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姐酗酒的约定】 作者不详 - 绿岛快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
             我和姐姐酗酒的约定


  我的老婆的姐姐是在我们小区边上的小学当老师,因为还单身未婚,所以住在我家,最近才刚和男友分手,所以心情不是很好,不是每天躲在房间里不了来,就是在外面深夜喝的很醉回来,我和老婆总是劝她在不要在外面喝酒,容易让其他人强奸,可是她说你们又不陪我喝酒,让我们头痛不以,后来和老婆商量,过几天就是她生日了,我们在家里陪她过生日吧,让她开心点。那天我们喝了很多,我自认为酒量不错,到最后也是很晕了,等我醒来,惊讶地发现怀里搂着一个香喷喷的娇躯,定神一看,发现竟是仅穿内衣的姐姐。

  再看自身,衣服全无,胸口还有条玉臂环抱过来,我发现此并非老婆的小手,扭头回看,身后也有一个睡美人在贴着自己的后背,却是偎依着自己静静入眠的老婆。我们是怎么跑到自己的床上,还和自己大被同眠地睡在一起呢?三个人一起大被同眠?这是做梦,还是真的?我想了好半天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怀中背后都是香喷喷的大美人,这可不是假的。

  身处两美娇躯之间的我激动无比,气血狂飚,某物更是亢奋激昂,几乎要撑破内裤。怀中的姐姐正睡得迷迷糊糊,感到有奇热的硬物灼烫着自己大腿,登时清醒几分,小手往下一抓,想把那热乎乎的东西挪开些,发现它竖硬如铁,触手烫心,心里不由吓一跳,睁开眼睛看去:「什么鬼东西啊?」姐姐往被子里面一看,其实没看清楚,但隐隐约约能看一点,再因为神智清醒后意识的反应,马上意识到自己握住的火热东西是什么,触电般撒手,奇羞难忍,特别看见我脸上错愕的表情,更是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你醒了?」姐姐拼命想消除尴尬窘迫,但又找不到话题。此时她的小脸胭红欲滴,眼如酒醇,小鼻子呼出来的气息都是袭人的熏热。我看她羞不自胜的娇态,心脏砰然狂跳,真想搂住她,激吻那花瓣般的樱唇,尽情吮吸她口中的甜蜜……我轻轻地凑近,姐姐看见了,似乎明白他想做什么,有点女人的矜持,一手抵着他的迫近。

  又有点欢喜的期待,小手没有用力抵抗,也没有逃跑,而是带点羞意地等待,在他快吻上自己的时候,她轻轻地闭上了双眼,放任他的无礼。我身后的老婆却忽然扭了一下身子,梦中嗯唔地呓语,极其模糊,我和姐姐都听不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不过两人都怕老婆醒来,给吓停住了。

  直到过了好久,听到老婆呼吸悠长,睡得安稳,两人才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两人此时的心中,都大有一种偷情的刺激,老婆就在身边,可是两人却要背着她做一些……两人那砰砰响的心跳声,双方都听得清清楚楚。

  姐姐无限娇嗔地白了我一眼。那种绝世无双的娇媚,让他大叹传说中的倾国倾城。莫过于此。

  「那坏东西,挪开一点。」姐姐感到我那火热昂扬越发厉害。

  虽然两人都后弯身体,但它还是直挺挺地戮碰着姐姐地小腹,让她被灼烫得心慌慌的。

  姐姐羞涩之余,也有一点好奇,她当然听说过男人地下体是什么样子,小孩子的小弟弟也看得多。没啥感觉,某些不堪入目的情色图片在平时办案中偶能看见,但多是萎靡不振,而且那些东西也是极其丑陋的,她看见感到很恶心,所以对男子的下体没有真正的认识而且有点反感。姐姐羞极。很想揍我一拳,以示让他那坏东西非礼地抗议。她心中又有点奇怪,这家伙的坏东西怎么像火一般灼热?
  而且那么巨大,自己一直以为那坏东西跟手指差不多,最多大一点,谁不想会如此惊人……如果让它进去,身体真不会被它撕裂?带着畏惧,姐姐赶紧把小香臀向后挪一点,退开它猖狂的侵犯。

  火热一下子远离了,心中又有点说不出的失落……姐姐记得刚才的手感,又是一阵大羞,他的坏东西好像没有想像中那么丑,虽然又热又硬,还大得吓人,但感觉并不可怕。「你真的好了吗?」姐姐生怕我看出自己在想他的坏东西,带点慌乱地问。

  我很想在姐姐那因为娇嗔微微嘟起的樱唇上重重地亲上一口,否则,别的都无法表示他此刻地激动。我轻轻俯首过去,目标明确。

  姐姐只觉得身体有股火焰轰地点燃了,在我霸道的亲吻下,她发现作为一个被征服者的美妙,原来一个女人被男人征服地感觉是这样的……而且,越是反抗,越会得到更强有力的征服,他的霸道,简直视自己为一个小俘虏……姐姐被吻得晕乎乎的中间,有一种古怪地感觉,似乎自己天生就适合做一个被征服者,天生就适合做他地小俘虏。

  好像这是一种本能,从来没有接吻过的自己,原来也会无师自通地接吻,与他唇舌缠绵。

  世界沦陷了……姐姐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绕在我地脖子之后,她忘情地搂住他,热烈地回应着他的亲吻,臣服地向他提供一切,无论他要什么,她都给他奉上,任他轻薄无礼,任他霸道索取,任他大力地吮吸着自己地小舌和甜津……那种感觉,整个人都让他征服了,心魂都要让他吮吸去了!

  姐姐鼻子间,发出自己从来没有过听过的幸福呻吟,这种气喘时的轻哼,也是无师自通的。

  我拉过姐姐柔嫩的小手,从手心开始亲吻,然后把手指含在口中,顺着手背一路往上,通过大理石一样洁白的脖颈然后亲住姐姐的耳珠,姐姐已经完全沉浸在温暖的春风中,体内好像有一股温暖的洋流在流动。我亲吻了一会姐姐的耳朵然后沿脖子吻住嘴唇。同时双手攀上姐姐的玉峰,将她的双乳拿在手中轻柔的揉搓。我从后边抱着姐姐,把她的胸罩脱下,一张大嘴从腋窝探过直接含住一只鲜红柔嫩的乳头,手也沿小腹而下,伸进内裤里,内裤里边已经泛滥。姐姐轻轻的喘息着说:求求你。「我并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抚弄的一对丰满的玉乳,现在这对尤物已经挺挺玉立,手也把姐姐的内裤脱掉。一个洁白无毛的馒头逼便暴露无遗了。平时我最喜欢这个地方,它被洗净之后就像一个嘴巴一样,靠近它,有感受到它想出锅的馒头一样的热气。进入它,就像进入一个温暖的所在,鲜嫩而温暖的肉把自己那个蠢蠢欲动的大家伙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里边的水分充沛,润滑充分。在这样的一个逼里边抽插,简直比做神仙还快活。此时我把那鲜嫩的一点阴蒂含在口中,仔细的品味,吸吮,撮弄。姐姐下边的水不断的流出,打湿了床单。

  好哥哥,求求你,求求你,给我。此时的姐姐,已经不像平时在学校时那么端庄,而是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淫妇。我也最爱她着一点,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叫床响亮嘛,每个男人的梦想。而这样娇媚的小女人正在自己的身下娇呼,怎能不让我血脉喷张。我还装做不在意说,你说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女人!」「说你最爱让我日。」「我最爱让你日!」「哈哈,好姐姐,哥哥来奖励你。」说完我从姐姐胯下爬起,脱下内裤,一挺几巴,滋的一声,连根进入。

  「痛!慢点!」姐姐叫道。可是我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抬起屁股,然后又是一插到底。反复几次后,姐痛苦的叫声就成了快乐的呻吟:「啊……啊…
  …好……好舒服……啊……「姐姐的小嘴微张,然后我就提臀用力,九浅一深,五分钟后三浅一深,如此几百下,直把姐姐插的长呻轻呼,叫爽不及,但不敢太大声音,只能用内裤放在嘴里,不让声音太大,逼中的淫水也是绵延不绝,呜匝有声,最后高潮将到,姐姐双腿紧紧盘住我的腰,在我的快速顶动中,两人达到高潮。

  这是老婆好像又有点要醒来了,我们吓了一跳,姐姐迅速的拿起衣服出去了,过了好一会老婆醒了问「老公,怎么有淫水的味道。」我说:「是我们俩昨晚做的啊,还做的三次呢?」「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你昨天喝多了,很疯狂呢?」「那姐姐呢?」「在他的房间呢?」「哦!」之后我们就起起床了,我们出去时,姐姐已经换上的衣服,准备出去上班了,饱含雨露的姐姐更若雨后新花,带着娇嫩的水汽。她心情舒畅,所以穿着性感。V型短衫,米黄色短裙,紫色高跟鞋,走进校园,立刻吸引无数色狼的目光。

  之后的日子里,我们俩总是以各种手段,把老婆给灌醉,然后,开心的的做起爱来。

                【完】

[ 本帖最后由 masked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嘎子牛 金币 +10 感谢发文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