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里的罂粟花】3.2 - 绿岛快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2)
  穿好衣服以后,我们仨一起叫了一辆车去了商业街,进了商业城以后,小ç
直接奔着服饰专柜就跑了过去。女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她们逛街不见得会花钱
买衣服,但是试衣服的过程对于她们而言也是十分享受的。我跟大白鹤则在一旁,
买了两杯珍珠奶茶,坐在长椅上聊着这一周我查案子的进展和遭遇到的事情。待
我讲述结束之后,便问大白鹤为什么一周不出门,原来还是因为修复警局网络防
火墙的事情。
  「秋岩,我其实心里有个事情想跟你说。」大白鹤正经地说道。
  「你说,怎么了?」
  大白鹤左顾右盼一番,然后把身子凑到我面前:「我怀疑咱们市局里有内鬼。」
  「什么意思?」听大白鹤这样一说,我心里倒是突然一惊。内鬼,听着真玄
乎,跟他妈演电影似的。
  「我最近不是在帮着修复网络防火墙么?」大白鹤喝了口奶茶,嚼着里面的
珍珠果说着,「昨天下午才满打满算把所有的漏洞修复,并且把整个系统升级。
可昨天任务完成以后,我闲着没事,把整个系统的代码全都跑了一边,结果发现,
这点任务本来两天就可以完成的东西,我们网监处的一半人,没日没夜整整他娘
的弄五天我查了一下程序日志,发现这五天里,不断的有人在攻击我们网站之外,
还有人在从内部不断破坏我们的程序,往里面注入小型病毒这就跟小学数学题一
样。:问你一个水池里,一边往里注水,一边往外放水,问你什么时候水池能注
满—我刚要把这个网络日志拷贝给处长汇报,可没想到日志马上被删除了。」
  「那这就应该是你们网监处的问题了。」我想了想,担心地看着大白鹤,
「你不会打草惊蛇吧?」
  「现在还不知道。」大白鹤摇了摇头,「网络日志这东西,网监处里面是个
人都能抹掉。我查看网络日志也肯定会留下痕迹,但就是不知道能观看我痕迹的
人的级别够不够高。而且我觉得,内鬼不一定是我们网监处的人,或者,也有可
能,有两个内鬼「。
  「怎么说?」
  「我看到的网络日志的东西,除了说有人从内部破坏系统以外,同时还有人
入侵了保密级别5级的资料库,从里面破解了一个文件夹。因为防火墙的系统的
自我防御功能,这个黑客似乎也就取到了一点点资料;但当时因为大部分人都在
忙着管系统的事情,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所以最后也没人把入侵的信号追踪下
去,也因此并不知道,什么资料被那个人偷走了……唉……现在我也不知道,入
侵的黑客从里面窃取到了什么,因为那个文件夹保密级别太高了。秋岩,我总有
种不好的预感。」
  听他这么说,我只能宽慰他的心:?「你看不到,那个黑客也不一定能看得
到你不是说保密级别为5么你别瞎想了,你跟苏媚珍汇报过了么?」
  「我敢不汇报么?」大白鹤叹了口气,「苏媚珍表扬了我,她说她会汇报给
局长,而且叮嘱我如果再发现,下一次一定要做持续追踪,她还授权我让我下次
发现对方有动作的话,可以做一些干扰「。
  我笑着拍了拍大白鹤的肩膀:「那你还担心什么老白,我发现你最近有点神
经质别瞎担心,你记着,只要你担心的那件事情没发生,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因为其实你也不知道那件事会是什么,不是吗?」
  「秋岩,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刑警,你是现场警务人员,你的职责是应对发生
事件;而说到底,虽然我也是警察,但我是信息技术人员,我的职责就是整理信
息,搜集数据和资料,然后用最省时的代码和方程做出准确的预判。「大白鹤叹
了口气,」我担心的,就是我明明看到了有问题,但我却做不出预判,这才是让
人觉得最害怕的事情「。
  大白鹤仍然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我也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着
急兄弟,或许只是一次失误呢你不也说,防火墙刚刚修复然后升级好么说不定等
下周上班了,或许就可能查到些什么呢?」
  「等不了下周了,我明天就去局里加班。」大白鹤继续喝着奶茶不说话。
  我看着大白鹤,其实我心里也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也可能使我被他一直以
来的心思给影响的吧,又是认定自己会死,又是说局里有内鬼,这种话听多了,
可能也会有三人成虎的效应。我也不是很懂It的东西,所以即便是安慰大白鹤,
也不过是瞎安慰罢了。
  一杯奶茶让我恢复了精气神,然后我和大白鹤继续陪着小ç逛着。后来小ç逛
腻了,我们仨便去了购物中心的娱乐城打电玩消磨时间。就这样,一下子到了下
午四点。
  等我们一进到火锅店里,便发现大头和牛牛早就到了,而且身边还坐着俩女
的,仔细一瞧,也是当年我们警专的同班同学小冯和小雷,而且她俩不穿衣服时
候的样子,也早就被我,大白鹤和小ç都见过了现在她俩,小雷去了地方税务局
工作,染了一头暗黄色的头发,比以前看起来更风骚;小冯则是嫁了人当了全职
家庭主妇,孩子都三岁了,身材有些走形,但是气质比以前贤惠了,就我和大白
鹤小ç咱们仨屁股还没坐稳的功夫,她老公就来了两通短信查岗—不敢想,要是
他老公见过这姐妹上警专的时候,轮流吃着六七个男人的肉棒的画面,心里会怎
么想。
  再后来的三个也都是女生,她仨现在都在女子特警队,其中有俩还是我曾经
的女朋友,另外一个也是我曾经床上的老熟人。
  「哟,何秋岩,好久不见啊!」我的前女友小贾说道。
  前任相见,分外脸红加尴尬。
  「嗯……」我清了清嗓子,对着小ç和大白鹤说道:「我说……怎么请来的
除了大头和牛牛,咋全都是女的呢」
  「行了行了!别打岔了,何秋岩,」另一个前女友小伊如是说,「怎么,当
初脚踏两只船的时候不害臊,现在重逢了倒是害臊了?」
  「谁脚踏两只船了?」我怒视着小伊,「多少年不见了你还是那么愿意倒打
一耙—当时你在学校成天不理我,我给你送这送那的全都给我顺着窗户撇出去了,
我给你发信息打电话你都不回我,结果我跟小贾在一起了你到是不乐意……
  「我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到小贾和小伊俩人居然是手拉着手,而且还十指相
扣,我便问道:「?诶不是……你俩这几个意思当初在教室里连扯头发带挠脸的,
现在你俩关系还挺好呗」
  「我俩现在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小贾笑着看着我,又看了看小伊,
「该告诉他们吗?」
  「什么告诉不告诉的……」小伊横着眉毛斜眼瞧了我一眼,接着转过头去,
做了一个让在座所有人都惊呆的行为—
  小伊对着小贾的嘴唇,深深地吻了上去,而且还是舌吻。
  看着俩人舌头搅在一起的画面,我真心有些目瞪口呆,同时又觉得莫名的兴
奋。
  「行行行!你俩别虐单身狗了!」跟她俩同是特警队战友的小戚说道,「你
不知道吧,秋岩,当时你跟她俩同时分手以后,她俩就好上了「。
  「还说呢……过程不都叫你看到了么?」一向有些男人婆的小伊,脸上突然
浮现出红云来。
  这个事情我还真不知道,小ç也不知道,只有当时跟性格难以相处的小伊同
寝室的小戚知道:原来在我跟她俩同时分手的那天晚上,小贾去小伊的寝室又打
了一架,打累了以后,俩人在小戚的劝说下,才好好坐下来谈了谈。熄灯以后,
俩人都坐到了小伊的床上,由相互对骂,然后开始一起骂我,最后开始谈心。
  —女人就是这样,相互之间上一秒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下一秒就马上会反目;
而上一秒相互撕逼的人,下一秒可能就会变得很亲密。
  问题是,她俩也太亲密了吧?
  小伊接着说道,俩人开始谈心之后,自己就想默默小贾脸上的伤,以示友好,
结果没想到自己一脑抽,把脸凑过去的时候,居然伸舌头舔了一下小贾脸上的抓
痕。
  「啊?」我感觉我自己的眼睛马上就要跟下巴一起掉下来了。
  「何秋岩……你难道当初跟小贾在一起的时候,没觉得她身上很香么?」小
伊对我问道。
  —我操,可惜了,我还真就没这么觉得。
  小贾抿着嘴笑着,说当时自己被舔了一下,身上感觉像是过电了一般,然后
她就感觉到小伊的嘴唇好软,结果自己就吻上去了,而且还把手伸进了小伊的衣
服里,她突然发现面前这个脾气暴躁的女生的胸部居然是那么软,自己下面瞬间
就湿了,然后两个人就在寝室里没羞没臊的做了起来。
  「那次我才发现,原来两个女生在一起做爱的感觉是那么爽,比跟男人都爽
……从此以后我就离不开这种感觉了……」小贾说道,「后来我们就索性在一起
了。只是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而已。」
  「可不是,你们这帮人估计也想不到,两个情敌最后能变成情侣吧?」小伊
满眼爱意地看着小贾,然后又看了看我说道:「所以,何秋岩,别以为我俩是找
你来报仇的。其实我还得谢谢你呢,要不是因为你,我还不会遇到我这辈子的真
爱呢「。
  我则是用手拄着桌子喝着啤酒:「唉,他妈的,老子我这一身三十六路天罡,
七十二路地煞的床上功夫在你俩身上都用过了,结果到头来,你俩他妈说俩女人
在一起做爱比跟男人都爽……干脆把我淹死在这杯酒里算了!」
  桌上的人都笑了,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别这么说,」小贾说道,又对小伊说道,「你挺厉害的。是吧亲爱的?」
  小伊看着我,也拍了拍我的大腿说道:「你确实挺厉害的,我俩有几次一晚
上还都一起梦到过关于你的春梦呢」
  「呵呵,你俩该不会想要一起跟我……」
  「想什么美事儿呢!」小伊猛捶了我的胸脯一下,「你厉害,不代表我俩还
想碰男人,懂么?女生跟女生之间的感觉,其实更多的是心理的满足,但就是这
心理的满足,你们男人全都给不了「。
  或许吧。我曾经在升到警院后的第一年,在校外遇到过一个白领,她是双性
恋。在我跟她一场大战以后,我问她,我跟你经历过的最厉害的女同比,谁更能
让你刺激?
  她说,这没办法比她说她找男人,纯粹是馋男人精液的味道和气息了,我算
是除了这个以外,能给她更多细腻感受的东西;而女人跟女人不一样,两个人因
为并不在乎射精的时间(因为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出手,探舌,磨豆腐的
时候会更耐心,刺激敏感区域的时候会更细腻,相应的快感也就不同。
  我当时还很脑残地问了一个比较「直男癌」的问题:「没有屌肏你,真的比
有屌更爽」
  她倒是没生气,反而跟我说了句话:「如果把性爱比作吃饭,你们男生觉得
是开胃菜的东西,对于女人来说已经是正餐了可你们男生大部分,往往把开胃菜
做得乱七八糟的,然后直接把主食往我们肚子里塞。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被架上
吊炉里,被做成烤鸭的「。
  回忆闪过大脑,我又看了看小贾和小伊,我淡然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我
知道,我又不是没见过莱斯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俩既然在一起了,那我就祝福你俩
「。
  「我俩等的就是这句话。」小伊说道,「所以我俩决定了,等过两年,我俩
就抓阄,决定出来一个人接受精子库捐精,然后准备生一个试管婴儿。到时候让
你何秋岩来当我俩孩子的干爹,怎么样?答应吗?」
  「哈哈,那还说什么呢这好事我能拒绝吗!?」我举起酒杯,对着小贾和小
伊说道:「就为了这干爹,咱仨单独喝一个。」
  「为了三角恋,干杯!」小伊举起杯子。
  「为了爱情,干杯!」小贾也举起杯子。
  小贾和小伊的杯子刚要跟我的杯子碰上,小ç突然指着小戚说道:!!!
「哎,不对啊等会儿……不对啊戚姑娘她俩当时在寝室里搞那个事情的时候,你
在寝室里干嘛来着?我可记得那段时间楼里,你自己的脸上也每天都是红扑扑的,
像是被谁滋润了一样,明明就是潮红的样子,但我记得你那时候没男朋友啊!你
该不会,跟着她俩一起……
  真相是,那天小贾和小伊用各自的大腿摩擦对方阴道口,然后用手指插入对
方禁地不下七八个回合,两个女孩心里面带着第一次女女性爱的刺激,情敌之间
依旧留下的些许恨意和嫉妒心,再加上女人天生的顽皮和竞争心理,相互让对方
高潮了好几次。高潮过后,小贾和小伊便在床​​铺上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小憩。
可迷糊中,两个人感觉身上各有一只手,在抚慰着还没有萎缩下去的挺立乳头。
  「骚丫头……怪不得秋岩能看上你……跟女生你也能这么骚……」小贾迷迷
糊糊地闭着眼笑道。
  「哼……你还说我呢!你的手干嘛呢?你这么捏本大小姐的奶子,你是想喝
奶么?」小伊也娇嗔着。
  小贾觉得事情不对,睁开眼睛,结果刚一抬头,还未等小贾惊呼出来,就被
小戚用舌头把自己的嘴巴堵住了;另一边小伊也反映过来事情不对,可她刚睁开
眼,自己的阴穴居然直接被小戚的两根手指撑开……
  其实小戚很早以前就发现自己是个莱斯,只是一直没出柜而已本来自己准备
入睡,却发现小贾和小伊这两个情敌居然在一起开始亲到一起去,自己顿时睡不
着了。而且那两个人居然毫不顾忌地在一起互舔着乳房,阴穴,屁眼,甚至忘乎
所以地指奸起来—她们怕是忘了寝室里还有一个人吧小戚也就忍不住了,一边看
着眼前的女同真人秀,一边自慰起来。让自己的被褥彻底湿透了三遍以后,小戚
再也忍不住,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后,直接扑向了裸着身子,散着头发的那两具欲
火还没有完全消去的如露如酥的裸体。
  故事刚讲完,就见小戚的脸上瞬间红了,小贾和小伊的脸上也红了,三人都
害羞的笑了。
  桌子上的其他人全都长吁了一声:「噫——!」
  「别起哄!吴小曦,你还说我们呢!」小贾指了指大白鹤和小C,又指了指
我,「你们仨不也一样吗?我们是三女,你们是两男一女!」
  这次轮到我和小ç还有大白鹤脸红了。
  之后在餐桌上,我们一堆人又聊了一大堆关于警专时候的生活,尽管不过也
都是打架,聊天,考试作弊,戏耍老师和教官,纠察之类的事情,我发现我周围
的这几个人,实际上每个人的缺点都很多,但就是这帮人丰富了那时候本来世界
里一片灰暗的我的生活。我从来都没后悔认识这么一帮人。
  酒足饭饱,我们又准备按照计划去唱卡拉OK,结果没想到除了大头和牛牛之
外,其他的人都得离开:小贾小伊和小戚她们得赶紧归队,小雷明天要去ķ市的
一个国有工厂去查税,小冯则是被自己老公催着回家带孩子。
  等小冯前脚刚走,我便突然想起来大头也是当了爹的人,我便问道:「大头,
你不着急回家看看你儿子。」
  大头看了我一眼,又转身盯着牛牛,想了想说道:「我也想去KTV,放松放
松。」
  「那正好,走吧!咱五个在一起也能唱!」大白鹤说道。
  接着我们就去了「梦泽」KTV,这在我们˚F市算是比较有名的一个练歌房,
包间气氛好,设施齐备舒服,而且价格也比其他的练歌房低,也多亏小ç幸运,
居然能订到包房。到了我们的楼层,一上楼,就发现楼梯间旁边的一个包间门口,
站着穿着黑色皮夹克白色ť恤的一男一女在门口守着,一边抽着烟还一边聊着,
他们俩看到我们一行人的时候,警惕地在我们五个身上大量了一番,然后继续若
无其事地聊着天。
  我扫了那两个人一眼,没觉得有多大不对劲,便跟小ç他们一起进了包间。
  进了包间之后,小ç疯了似的点了好多张韶涵蔡依林的歌曲,然后自己便拿
起话筒开始狂唱。我和大白鹤点了些酒水饮料,问大头和牛牛点什么,牛牛看了
一眼大头没说话,大头直接要了三瓶威士忌。
  「还要一瓶绿茶或者橙汁配着喝么?」服务员问道。
  「不用了。」大头摆了摆手示意道,「来点冰块吧。」
  我和大白鹤不解地对视着,大白鹤想了想,对大头问道:「?大头,遇到啥
高兴时啦我记得你以前不怎么能喝酒的啊」
  大头低头深吸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今天这日子,得喝两口。」
  小ç一首歌的时间还没结束,酒就上来了。我和大白鹤都吃了两口果脯,牛
牛和大头则都是把威士忌倒满以后,加了一块冰块就开始往肚子里硬灌。灌下去
一杯之后,俩人又要举起酒瓶就倒。
  「别这样!」大白鹤马上摁住了俩人的手背,「酒可不是这么喝的!你俩是
不是遇到事了?」
  我也赶紧说道:!?「真别这么喝伤胃伤肾两位兄弟,有啥话就说,我和老
白,包括小C,咱们五个这都多少年的朋友了你俩要是真遇到事情了,跟我们仨
言语一句,虽说我们仨现在也都没多大能耐,但是用得着的时候,能帮的我们绝
对帮你俩一把,绝不在话下!」
  大头苦笑着,在我和大白鹤的手背上各拍了一把,会心地笑了笑:「老白,
秋岩,好兄弟啊但我俩这事情,真不是你们能帮得上的「。
  「怎么了?」大白鹤问道。
  牛牛打了个嗝,脸上已经有些微醺,他壮了壮胆子,开口说道:「今天,是
我跟大头的周年纪念日。」
  「啥?」「……周年纪念?」
  我和大白鹤全都听懵了。
  大头看着我和大白鹤,接着又招呼了小C:「。来,曦姐,你也先别唱了我
有话跟你们仨说」。
  小ç把音乐暂停了,然后坐到了我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头。
  大头叹了口气,说道:「秋岩,老白,曦姐,你们仨,都是我俩多年的朋友
这话本来早就该告诉你们的。我和牛牛,咱俩警专第三年的时候就好上了……我
俩没有小贾和小伊有勇气,敢说出来,我俩也是路上才决定告诉你们仨的……瞒
了这么多年,对不住了。今天是我俩的纪念日「。
  我和大白鹤还有小ç全都傻了:我操,今天遇到一对儿男同遇到一对儿女同,
咱们仨的人生算是完满了可是大头和牛牛他俩,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同性恋啊?何
况大头还结了婚了,跟媳妇都生孩子了……
  牛牛表示自己天生就不喜欢女孩,具体他怎么发现这个事情的,他怎么说也
说不清楚,我知道他心理脆,脸皮薄,便没在追问。而大头是后来发现自己喜欢
男生的,首先她老早之前交过几个女朋友,但是从跟女生亲吻到做爱,都不觉得
很畅快。后来有一天,一个从欺负他的小混混故意把自己的阴茎暴露在了大头面
前,在那一刻大头突然发现自己有生理反应……后面的事情我虽然和大白鹤硬着
头皮没捂耳朵,但是也尽量让那一字一句从自己的耳道里撵出去。
  不过这也说清楚了好多事情:大头和牛牛他俩很早就一直混在一起,大头年
纪比我们大却没有女朋友,而且自己也从来不着急找女朋友,牛牛曾经被小ç脱
光了上衣,调戏牛牛让他摸自己的乳房,结果给牛牛直接吓跑了—当时我还道是
牛牛老实,原来他对于女性的性征是有心理排斥。
  「秋岩哥,老白哥,曦姐,你们仨不会鄙视我俩吧?」牛牛对我们三个问道。
  「说什么话?」我对他俩说道,「我们仨早就把你俩当成一家人了,怎么可
能鄙视?你俩相互喜欢,也是你俩的自由。」
  「小贾和小伊刚才她俩公布她俩的事情的时候,我们仨都什么态度,你们俩
也瞧见了。这种事情很正常,」小ç说道,「情感本来就可以跨越性别的,没有
什么不对的「。
  「你老婆知道么?」大白鹤则是直接给大头来了一个当头棒喝。
  「不知道。」大头定了定神,摇了摇头,然后把手跟牛牛的手紧紧握住,
「我今天想多陪陪牛牛,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想回家的原因。」
  大头说话的时候,牛牛完全是如同一个小媳妇一般,躲在大头的身边靠着,
一句话也不说。
  「那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嘛呢?」大白鹤说道,「你有老婆,有儿子,同
时又有牛牛,你又是个警察,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呢?」
  「我也很痛苦啊老白!」大头眼中含着泪水说道:「我和牛牛一路磕磕碰碰
走过来,不容易……」
  「我知道你俩不容易!」大白鹤认真地看着大头,继续问道:「可你这毕竟
是外遇啊你俩跟你老婆的事情,能像我,小ç和秋岩的关系吗?能像小贾,小伊
和小戚她们三个的关系吗?」
  「所以我尽量跟牛牛藏着掖着……」大头羞赧地说道。
  「藏着掖着?嗬!这世界上哪有能够包住火的纸?何况你还有个儿子,你知
不知道孩子的观察力最强,心理却最脆弱?」
  「我不想出现在大头的家里,破坏他的婚姻,就是希望无论他儿子以后喜欢
男生喜欢女生,都让他儿子自己选。」牛牛辩解道。
  「我他妈现在没跟你俩说这个!大头,我就问你,你要是让你儿子知道了,
你觉得你儿子今后就不痛苦么?还喜欢男人,喜欢女人让他自己选……你信不信
你儿子要是知道你俩现在偷偷摸摸的事情,他以后男人女人都不会喜欢!……我
以为你俩都挺老实的,没想到……你这个儿子本就不该生!」
  「孩子的爷爷奶奶还都在呢,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以为这儿子我想生!这老
婆我想娶!」
  「操!—你试过不娶,不生么?」大白鹤愤怒地看着大头。
  小ç在一旁想拦住大白鹤的嘴,被大白鹤推开。
  而带着脏字的这一句话,直接给大头问懵了。
  我明白白铁心这句话的含义,但我同时也明白大头在痛苦什么;而我猜老白
同时也无法理解大头的痛苦,就像大头也并没想大白鹤说的那样争取一下不娶媳
妇或者不生孩子。他俩一个生来就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自己是个杂种,而从小
自己就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母亲被不同男人肏的倒霉孩子,所以在整个关系里,
大白鹤更可怜的是大头的儿子;另一个,必须跟自己的父母妥协,必须履行传宗
接代的任务。
  在一旁的牛牛突然开口说道:「。别凶大头了,老白哥大头对我挺好的,而
且他以后也一直会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别凶大头了。」
  「那你俩以后咋打算的?」我对大头和牛牛问道。
  「没啥打算……」大头低着头说道。
  牛牛伸手摸了摸大牛的脸,然后对我和大白鹤还有小ç说道,「我是不敢打
算。现在这样,其实就挺好的了……唉……秋岩哥,老白哥,曦姐,我有的时候,
真挺羡慕你们仨的「。
  牛牛不会说太漂亮的辞藻,他的话语向来都朴实无华,但我和老白还有小ç
听到这句话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仨在那一刻同时笑了。
  「行,不说了不说了!算我刚才态度不好,抱歉了!喝酒吧!」大白鹤也拿
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满了一杯威士忌,同时也给大头和牛牛杯子里斟满「不管
咋说,咱们一帮人今天也算重新聚集在一起了,这辈子能认识,今生就是缘。你
俩纪念日,咱们一帮人就应该高高兴兴的。大头,牛牛,这杯我自罚干杯,你俩
随意。不管咋的,我都希望咱们在座的一帮人,都能幸福!」
  「干杯!」小ç也举杯说道。
  冰凉的酒从嘴里灌入,苦涩的感觉在心底散开。
  「痛快!今天咱别的都别想了,就是喝酒,唱歌!」大头拍着桌子叫到。
  我也跟着干了一杯,之后我便离开包间去了下洗手间。
  这一刻,我似乎突然明白了ħ乡那个老头子说的那句「是你们让俺们觉得自
个脏」的意思。有时候那是一种无奈,而并非嫉妒或者指控,有的时候那是一种
无路可进无路可退,而不是不想去走更好的路。
  我很快就感觉醉了,其实我知道我整个人是清醒的,可就是想藉着这点酒劲
儿麻痺自己。我跌跌撞撞推开门,走向了洗手间。从这走廊里,我听见有人唱着
舒缓的歌曲,有人唱着摇滚但是哽咽,有人用舌头拌蒜的口齿假装愤怒吼着饶舌
歌词,有个女人唱着「如果忽远忽近的洒脱,是你要的自由,那我宁愿回到一个
人生活「然后嘴巴里像在含着什么东西,另一个女人用极其妖魅的声音叫了一声」
太爽啦「有对男女在合唱着」屋顶「以及」广岛之恋「但是男人的声音夹杂着急
促的喘息,女人的声音带着淫浪的娇喘……
  男女对唱的屋子,正好是冲着楼梯间的一个包厢的门。此刻门口守着的那一
男一女已经不见了。
  我轻轻打开了一道门缝,往里偷窥着。
  只见昏暗的灯光下,女人把自己的胳膊从自己的红色低胸礼服领口里顺出,
把自己光滑的脊背和浑圆的乳房毫不顾忌地展现在男人的眼前,从侧面看起来,
差不多有ë的大小,尺寸应该跟夏雪平的相同;女人披着头发举着话筒,目含爱
意的唱着歌,她的礼服下裙摆也撩了上去,那双腿竟然那么的修长纤细,那只屁
股竟然又是可爱又有弹性,一束光打到了那女人的屁股上,只见她把自己的双乳
紧贴到了男人的脑门上,她可爱的菊洞便展露出来—那里微微凸起,似乎上面还
带着些乳白色的浊浆;男人的一只大手在女人的乳房上把玩着,男人的眼神就像
是在端详着一尊精美的艺术品,女人的脸似乎红了,满眼春意,满脸淫态,她轻
轻举起了男人的手,把他的手指放在面前,仔仔细细地用自己带着琼浆唾津的香
舌在五根手指上来回舔着;
  而那男人的胸膛竟是那样宽厚结实,从昏暗的光芒中,我仍然可以发觉,他
的样貌很是英俊,下巴上棱角分明,带着些许落魄的气质,衬衫衣襟四敞大开,
展露出男人的肌腱轮廓;西裤就在地上绕着男人的脚腕随意地躺着,一不留神,
女人陶醉的身体向上窜了一些,居然让男人的阴茎从自己的蜜洞中滑了出来,仔
细一瞧,那男人的阳具要似乎要比我的阳具大得多,看起来十分的粗壮有力,并
且他的那只龟头好大,就像是古罗马角斗士搏杀时候使用的碎骨圆槌一般;男人
歉意地看着意乱情迷的女人,重新扒开她下面那只柔软的小嘴唇,重新把自己的
那把武器插入了女人的蜜壶里,他深吸了一口气也奋尽全力,抬着屁股往上顶着,
并且加快了肏干的速度,而且为了增加刺激,一手猛扒开女人的屁股,用女人刚
才舔过的手指在她的肛门处不停地按摩着……
  好美的一幅活春宫。
  我默默地窥视着这两个人,下体突然硬了起来。可我却没有丝毫想要加入的
心思,我怕破坏了这幅充满美感的画面。
  一道光闪过,恍惚之间,我眼前的画面,似乎变成了夏雪平和我自己。
  一曲过后,女人喘息着搂着男人笑着女人亲吻着男人的额头,接着突然问道:
「……什么时候……啊……你让我……哦哦……给你生个孩子呢……啊!」
  「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我答应你……呼……我会满足你当妈妈
的心愿的……」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啊啊啊!……讨厌……你总是这么说……啊……这话你都说了几年了……
哦哦哦啊啊……你问问你自己……」女人紧紧地搂着男人的头,上下抖动着自己
的双乳。
  「不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哦哦哦……你就让我……做你的小母狗吧……我
就算做你的性奴也是值得的……在我的屁股上刻上你的名字……啊……啊……」
  女人如是说道。
  男人亲吻着女人的脖子,在女人的光滑肩膀上摩挲着!?「呵呵小骚货,你
以为你给我生孩子了,你就不是我的小母狗性奴了么……呼……呼……项圈没戴
在你的脖子上,不还是戴在了你的心里么?」
  项圈没有戴在脖子上,但还是戴在了心里。如此淫靡的话,我为什么听起来,
竟然觉得有有一丝很感人的浪漫。
  「……好爽!……你这坏家伙……欺负死人啦!啊啊啊啊……」女人听着男
人这句话话,更加的满足。
  「亲爱的……我知道自己亏待你……呼啊呼啊……你就再等等……我什么时
候说话不算数过?只是现在还不合适……」
  说罢,男人把一只手放在了女人小腹的下方,用手指不停地揉按着,我想男
人的手指应该是在不停地刺激着这女人的阴蒂。
  「那你告诉我……你喜欢儿子……啊—啊……还是女儿啊?」女人一边说着
一边像过电一般浑身颤抖着。
  「给我生个儿子吧……我已经有个女儿了……」
  男人说罢,在女人的双乳上用力地嗅着上面的香气。
  「啊啊……哈……好啊……生儿子……来吧……嗯……」
  「可我这辈子杀业太重……怕是生的还是女儿……无所谓了,儿子女儿,只
要能健健康康的,我就心满意足了……」男人说完,舔了舔女人的乳头,一抬起
头,正好跟我四目相对。
  那一刻,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似乎受到冒犯了的无比愤怒。
  我被他这么一瞧,吓得浑身冷汗,酒彻底吓醒了。我确实没见过如此凌厉的
眼神,只是看人就能把人看得魂飞魄散。
  我赶紧把门关上,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候原本在门口站岗的那一男一女也从洗手间里出了来,男人下面的「雁
门关」还没有拉上,女人的一般乳罩还在领口上暴露着,嘴边还有一丝乳白色的
痕迹。
  「哎哎!干嘛的啊?」女人指着我叫到。男人已经凑到我面前扯着我的领口。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连忙辩驳道,「喝多了,走错门了……」
  男人对我咬着牙,刚要发作,里面却传来一阵低沉的,带着听上去马上要射
精的一般的喘息的声音:「呼呼……哈……老三……嗯……放他走……别为难他
……」
  男人无可奈何地看着我,松开了我的领子:「行吧……放过你了,我们老大
今天高兴下次注意点。」
  我心有不悦,但也不能说什么,毕竟是我窥破了人家的美事,人家正主还没
追究,我也只好一走了之。
  我一边对着便池放着水,一边放空着大脑。都说「精虫上脑」,但为什么脑
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能滚下去顺着尿液从人体里排出呢?
  正在这时候,一个人影从厕所门外进来,还没等我看清楚那个人,那人影便
迅速地窜了出去。
  在我提裤子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正说道:「大哥,
就是他!就是他把我弄成这样的!」
  我没在意,洗了手转身走出洗手间。在洗手间门口,我跟四个看起来比我小
不少岁数的年轻孩子撞到了一起。
  定睛一看,为首的那个人正好是唐书杰。
  「你就是何秋岩?何美茵的哥哥?」唐书杰看着我,抻着脖子对我说道。
  我仔细一看,钟扬,原鸣,蒋义鑫都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三个穿着打扮流里
流气的小青年,每个人的头发都弄过离子烫,身上穿着带着龙或者麒麟图案印花
的休闲西服,下面都是一条破了好几个大洞的牛仔裤,每个人脚上都穿着帆布鞋。
若我不知道这几个人是来找我寻仇的,我还真会以为这帮人是来我面前,想要给
我表演一段「社会摇」的。
  「你就是唐书杰吧?」我笑了笑,看着唐书杰接着我又对着钟扬故意打着招
呼:「?小钟也在啊,身体还好吧」
  钟扬看着我,龇牙咧嘴的,就像是一条准备咬人准备了好久的狗。
  「诶我去?你认识我啊?」唐书杰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我不以为然地说道:「你不就是孙筱怜他那个小主人么」「哦,对……我想
起来了……就因为你,孙筱怜一肚子精液回的家,」唐书杰说道,「肏你妈的!
孙筱怜那个贱货跟我说了,说她给你口交了,还他妈被你肏了。而且你他妈的还
把我的狗奴扔在男厕所被别的男人肏了!你他妈做事挺不地道啊!」
  得,孙筱怜自己招供了,我本来还想着拿她的视频跟这几个臭小子威胁她呢。
现在要是我再想威胁孙筱怜,也就剩她的丈夫景韦可以利用了。
  「呵呵,客气了。」我对唐书杰说道,「比起不地道来,你这个小弟弟比我
强。强行奸污调教了自己的班主任老师不说,还利用自己老师帮自己诱奸班级里
的其他女生「。
  「哈哈哈,这事儿你也知道啊?你是不是对我挺羡慕啊?」唐书杰狞笑着说
道,「我还想奸了你妹妹呢,你知道吗?」
  「这我当然知道。小崽子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家何美茵一个手指头,我
非废了你!」
  「废了我?呵呵!老子先废了你这个老逼灯再说!」唐书杰倒是不含糊,对
着我一脚就踢了过来。我早有准备,往后撤了一步,抓住他的腿往身后一送,这
小胖墩的身子就摔了个狗吃屎。他身后的钟扬早就按捺不住,冲着我一圈打了过
来,我抬手去接,没想到这小子的手里还藏了把水果刀,对着我就要捅。我就势
把他的手往墙上一撞,直接撞掉了他手里的水果刀。
  剩下的一帮人看着我,直接一起上,我也用警校教授的擒拿术和军体拳抗住
了,一并踹了回去。唐书杰咬着牙又站了起来,准备对着我再踹一脚,被我用相
同的招数拽住了自己的腿,第二次摔了个狗啃泥。
  结果看着唐书杰摔倒,我正无防备的时候,后颈根部和后背处,突然连着挨
了两下—我吃痛瞬间倒地,一回身,就看之前没见过的一个小子手里正拿着一把
钢制伸缩棍,得意地对我笑了笑。
  我再想起身已经晚了,钟扬抄着那把水果刀来到了我面前,刀尖直接对着我
的眼睛:!「肏你妈的姓何的你再不老实我戳了你的眼珠子!」
  唐书杰忍着痛站起身,对着我的胸口猛踢了一脚,我心口瞬间一紧,差点喘
不过气。唐书杰拍了拍那个拿着伸缩棍的人,满意地笑了笑,看着我说道:「呵
呵,你个小警察,你以为就你会功夫啊我这个兄弟,打小就跟着武术教练练武的,
刚才是跟你没防备,就算是单打独斗,跟你打个平手也是?没问题的「。
  「打倒了我又能怎样?」我看着唐书杰说道。
  唐书杰恶狠狠地看着我?!「怎么样你把我兄弟的下面踹废了知道吗而且你
还未经过我同意,就干了我的性奴,还让别人也肏了我要让你加倍奉还!听说你
给孙筱怜的骚屄伺候得挺舒服,你还伸舌头舔了!呵呵那么脏的地方你也愿意舔!
行啊,你不是爱那个味道么?待会我和我的兄弟一人尿一杯,你喝了,我们就让
你起来「。
  「操!」我心里不服,要不是后背之前上面有伤,我也不至于被那条伸缩棍
打得倒地不起。
  「大哥,还跟他废话干嘛?」钟扬比划着刀说道:「他给我鸡巴踹废了,我
直接给他阉了不就完事了」
  「别!不急!我还得慢慢欺负他!他不是想护着自己妹妹吗?咱们得让他主
动把何美茵叫过来,就在咱们的包间肏!然后逼他跟自己妹妹肏一回以后,咱们
再阉了他!让他尝过自己妹妹的滋味以后,这辈子再也不能肏屄,岂不是更解恨!
「唐书杰看着钟扬讪笑着说道。
  「还是大哥你厉害!」钟扬听罢,十分解气地看着我。
  唐书杰对着身边的那三个我不认识的人说道:「你们还不知道吧,这逼他妹
妹在咱们学校都算是数一数二的美女有心眼,但是长得漂亮,看起来闷骚得很!
待会儿给他妹妹诓来,我让你们哥仨也爽爽!就当是我唐书杰给你哥仨的礼物了!」
  「谢谢老唐了!」三人十分激动,对唐书杰感谢到。
  「去你妈的!小逼崽子!做你的春梦吧!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让我妹
妹过来受你们的欺负。」
  「不从是吧?」唐书杰拧着自己的五官对我说道:「行!钟扬,戳瞎他的眼
睛……」
  我恶狠狠地看着眼前那把刀,心里一想,这下毁了……
  不过如果能就此保住美茵,失去一只眼睛也无所谓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