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

    早上,「哗啦」一声清脆的响声,让正在梦里和别人一起嬉戏的我惊醒过来。

    虽然还没有睁开双眼,但已经逐渐的清醒了意识。耳边传来了外面公路上不时经

    过的汽车的声音,眼前是一片刺眼的光芒。

    我不满的皱了皱自己的眉头,本想翻个身继续入睡,但是却感觉到了浑身的

    不舒服。这并不是生病的那种不舒服,而是来自于昨晚的疯狂。无论是酸疼无力

    的身体,还是那干涩的火辣辣的喉咙,又或者两腿之间黏黏的感觉,再或者肚子

    里那奇怪的感觉。

    「咪呜……」缩在薄薄的毛巾被里,我的身体似乎还记得昨天晚上失去意识

    前的那种感觉,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两腿之间,用两腿夹紧,搓了搓。手指

    则在自己的柔嫩花蜜里轻轻抠了抠,不出意外的勾到了一团布料。不知是因为手

    指碰触到了娇嫩的花蜜口,还是因为勾动了体内的那团布料,我的嘴里不由得发

    出一声迷糊的轻吟。

    「早上好,小公主,这么早醒来就开始发情了么?果然是一只色气的小淫娃

    啊。」房间内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他用一种打趣调戏的语气对我说话。迷迷糊糊

    的我虽然有了意识,但身体的疲惫让我连睁开眼睛的动力都没有,就连说话,都

    感觉非常的吃力。

    似乎是看到我对他的话没有反应,下一秒,坚实有力的臂弯伸进被窝里,把

    我整个从毛巾被下面抱了出来,整个人光溜溜的被他抱在怀里。阳光透过窗户照

    在身上暖洋洋的,他一点都不担心有人会看到居住在六楼高的我们在做什么,反

    而凑过来亲了亲的我的嘴唇,用那微微扎人的胡子让我不得不睁开沉重的双眼,

    「早上好,小公主。」他再一次向我说早安,这一次和刚刚不同,我多少有了说

    话的意识。

    「早上……咳咳……咳咳……早上好……爸……爸……咳咳……」伴随着一

    阵干涸的咳嗽,我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这都是昨天晚上叫多了的缘故。

    「嗓子都哑了,来,快喝点水。」爸爸心疼的抱着我,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抬

    起了一杯早就准备好的温水,递到了我的嘴边。我如同一个渴了很久的人一般,

    两只小手抱住了水杯,「咕嘟咕嘟」的就把里面的温水喝了下去,这种干渴了好

    久,喝下一杯温水的感觉,真是太让人舒服和愉悦了,我的身体也似乎因此而逐

    渐恢复了体力。

    喝完了这一大杯水后,我又让爸爸抱着我再去接了一杯又一杯,一连喝了三

    大杯水,我才完全的回复过来。「谢谢爸爸!」一双白皙的手臂坏绕着爸爸的脖

    子,我感激的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下,表示感谢。爸爸笑了笑,也反过来亲了我一

    下,那扎人的胡子戳得我有些痒痒。

    在爸爸的怀里,随便吃了点爸爸给我买的早餐,两个小包子和一杯豆浆。爸

    爸就把我抱进了卫生间里,从起床到现在,我一直都在爸爸的怀里,而且都是全

    身光溜溜的,一点也不忌讳自己和爸爸之间的关系。

    在卫生间外面的洗手间里,爸爸把我放在铺了柔软毛巾的洗手台上,让我面

    对着镜子,背对着他跪趴着,把自己的小屁股翘起来朝着他。虽然已经不是第一

    次做这样的事情,但这样的姿势,这样的行为还是让我感到非常的羞耻,非常的

    丢脸。我不敢往后看,只敢偷偷的看向面前的大镜子。爸爸先进去里面的卫生间

    开始放水,把太阳能里的冷水先放掉,放出热水来,在放水的过程中,爸爸又回

    到了我的身后。

    镜子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正跪爬着,从外观上看,大约只有十二岁左右的

    样子,整一个可爱的精致洋娃娃的模样。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直直的垂下去,

    铺在洗手台上,如同一匹黑色的绸缎。可爱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正用俏皮的目光

    偷偷打量镜中的自己;小巧的鼻子微微耸一耸,粉红的小嘴微张,轻微喘息着,

    可爱的脸庞带着羞涩诱人的红晕。让人恨不得捏一捏那可爱的小脸,如果能够亲

    一亲就更好了。别说是别人,就连我自己,都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抬起手,掐

    了掐自己可爱的小脸,想要看看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是不是真的是自己。

    娇嫩的身体正用一种非常柔软的方式展现给身后的男人,除去那有些奇怪,

    微微鼓起的小腹。白皙的双臂撑在洗手台桌面的毛巾上,把纤细的身体撑了起来,

    然后顺着诱人的曲线,在腰部的位置微微下榻。这样一来,整个可爱的小屁股就

    能够以一种很美妙的诱惑姿势展现给身后的人。一双对于这个体型来说,比例正

    好的白嫩小长腿跪在毛巾上,把两只可爱无比的小脚丫伸出台子外,不断的在半

    空中调皮的动着,以这样的活动来避免脚麻,脚酸。

    别看我这样只是一个十二岁女孩子的外貌,可实际上,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

    而且还是一所学校的教师呢。

    我叫阮阮,暮阮阮。今年二十二岁,如同大家看到的一样,虽然是个成年人,

    但身体却是一副十二岁的小萝莉。甚至如果刻意去打扮一下的话,也会有人把我

    当做十岁左右的幼女。和某个永远一年级的死神小学生不同,我长成这样是有原

    因的。我是一个很古老的氏族的后裔,这个氏族已经在历史的长河里消失很久了,

    唯有族内一代传一代的嘱咐能让我们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我们这个氏族一直都是生女不生男,从古至今,一直都只会生女孩,从来没

    有人生出过男孩。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也只剩下了我一人。这是我们这一族的

    一种天赋吧,无论距离多远,只要是流着这一族的血液,不说感应到对方的位置,

    却也能相互之间彼此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这种感应不限距离,只是能感应到对方

    有这么一个人而已。就比如曾经我和我已经离世的母亲,哪怕母亲出差去国外,

    我在国内也能感应到她活着,活在这个世界上。

    除了这个感应以外,我们这一族就没有什么能够让别人眼红的东西了。如果

    硬要说的话,就是我现在这个外貌的原因,和其它一些体质上的问题了。我们这

    一族的女孩子,都会有一种奇特的体质,当这个女孩子和一个男人发生了实质的

    性关系后,那么她的身体发育和外貌,就会完全的停止。将会一直保持这个外貌

    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直到上了年纪,进入五六十岁的中老年期后,才会如同正

    常人一样慢慢的衰老,变老。我们一族的人,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生命定格。除此

    之外,和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也会因为女孩的原因,保持一定年纪的年轻活力,

    不太显老。

    一直以来,我族的先辈大多都是在一定的年纪才与男人结婚发生关系,所以

    即便是有人发现,那么也只会以为是长相年轻,保养得好,娃娃脸,不显老。除

    了生长发育定格,每个人的身体也会有一点小小的优势,比如长相美丽可爱,身

    体的恢复能力好,皮肤一直会保持光滑水嫩,身体有体香等等,像我从小就有一

    股淡淡的奶香味,深受爸爸喜爱。当然除了优点也有缺点,那就是性欲大,敏感

    度高,体液里带有一定的催情效果。

    经过这样的讲解,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是的,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因为和

    爸爸发生了关系,从此身体发育和外貌都生长定格了。至于我的妈妈,在我八岁

    的那年,就因为一起车祸离世了。如若不然,我现在也不会和爸爸是这样的关系

    吧。

    妈妈和爸爸是自然恋爱,两人是高中同学,相互爱恋后一起考入了一个大学,

    最后在大学毕业后,结婚生子。那一年,母亲20岁,爸爸21岁。当然,因为

    两人的年龄不到法定年龄,所以虽然办了婚礼,但是结婚证却是在我三岁的时候,

    才去领取的。

    在妈妈离世的那年,爸爸痛不欲生,如果不是爷爷奶奶的安慰,再加上我这

    个可爱的女儿需要爸爸的照顾,恐怕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来也说不定。爸爸一直都

    说我和妈妈一模一样,完全就是妈妈小时候的翻版,甚至还特意拿了照片让我对

    比一下。

    也不知道究竟是爸爸自身的癖好,还是为了寄托对母亲的思念。母亲下葬后,

    爸爸就开始不时的借酒消愁,每次喝醉了以后,就会对我作一些奇怪的事情。比

    如亲我的小嘴巴,亲我的身体,舔弄我小小的蜜穴。并且有时候还会用他那令人

    又爱又恨的大东西来碰触人家的身体,或者直接让人家把那个大东西夹在小小的

    双腿之间抽动,直到把浓浓的牛奶喷到人家的身上。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对

    我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意义。

    本来世俗的伦理和道德,还有老师的教导让我想要停止和爸爸的那一切行为。

    但是,最终我失败了,还把自己彻底陷了进去。我曾试着离开父亲的拥抱,拒绝

    父亲的亲吻。但是我最终还是无法接受没有父亲的宠溺。可能是因为这么小就被

    爸爸刺激,年纪小小的我,提前就有了性快感,会在爸爸的身下,被他亲吻和抚

    摸到撵转呻吟。

    在十二岁的那年,父亲的生日上,我向父亲告白了。并把发情的自己作为了

    礼物,送给了喝了酒的父亲。事后,爸爸很自责,但我并不后悔自己的行为,反

    而很高兴就是因为那样的行为,让现在的我和爸爸关系比一般的父女更加的亲密,

    再我的劝解和开导下,爸爸也逐渐的迷恋上了我这稚嫩的身体。只不过令我无比

    后悔的是,我是不是不应该那么小就做那种事情,导致我现在根本就长不大,一

    直要保持这个萌萌哒的萝莉样子。别看我说自己是十二岁的外貌,其实真要说起

    来,因为我的脸嫩,随意打扮一下,恐怕就说自己是十岁,也有绝大部分人会相

    信的。

    「呜啊……」小小的浴室里响起了我娇嫩的呻吟,我很想把这丢脸的声音压

    抑在自己的嘴巴里,但是……但是……爸爸在我体内进出的手指,我体内的那团

    布料的移动,却让我敏感的身体逐渐的有了感觉。「爸……爸爸……别……别

    ……哼嗯……别这样……呜啊……别这样玩弄人家……」我再也顾不上羞涩,用

    断断续续的话语向爸爸求饶。

    「玩弄妳哪里呀?小公主,不说清楚的话,爸爸怎么会知道呢?」爸爸的脸

    上挂着坏坏的笑容,一只手的两根手指飞快的在我的稚嫩蜜穴里进出着,不时扣

    一扣周围的嫩肉,不时勾动着里面的那小团布料,把它拉出来一点,或者塞进去

    一点。

    「啊…………不……不……不行……哼啊……不要……不要……不要再…

    …再玩了……人家……人家受……受不了了……」我张着小嘴巴,大口的娇喘着。

    口中的津液止不住的从嘴边溢出,加上那断断续续的娇吟和布满了迷情的小脸,

    给人一种非常淫靡的感觉。

    「我家的小公主,嘴里说着不要,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爸爸并没有停

    下自己的动作,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不说,同时还扬起了另一只空闲的手,「啪」

    ……

    「呀啊……」爸爸的手掌一下拍在了我白嫩的小屁股上,有些疼痛,但更多

    的却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刺激和快感。

    「啪啪啪啪……」爸爸一连在我的小屁股上拍打了几下,用的力道都是不轻

    不重的,能让我感到一部分疼痛,也能让拍打的声音响彻整个卫生间。

    「啊……好……好疼……爸……爸爸……啊……为……为什么……要……要

    打人家……啊……」我被爸爸这突如其来的打屁股弄的有些委屈,虽然看上去还

    是小孩子,但是实际已经成人的自己,被爸爸打屁股,这样的羞耻简直是一种让

    人羞愤欲绝的感觉。

    虽然我感觉到很委屈,感觉到非常的羞耻,但是就如同我之前说的,在羞耻

    之下,却也有着一种另类的刺激和快感。我竟然主动的把自己的小屁股高高的翘

    起,扭动着腰部,迎接着爸爸一下又一下的拍打。

    「为什么打妳?小公主这个问题很奇怪哦,难道不是妳让爸爸打妳的么?难

    道妳不是最喜欢被爸爸打屁股了么?还是说…………要爸爸停下来呢?」爸爸一

    边说话,一边拍打我的小屁股,在一连说了几个反问句,就真的停下了拍打我屁

    股的动作。

    「不……不要……」见到爸爸真的停止了动作,我下意识的叫了出来。虽然

    小屁股有点火辣辣的疼痛,也有点小委屈和羞愤的感觉,但是那种刺激和快感,

    真的让人欲罢不能。然而我的话一叫出来,自己就真的羞死了,竟然会因爸爸打

    屁股而有感觉,而且自己还叫得这么大声,爸爸一定会以为我是一个变态的女儿

    吧。

    「不要什么?」爸爸好笑的看着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感,反而做出一

    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来。

    「……呜…………」我红着脸,紧抿着嘴唇,咬着牙,发出小兽一般的低吟,

    不敢再看爸爸。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不是那个成年的合法萝莉,而是爸爸的小

    女儿。

    「来,告诉爸爸,喜不喜欢被爸爸打屁股?」爸爸收回自己的手,把我从洗

    手台上抱了起来,让我正面面对着他,他托着我的小屁股,把我抱在怀里,坏笑

    的问道。我的两腿之间已经湿漉漉的一片了。即便是蜜穴里塞着一团布料,也完

    全不能阻止那源源不断流出的蜜汁。

    我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害羞的扭过头不敢看爸爸,但即便是这样,也能感

    受到爸爸那期待又炙热的目光。「……喜……喜欢……」我的声音低若蚊吟,几

    乎不可能被人听见,但是我的爸爸离我这么近,他又怎么可能听不见?

    「什么?爸爸没有听清楚,小公主不说清楚的话,可是没有奖励的哦。」明

    明爸爸已经听见了,看着他那已经笑的非常灿烂的样子,就知道。但他却故意装

    作没有听见一般,继续逗弄着怀里的躶体小女孩。

    「……喜欢……」我这次声音大了一些。

    「喜欢什么?」爸爸继续问道,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咬了咬自己粉嫩的嘴唇,羞红着脸趴到爸爸的肩膀上,「阮阮喜

    欢被爸爸打屁股。」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心态说出这样的话的,当说完这

    句话后,我整个人就如同自己的名字一般,软软的趴在了爸爸怀里,连耳根子都

    热乎乎的了。

    爸爸很满意我的回答,他笑着抱着我走进了浴室,用一只手托着我,一只手

    试了试水温,大概觉得差不多了,就把我放在了一个大盆子里。我们家里没有浴

    缸,但是爸爸却买了一个大盆回来给小小的用来做浴盆。爸爸把我放到盆子里,

    让我躺着,任由花洒的水流冲下,冲刷着我的身体,然后慢慢在盆子里积攒起来。

    爸爸又走到外面脱了衣服,再进来时,已经光着全身了。爸爸已经四十多岁,

    和我一样是老师,他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福,尤其是那个小肚腩显得有些明显。但

    总体来说,身材还是比较有料的,全身有一股读书人的气质。当然,最吸引我的

    还是他两腿之间那已经高高立起的物体,看着它,我就不由得想起每次被它弄的

    欲仙欲死的事情。

    爸爸没有在女儿面前展露自己男人象征的害羞,看着我发呆的样子,反而有

    种自豪和骄傲。他来到大盆旁边,把装了半盆水的大盆推开一些,拉过了墙角的

    小凳子坐了下来,又把我从盆里抱了起来,面朝下的按在大腿上,他的大肉棒径

    直顶着我荷包蛋一般的小胸部。从上面的花洒喷出的温水直接浇洒在了我的背上。

    我仿佛已经猜到了爸爸想要做什么,心底竟然浮现了一丝期待?

    「啪……」果然,爸爸的手掌落到了我的小屁股上,我的身体轻微的一颤,

    「啊……」的就叫了出来,粉嫩的小蓓蕾不经意的摩擦过爸爸的大肉棒。爸爸似

    乎对这个游戏玩上瘾了,就这样把我按在他的大腿上一连打了十几下,才放过我。

    虽然屁股有点火辣辣的疼,但是还在我接受的范围,反而让我不能接受的是,

    我的身体对这样的行为产生的感觉,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一只淫荡的小淫娃。

    打了小屁股,爸爸并没有让我起来,而是又把手指插入了我的蜜穴里。这一

    次,他并没有太多的调戏我。而是直接勾住那一团讨厌的布料,终于把它从我的

    体内拿出来了。那是一团团起来的白色丝袜,不用说,肯定是我的。

    爸爸告诉我,昨晚我和爸爸疯狂过后,已经沉沉睡过去了,爸爸才在我的体

    内射了出来,为了好玩,他就把我的一双干净的袜子团起来后塞进了我稚嫩的小

    穴里。在此要提一点,爸爸很是爱惜我,这样把异物塞进我的体内虽然不是第一

    次,但绝对不多,而且塞入的多是这样的袜子等一些小东西。但凡会伤害我身体

    的行为,他是不愿去做的。不过也不得不说,因为我体质的原因,哪怕和爸爸已

    经发生关系这么多年了,我的蜜穴和小蓓蕾也依然是粉粉嫩嫩的,没有任何变化,

    而且里面也和起初一样窄紧。

    爸爸把我抱了起来,让我跨坐在他的大腿上,把他早就挺立很久的大肉棒狠

    狠的插入了我湿漉漉的蜜穴里,这样的体位,让娇小的我也能够把他的肉棒大部

    分都没入到自己的体内。我把双腿绕过爸爸的腰间,在他的后背把两只小脚丫勾

    在一起,双臂环绕着爸爸的脖子,凑过小嘴,和爸爸热情的亲吻。爸爸一只手抓

    住我的小屁股温柔的揉捏,爱抚;一只手则在我的胸前玩弄我小小的蓓蕾,或轻

    抚,或挑逗,或捏扯,或刮擦;我们这对淫乱的父女在这小小的卫生间里进行着

    淫靡的行为。完全无法分辨出我们身上和地下流淌下的是津液,还是蜜汁,又或

    者只是普通的温水……

    我对爸爸的爱恋超过了普通的女儿对父亲的依恋,大学的时候我也交往过一

    个同龄的男友。但我对于他来说,萝莉更多于女友的身份,是的,他和我在一起,

    更多是因为我是合法的伪萝莉,而不是那种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真萝莉。我们

    在一起没多久就分手了,虽然他一直想要与我复合,但每每一想到他的那个嗜好,

    我就果断的放弃了。我并不是不喜欢自己作为一个萝莉被人疼爱和做H的事情,

    而是因为对方不是真正的喜欢我。

    其实,毕业后和爸爸在一起的这两年里,我除了是爸爸他们学校里的一个普

    通教师,拿着一份不多不少的工资外,同时也做了一点兼职。我和爸爸在网络上

    开了一个小店,不仅售卖自己的写真照,还做着原味裤袜的生意。爸爸把我包装

    成了未成年萝莉,其实也就是我自己本色出演,只要我不告诉别人,不把自己的

    身份证拿出来,恐怕谁也不会想到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吧。

    我们在微博上注册了一个账号,用来发布一些正常的信息和一些正常的商品,

    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看到的。实际上,只要是真正知道的人,就明白那些正常的信

    息是我的商品又更新了。我还注册了一个聊天群,群里都是自己的熟人,应该说

    是熟客,只有购买过三次商品以上的客人,或者有两个以上群内成员介绍担保的

    人,才允许进入这个聊天群。他们从网络上购买或者订购我的商品,然后由我和

    爸爸做好后,再发货给他们。而所谓的商品,则就是,写真和原味裤袜。

    写真,除了普通正常的,穿着衣服,COS的写真集外,我还有一些穿着大

    胆,如情趣衣服的写真,甚至还有完全的躶体写真,以及少量的和爸爸爱爱的写

    真。不过躶体写真和爱爱写真都只是在聊天群里出售,价格也比较高一点;而其

    它的,则是通过微博上留下的爸爸的企鹅号进行交易,价格也比较实惠,还不用

    担心什么危险。不得不说,现在的绅士真的好多,看到群里那一百多人的成员,

    和大量售出的普通写真就能知道。为此这小小的绅士圈子里,我的账号「软软兔」

    也算是有一小小点知名度的。不过为了保密和增添一些神秘感,我的照片都是不

    露脸的,群里几乎没有人见过我的真面目。为什么说是几乎,而不是全部?那是

    因为,确实有那么一两个人,见过我的真面目,而他们现在是这个群的唯二两个

    管理员。

    我的商品除了写真以外,就是原味裤袜了,也就是穿过的内裤和袜子,不过

    大部分都是袜子,只有少量内裤的业务。再次说明,现在的绅士真的好多,你能

    想象一条穿过的内裤,一双穿过的袜子,能卖五十元至一百元么?而且购买数量

    还不少,甚至有多次购买的人。只能说现在的绅士,真是越来越hentai了。

    不过也正因为有了这些绅士,我才能够买更多漂亮的衣服、裙子和包包。为此,

    我也愿意承接一些熟人的订购业务,由他们指定穿着,甚至穿的时间。但就如我

    上面所说,我的内裤业务接的并不多,因为,我不喜欢穿内裤,除非是质量非常

    好的内裤,不然的话,我会因为内裤和私密处的摩擦而产生快感。所以除了特别

    必要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内,我都处于下面真空的状态。

    「唉……真是上了年纪了,比不上年轻人了。」爸爸坐在沙发上,装模作样

    的捶着自己的腰说道。

    刚刚在浴室里又让爸爸射出来了一次,如果说只是这么一次的话,爸爸也不

    至于像这样,可再加上昨晚的疯狂,也难怪他会说这样的话来。我红着脸躺在沙

    发上,头枕着爸爸的大腿,身上依旧不着片缕,享受着之前激情留下的余韵,这

    种清清凉凉的,满足后的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这炎热的天气,即便穿的很

    少,也会让人感到闷热,还不如直接不穿。再说了,家里又没有别人,我已经很

    习惯了在家里不穿衣服,裸露自己了。

    爸爸见到我没有回应他,就没有再继续假装下去了,不过可能他真的受不了

    了,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视线不要落在我的身上,不然再来几次的话,他可真的吃

    不消了。「真不知道以后哪个幸福的男人会娶到我家的宝贝小公主。」爸爸自言

    自语的说道,语气多少有些酸溜溜的。

    「人家以后就不嫁人了,一直和爸爸在一起。」我眯着眼睛,用糯糯的声音

    回答爸爸的话。

    「那怎么可以,妳可不是小孩子了,总要离开爸爸的。」爸爸一边说,一边

    轻轻的叹了口气,从他的叹息中,可以听出他那微微的感慨。

    「人家可是小孩子哟,爸爸你看人家哪里不小?」这一刻,我就是一只长不

    大的小萝莉,坐起身来对着爸爸撒娇道。

    「咳咳……」爸爸转头看了我一眼,愣了愣,马上就又转了过去,还故意咳

    嗽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的裤子又立起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对了,明天下午和颜先生他家的吃饭问题决定了没有?去不去?」似乎是

    为了转移注意力,爸爸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一回,轮到我沉默了。爸爸所说的颜先生,就是我那个聊天

    群的里的两个管理员中其中的一个。他家和我家的情况有点相似,也是一个单亲

    爸爸和一个女儿,他的妻子是生病去世的,留下他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颜先

    生和他的妻子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两人在高中毕业后就偷吃禁果,然后怀上了孩

    子。为此不仅被家人教训了一顿,还为了生孩子,晚了一年去上大学。

    还在大学里,颜先生的妻子就因为患病而突然倒下,在短短时间内就因病去

    世。而那个时候,颜先生的女儿才两岁。颜先生把女儿托付给了父母带领,他则

    放弃了学业,离开了伤心的城市去外面打拼,直到女儿六岁时,才回来,建立了

    一个公司,并逐渐发展壮大。之后,颜先生一边带女儿,一边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年纪轻轻的他是很多女性追求的目标,但他对她们不假于色。反而不知道从哪里

    发现了我的信息,成为了我的一个客人。

    颜先生几乎是从我一开始开店的时候就已经成为我的客人了,他给了我们不

    少的帮助,帮我们出主意,开通微博,建立聊天群管理,都是他出的注意;而每

    次我有新的产品,他都会购买。久而久之,我们就很熟悉了对方,对对方的情况

    有了大致上的了解。在经过了半年多的认识后,我们开始了视频聊天,作为对他

    的感谢,我不仅在他面前露出了自己的长相,还和他玩过了好几次裸聊。对于我

    和颜先生的裸聊,爸爸特别的兴奋,每次过后都要好好疼爱我一番。可能对方是

    颜先生的原因,我也对这样的行为没有太多的抗拒,毕竟颜先生是个不错的人。

    但即便是这样,我们也并不是完全的相信对方,爸爸只告诉颜先生自己是一个老

    师,关于我的方面并没有多提,而颜先生也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对方和我们是一个城市的人。直到有一天,颜先

    生突然在企鹅上联系爸爸,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爸爸商量。看到他那无助的

    模样,爸爸也拨打了颜先生的电话,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竟然

    是一个城市的人。

    颜先生和爸爸联系的原因很简单,就如同我和爸爸之间发生的事情一样,他

    因为喝醉了,把自己的女儿看作了青梅竹马的妻子,和女儿发生了关系。颜先生

    非常的无助,非常的后悔,非常的痛苦,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但他第一时间

    想到了我和爸爸,因为我们两个的关系也是父女。

    那天,爸爸一个人出去和颜先生见面了,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最后,总算是解决了这件事情。我们不仅知道了颜先生的大部分情况,还掌握了

    颜先生和他女儿的把柄。当然,我和爸爸并不会用这个去对颜先生做什么事情,

    只是和颜先生约定我们的关系还是和之前一样,互不干扰对方。只不过,爸爸和

    颜先生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后来,颜先生依旧是我群里的管理员,也依然会和我还有爸爸视频。只不过

    几天后,对方开始会带上了自己的女儿。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和我属于不同

    的类型,如果说我是女孩子中的那种稚嫩可爱的话,那么颜先生的女儿就是青涩

    活力了。她比起我来说要更加活泼,而且对我们之间的事情也很能接受,就颜先

    生说,自从他们发生了关系后,他的女儿还很喜欢和他玩一些刺激的游戏,这要

    比我开放多了。不过颜先生也多次暗示过我,比起他的女儿,他还是更喜欢我多

    一些,这让我有些意乱。

    前几天,作为我们双方相识两周年,他想约我们一起吃个饭。同时也希望玩

    个刺激的游戏,那就是——交换女儿。从颜先生带他女儿第一次和我们视频开始,

    到现在,差不多有半年多的时间。颜先生他们父女很开放,在和他们父女理清了

    自己的关系和感情后,就开始了寻找刺激。因为我们相识很久的关系,彼此都了

    解对方的底线,所以颜先生很是直言不讳的说过几次,他早就想要和我发生一次亲密的接触。而他的女儿也对当老师的爸爸很仰慕,但顾忌我们的感受,再加上

    没有经验。所以他特地找了关系,带着他的女儿去参与过三次交换女儿这样的活

    动。

    第一次,感觉并不好,所以只是走了个过场就离开了;第二次,对方是一对

    有经历的父女,而且女儿是个高中生,双方虽然最后没有成功交换,但还是在一

    个房间里和自己的女儿做了一次,对方教授了颜先生父女两人不少的经验;第三

    次,则是颜先生主动发起,和一对差不多的父女交换,这一次,对方也是第一次

    进行,双方成功的进行了一次交换,两个大人和两个女孩都非常的满意。

    因此,有了那样的基础,颜爸爸在几天前提出了这次聚会要求。和颜爸爸一

    家不同,他们父女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接受新东西非常快;但我和爸爸在一起

    的时间却已经很长了,对对方来说,除去爸爸和女儿这个身份,是家人,也是恋

    人,是夫妻,所以对这个事情还是有点矛盾。一方面,爸爸对颜先生的女儿也很

    有兴趣,我和爸爸之间的情调也就基本是那些,这么多年下来,多少也希望找点

    新的兴趣和刺激。哪怕是我,在听到颜先生的提议的时候,也一时间有些心动。

    但最后害怕会对爸爸造成什么影响,再加上自己女孩子的含蓄和矜持,还有理智

    上的枷锁,让我多少有些惧怕。

    爸爸似乎经历的多,再加上因为和我发生过的关系,对这些也更放得开。除

    了我和颜先生他们家裸聊外,爸爸也独自和颜先生父女玩过,甚至和对方的女儿

    单独玩过。对于这样的小孩子,爸爸可是老手了,把颜先生的女儿弄的非常的愉

    快,很希望和爸爸真实的来一次。而爸爸也不反对。所以,在颜先生希望,爸爸

    不反对,颜先生的女儿期望的基础下,这次能不能成,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老实说,我对颜先生一直抱有很大的好感,不然也不会和他视频。视频还有

    照片,可以说,我全身上下,全都给他看遍了,就剩下实际接触了。我虽然也懂

    得这个道理,自己心底也多少有一些期待,哪怕有时候自己自慰的时候都会幻想

    着自己和颜先生发生点什么。从长相上来说,颜先生可是要比爸爸帅气多了,而

    且似乎那里也比爸爸的要更长一些。我现在矛盾和犹豫的地方,就是自己和爸爸

    的关系,还有对方父女的关系,我唯恐这样的行为,会不会给双方带来什么可怕

    的后果,另外就是小小的害羞,胆怯和彷徨了。

    「……要不这样吧。」爸爸看得出我犹豫和矛盾的样子,心理也有些担心,

    生怕给我造成什么伤害。于是提出了一个中转的办法,「要不,我们先答应他们,

    只是去吃个饭认识一下。毕竟也认识这么久了,除了爸爸上次和颜先生见过面以

    外,现实里就没见过面了。这次就当我们双方来一次线下认识会,怎么样?」

    半年多前的那天,爸爸去见了颜先生之后,我们双方就依旧保持着线上的联

    系。没有再现实里见过,不得不说有时候缘分真的是种很奇妙的东西。在我们这

    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有时候一天会连续两三次碰到同一个相识的朋友;但有时

    候,真的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一次。我们虽然知道颜先生的公司在哪,做什么,但

    却从来没有去主动接触过。而颜先生也良好的保持着自己的本心,从来没有找人

    调查过我们。双方都恪守着自己的本分,从不越雷池一步,直到这一次。

    「好吧……我答应了……」我竟然被爸爸的说辞给说服了,不知道这一刻我

    的心理该怎么形容,是期待?是迷茫?是喜悦?是惶恐?是羞涩?还是窃喜?但

    总之,我答应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