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

夜,漆黑,云海市和皇家花园一p漆黑,已是淩晨三点了,保安们早早进入了梦乡,整个社区只剩下在三栋五号楼顶隐藏的我了,为了这一天,我已经足足准备了一年,伸手不见五指的楼道里,我毫不费力的走到十一层1号门前!掏出钥匙,轻轻打开了那扇向往已久的房门。

    孙薇,云海市电视台主持人,只是在一次重要的会议上,我遇见了她,那一眼,便让我无法遏制的迷恋上了她。

    那天,我正在低头忙碌的安排参会人员的代表证资料等东西,熙熙攘攘中,我忙的一头一头的汗水,突然,我的眼前伸出一只芊芊白皙的手,随着一阵幽幽的淡香,一个婉转柔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好,麻烦你了,孙薇的材料。」我边找边说:「孙薇……」

    拿着资料抬起头:「给您!」

    刹那间,我怔住了,眼前的nv子让我一阵恍惚:明眸皓齿的精致脸庞,一头乌黑的长发整齐的散落在肩头,额头上弯曲的刘海波l似得斜发入鬓,鹅蛋的脸庞粉红洁净,一双乌黑的眸子轻容的看着我,一件质地精良的红se云杉,一条黑中裙,承托的那168厘米的身材轻盈凹致,一双修长白皙的**,足下一双菲拉格慕的黑se高跟鞋更显得亭亭玉立,御姐风范顿时四下洒落……「你好,是这个吗?」孙薇轻柔的问道。

    「噢噢,是是。给您……」我结结巴巴的说。

    孙薇拿着自己的房卡和资料,嫋嫋的走开。

    我强忍着心中的火焰,强制着自己不要失态,大庭广众之下,我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怎能失态!

    随后的日子里,我每一天j乎都在搜集孙薇的资料,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

    孙薇:我市电视台主持人,1978年3月出生,***代表;***杰出青年;***频道主持人***形象代表……一些列光环将我对比的如同尘土!

    每个夜晚,当我回到冰冷的单身公寓,只有对着电视屏幕上孙薇微笑的照p,发泄着心中的思念。

    我迷恋上了一些特别的网站,在哪里,我发泄着,想像着,直到有一天,我灵光一现,原来那些朋友们在这里不管是编写的,还是真实的故事,依然在我脑海中积累了一个个环节,只是没有将它们串联起来罢了!

    这种重要的会议,每年准时召开,利用工作人员的便利,在分房的时候,我偷偷多办了一张孙薇的房卡,一个接待的五星级宾馆,四五百人的规模,加上我和宾馆的f务人员很熟,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我加办的那一间房卡。

    利用代表们开会的时间,我顺利走进了孙薇的房间,在她的包里,找到了她的钥匙包,钱包,钱包里面在我仔细翻阅后,通过一张物业缴费单确定了她的确切住址,意外的,我看见她的包里还有一包艾斯挫论p,印证了名人似乎睡眠都不太好的一个答案,这可是让我的计画省去了不少时间。

    代表们开会的时间,足以让我从从容容的出门,配一把家门的钥匙了……会议结束后的一段时间,我渐渐摸清了孙薇的活动时间,当然,我也无数次潜入过她的家,安置了两个微型摄像头,一个在卧室,一个在洗手间;一个高频录音器,在客厅。

    孙薇,离异两年,独身住在这里,因为房屋的摆置和多次的观察,依然如常。

    无数次,我徘徊在这属於nv神的闺房中,手捧着孙薇的各种蕾丝小内和各种长短丝袜,或是带着洁净的清香,或是带着刚刚换下没有来得及清洗的味;多少次,回到冰冷的公寓,看着视频录下的孙薇或是洗澡,或是大小便,或是再舒f宽大的床上婀娜翻转……

    直到这一天的突然降临,我的计画在经过无数次的演练后,终於实现了……中午,领导叫我去办公室,安排了晚上的一个接待,我并不知道客人是谁。

    当我站在宾馆门口引接客人时,我才看见我梦中的nv神已然出现我的眼前。

    孙薇今天穿着一套白se蕾丝的套装,那是一种很洁净的白se,没有半分杂se,lse的丝袜紧紧地包裹着那一双白皙修长的**,一双米白se的高跟鞋在她的足下熠熠生光,这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宁静,而前襟上淡淡的褶皱和花边的点缀,又为这份宁静增添了些许生动。

    孙薇态丰盈,却有着束手盈握的纤腰,脸上虽然未施粉黛,肤se却如美玉般莹润光泽,小巧的鼻梁,樱红的薄唇,两道远黛般的长眉下,是漆黑闪亮的眸子,眸光如有实质,似水波般静静流淌,而那光洁整齐,一丝不乱的发髻,正如同墨j一样盛开在耳畔。

    算起来,加上这次,我已经见过她三次了(照p不算,我指真人),但每次的相遇,都令我产生恍惚的幻觉,孙薇的美如镜花水月,是那样的不真实,即便是身在面前,也如同远在水云之间,视线穿透嫋娜的烟雾。

    我连忙请她进了包间,其余的事情,我已全然不知,已没有心情知道了,我现在想,只是尽快去实施我的计画。

    闲话少叙,我的老板那是有名的酒场大哥,为人豪气,口生莲花,大家都喜欢和他一起吃饭聊天。

    因为开车,孙薇不想喝酒,但是劝酒这在我老板这那是绝对的特长。老板忽悠出孙薇的车钥匙,递给我,让我代驾,孙薇见无法拒绝,便开始浅浅啜饮着。

    估计时间足够,我打了个藉口走出包间,飞一般驾着车翱翔到孙薇的家中,将适量的艾斯挫论p磨成粉,细细灌进了冰箱里仅剩的一瓶优酪ru里(每夜睡前的一杯优酪ru早已熟记脑中),使劲的晃动着,直到融化……宴会完毕,孙薇酒意微醺的向领导告别,一路无语,我强忍着心中的yu火,将孙薇送到家中,将钥匙j给她,看着她转身离去的时候,我故作轻松给老板打了个电话,报告安,孙薇客气的向我告别后,步履微姗的走进了单元。

    夜,漆黑……

    我颤抖着,悄然无声的打开门,无声的关门,漆黑的客厅里,卧室的门缝下,一抹暖h的光线从缝隙间洒落出来,惊得我心中蹦蹦直跳:「难道还没睡?」此时此刻,要死的心都有了,怎麽会这样?这都过去三个小时了呀……我强忍着心跳,我怕心脏有力的跳动,在我耳边似乎听见了咚咚声,静了静心神,我先留到厨房,打开冰箱,冰箱里那一瓶优酪ru已经不在了。

    我脱掉运动鞋,猫一样无声溜到卧室外,透过门隙,向里望去。

    目光顿时变得灼热起来,只见孙薇斜卧着身子,一条纤长的美腿无力的半垂在床边,右腿上的lse丝袜在暖h的灯光下晶莹夺目,柔软美致的躯慵懒平静,丰满的x部均匀的起伏着。

    十分钟后,我确定,她似乎已经睡着了,打开门,房间里弥漫着孙薇熟悉的香味和淡淡的酒香,床头柜上,一瓶优酪ru,已然见底。

    我轻轻走上前,蹲在床边,按耐住激烈的心跳,重重的在孙薇的茵茵玉足上拧了一下,娇依然,呼吸依旧!

    看着眼前的美妙躯,我的身早已澎湃,三下五除二,一个赤条条的精壮汉子,已经矗立在床边,胯下一条蟒蛇昂着头,跳动着……架好摄像机……

    我跪在床边,双手轻轻捧起孙薇的右足,隔着丝袜,她的晶莹脚趾若隐若现的弯曲着,可能因为太热的原因,足底的丝袜有一丝c意,我捧着她的脚,慢慢贴在我的鼻尖,一g无法言语的气息,瞬间刺激了我的大脑,淡淡的p革味,淡淡的足香,淡淡的淡淡的,那种味道,似乎早已在我的脑海铭刻。

    我张开嘴,伸出舌头,隔着丝袜,顺着足跟柔软的轻吻着,吸着,足跟,足心,然后将脚趾一根根划入我的口中,我的手指轻巧地捻动着,右腿的丝袜很快被褪了下去,露出晶莹玉润的腿部肌肤,我轻吁了一口气,退下了右腿的丝袜,光洁的p肤,晶莹的脚趾,粉红的脚心,完美的玉足找不出一丝瑕疵,成熟曼妙的味道绕我鼻腔,回味口中,直到右足沾满了我的口水,我的舌头才开始顺着玉润的右腿蛇一般滑翔向上,向上……

    小腿,大腿,我的头颅已经挑起白se的裙摆下方,孙薇的裙摆里弥漫着诱人的芬芳,nv人s处的味道,带领着我迷幻的舌头直到白se蕾丝的下方,那里山丘微鼓,一条细细的分界线,将浑圆的山丘划出一个隐隐的分界线,那是桃花圣地,那是陷阱所在!

    我使劲张开嘴,最大限度的盖住了山丘,我的舌头隔着蕾丝,细细吸着,拨开蕾丝的一边,我开始将我的舌头在蕾丝的束缚下挑逗着孙薇的y唇……此时,我已经快要崩溃了,强忍着,双手托起孙薇的浑圆紧致的部,慢慢褪下了她的蕾丝小内k。

    我不想形容此时的我是怎样心情,孙薇的s处已然是我看过无数dvp上,最美的那一处与郁郁葱葱,外y饱满粉红,内y柔软,纹理清晰,y道口,在我的吸下,泛着晶莹的s润,托起孙薇的部,双手拇指,轻轻分开y唇,洞口s润,内部紧实红润,完美的b!此时此刻,我只想爆粗口!

    孙薇的y道微微张开着,像婴儿的小嘴,柔软s润,我再也不想忍了,张口盖了下去,一条灵活的舌头早已钻进了孙薇的身,孙薇的口中发出「唷」的一声,两条美腿舒展开来,脚尖绷得笔直,她那曼妙的身姿随之变得极为惹火。

    身在我的托力下,反弓起来,充满了动人心弦的妖冶风情,随着那双**弯曲分开起来,整个y唇被我完全打开,控制在我的嘴里,丰满的y唇随着我的舌头,轻盈的舞动着,整个y道里弥漫着醉人而y荡的娇媚,翻涌着甘美滑润的琼浆,y涛阵阵,y水四溢,许久没有遇见yx的身,此时此刻,孙薇的身已经真实的在感受着,她的呼吸已经很重,无法抑制的呻y,已经开始柔音若现,那声音,在我耳边回响着……

    「嗯……啊……唔……嗯……」

    随着娇喘,她的身无力的扭动着,一条光洁的**,一条丝袜包裹的修长,两种感觉紧紧缠绕在我的脖颈,柔柔的敲打着我结实的背部,我已经全然在孙薇的双跨之间迷失了方向。

    y涛汹涌,在我来不及吸食的时候,已然溢出了我的嘴,顺着y道滑向g门,此时我才想起,这,也是另一处曼妙所在,我使劲的孙薇的y道里快速chou动着舌头,满满蓄了一口y水。

    我盘腿坐在床上,双手从孙薇的小腹环起,将双腿分支我的肩头,轻轻一拉,孙薇y的一声,整个y道和g门已然正对着天空,完整的呈现我的眼前,微微褐se的g门,像一朵盛开的j花,清晰紧致的g纹螺旋着,集中在最深的底端,紧紧地盖着通向身深处的另一处门。

    我贴近这神秘的门,张开嘴,紧紧地贴在孙薇的g门上,任一口y水慢慢侵蚀着,伴着y水,我的舌头开始挑逗着孙薇的g门,鼻子紧紧抵住她的y道,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已经娇软无力却春c肆意的精致面庞……孙薇红唇微张,一排银牙紧紧咬着下唇,白皙晶莹的双颊红润微s,鬓角的汗水已经沁s了额前的黑发,散落在床上,散落在面颊上,她的头随着身妩媚的摇摆着,丰满的x部起伏不定。

    看着眼前的nv神,细细品味着孙薇最真实的味,我的舌头开始发力,钻着孙薇的g门,许久许久,都没有开门的意思,可能没有被开发过,孙薇的g门是如此紧实,我抬起头,双手滑了一下位置,左手指轻轻捻动着孙薇的y唇,右手中指在已经被y水润透的g门口,轻轻地捻动着,逐渐加力,可怜的孙薇那里受过这种进攻,就在左手食指和中指在噗叽噗叽choucha着y道的时候,她的g门终於放弃了最后的抵抗,孙薇用残存的力气,双腿在紧紧夹住我的脖子一双修长的**紧绷绷的指向天花板p刻后,轰然垂落在我的背上,身最后一方幽洞,被我打开,那麽幽暗,如此深不见底。

    我的双指在孙薇的y道和g门飞舞,她的g门是如此的暖热,包裹着我的手指,gr随着我的手指翻动,带出身残留的大便,虽然微微有臭味,却也是别样的刺激,我不停的擦拭着,chou动着,直到手指再也带不出残留,直到孙薇的身已经在床上变形,直到圆圆的g门已经完全打开,我才将舌再一次抵进了孙薇的身。

    比起坚y的手指,柔然的舌头似乎更能让孙薇f情,她扭动着双跨,将我的头紧紧夹在她的部,用力上顶着,y道在我的挑动下,已经喷涌,这是怎样y荡的画面感啊,我的y茎,已经好不争气的s了出去!

    一根烟后,我将孙薇的高跟鞋穿好,抱着她,来到客厅,在沙发上,我和孙薇深深地s吻着,69式互相调戏着,毫无意识孙薇竟也如此默契的配合,最后,我分开孙薇的双腿,让她面对着我,此时的孙薇白se蕾丝的套装早已淩乱不堪,冲击着我的视觉,我的y茎在她柔软的y道里轻盈的飞舞……一身得的ol黑se套装,黑se丝袜黑se高跟,丝袜的g门处已经没我挑开一个圆圆的孔,孙薇的身无力的趴在写字台上,我蹲在身后,舌头顺着丝袜的小孔,再次调戏着孙薇的g门,s润后,双手扶着任然粗壮的y茎,慢慢的一寸寸的攻陷了孙薇的另一处圣地!

    紧实的gr包裹着我粗壮的y茎,任凭我蹂躏着她娇媚的r,她却只是承受!孙薇喘x着,喉中传出清亮的娇啼,我猛地抱起她滚烫的身子,野蛮地压了下去,孙薇战栗着,暗夜中,两人的身子抵死纠缠在一起,急促地喘x着。

    随着一声满足的呻y,我在她的呢喃声中加快了速度,疯狂地冲击过去,孙薇呜呜地呻y着,白皙的娇躯在痉挛中奋力向下,不知过了多久,她终於脱了力,渐渐迷失在剧烈的冲击下,感知如飓风中的一p树叶,忽上忽下,游走于地狱与天堂之间……

    最后,在我骤然爆发的大力冲击下,孙薇在一阵强烈的chou搐中,迎来了最猛烈的喷发。

    在同时发出的低吼与尖叫声中,两人双双攀上高c的顶峰,接下来,颤动j下后,只有死一般的寂静,而那孤寂的灵魂,正拖着长长的烈焰,燃烧着飞出外,在夜的旷野里狂奔。y水肆意,s透了丝袜,滴滴答答的落在木地板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那一夜,在仅仅的四个小时了,我和我的nv神,在她毫不知情却激情四溢下,足足高c了五次。

    清晨八点五十,我在单元前的花丛中,看着身疲倦,步履蹒跚的孙薇,那俏脸上昨夜的春c却似还没散去,她的眼角似乎有隐隐泪光,我再一次膨胀了。

    从那以后,孙薇的每一处肌肤,每一丝肌,都在我的电脑了反复,伴我度过一个个孤独的长夜!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