生的撞击声,爸爸心中却是无比庆幸,多亏有堂哥的大肉棒解围,才逃过一劫。

  爸爸从旁边搬过一张小沙发放在堂哥身后,让正在交合中的二人坐下以更省力的方式运动。

  「来,坐,小斌啊,你今天别的不用操心,只负责让你婶婶舒服了,完成任务我给你零花钱」

  「好嘞叔叔」堂哥两手抄着妈妈两边腿弯,将她在怀里上下颠动,借力猛干,嘴里自夸道「婶婶,你跟叔叔说说,我的肉棒怎么样」「嗯……小斌……啊……小斌的大肉棒……最棒了……」爸爸听了也很满意,当下便塞了几张大钞给堂哥。

  「叔叔,你要是自己有本事,就不用靠我帮忙咯~」听到堂哥挑衅一般的话语,伤及了男人最难以忍受的颜面,爸爸脸色涨红,有些生气道「叔叔也很厉害的,不然你婶婶怎么会和叔叔结婚呢」「婶婶当初做出选择的时候怕是还不了解这些事情吧」堂哥嗤笑一声,把婶婶放在桌子上,肉棒缓缓退出,最后只有一个龟头仍撑在婶婶小穴里。

  「不然,看婶婶现在会如何选择咯~」

  爸爸咬着牙鼓着气看向妈妈,而沉浸于堂哥的肉棒带给她的快感中的妈妈此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根肉棒这次拔出去后,不知怎的好一会儿也没插进来。

  「小斌……怎么不来了呢?」妈妈媚眼如丝,回头幽怨的望着堂哥。

  「婶婶,我的肉棒和叔叔的肉棒比,哪一个好一点,你又想要哪一个呢?」妈妈看了看爸爸的表情,结合他们的话语,便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十分不满的瞪了一眼爸爸,大概是在埋怨他又给自己添堵。

  「小斌的这根……这根肉棒可要强多了,光这一小段插在里面,就比你叔叔插得最深的时候还要深呢」

  「每回射在里面……精液多的肚子都要装不下……大明的那根……怎么可能比得了啊……」

  爸爸脸色更难看了,却还有些嘴硬「咳,哪有这么夸张,虽然小斌的肉棒天赋异禀,但我的也不差吧?改天我一定要让你见识我的真本事诶」「这……可能不行了」刚才还埋怨爸爸的妈妈像是有些愧疚,语气也变软了下来「我的小穴,现在可只有小斌的肉棒才能插进来呢」「什么……怎么会?」爸爸诧异道。

  「叔叔,不好意思咯,婶婶的小穴已经被我开发成了我的专属用品了」堂哥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是得意之色却掩盖不住,掰开妈妈的屁股,展示了一下妈妈小穴旁边纹上的字。

  『李啸斌专用肉便器』

  爸爸急火攻心,眼看就要失控,堂哥看到这种情况也有些错愕,忙采取措施解决问题。

  「咳咳,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吧,叔叔,难道你忘了家里的常识了吗」「很正常……不生气……」爸爸嘴里呢喃着,面上表情终于恢复如常,刚才的事情好像全不放在心上了一样。

  堂哥又叮嘱了爸爸一些事情,见他恢复正常,才放下心来。

  「怎么……刚才是有点犯傻了,明明是很正常的小事」妈妈离开堂哥的肉棒已久,早已按捺不住,见堂哥和爸爸讨论完了这些问题,忙祈求道「小斌,快……快继续吧!」

  「叔叔,那我就不客气的享用婶婶的小穴咯」堂哥瞥了一眼刚才还在因此生气现在却变了个人似得爸爸,得意的说道。

  「快,我都已经开始摄录了,怎么还磨磨蹭蹭不进去」爸爸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手机摄影功能,在旁边专心致志的拍摄起来。不满堂哥动作缓慢,还使唤起在旁边看着的我「小明,快去帮帮你堂哥」

  「哦」

  我点了点头,乖乖走到堂哥的身后,双手扶在他的腰间开始助力,堂哥肉棒一挺,借力便再次贯入了妈妈的肉穴。

  「谢谢小明……婶婶的小穴……这么紧……没人帮忙……喔……还真不好进呢」堂哥很有礼貌的表示感谢,我心里被使唤的郁闷也消了下去,认真的帮忙起来。

  「对,就是这个姿势,很棒」爸爸在一旁一边拍摄一边指导起堂哥的动作「再过一会儿,想射精时赶紧换下身位,这样精液不容易流出来」「昨天你婶婶还在念叨,想要再生一个女儿,小斌你可要争点气啊」「放心吧叔叔,我一定把婶婶肏到生~」

  堂哥说完,笑着卖力运动起来……

  【完】

     字数11626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2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